一篇分析告訴你,為什麼 12/26 婚姻平權初審過關,最大的贏家是國民黨而不是同志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12/26 婚姻平權法案初審通過,支持者歡天喜地,但是可能先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為這僅僅是妥協的開始——讓所有版本都有機會敗部復活的附帶決議也一併通過了。並且,整件事情看起來更是讓國民黨成為了最大的贏家,他們既賺得年輕人的支持,又鞏固了社會中具有大量經濟資本的保守公教、中產階級的支持,並且很可能在下一次選舉中看見成效。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劉家丞

12/26 俗稱「婚姻平權法案」的民法親屬編修正案送出委員會,被譽為同志運動至今獲得的最大勝利。但真是如此嗎?這篇文章試圖分析隱藏在勝利底下的陷阱。

前言

我的分析主要圍繞在兩點上:這次審查通過的具體條文內涵;以及將相關人士區分成四個陣營:國民黨、民進黨、支持方與反對方,並進行簡單的局勢分析。首先,若先講結論的話, 我認為 12/26 當天最大的贏家是國民黨!

而支持方與反對方剛好立場相反,支持方看似贏了面子但實際上埋下各種失敗的種子;相較於此,反對方感覺上輸得徹底,然而仔細思考卻可發現並非這麼簡單。最終,民進黨則是陷入多面不討好的困境中,成為了唯一雙輸的一方。

在進入詳細的分析以前,我們還是必須先來看看 12/26 當天,司法法制委員會的委員們究竟具體審查通過了哪些條文,以及這些條文到底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
條文內容

以下為版本一

1. 新增 971 條之 1(通過尤美女版本之文字)

第一項:異性或同性之婚姻當事人,平等適用本法及其他法規所定關於夫妻權利義務之規定。

第二項:異性或同性配偶與其子女之關係,平等適用本法及其他法規所定關於父母子女、親屬權利義務之規定。但本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條以異性配偶為限。(備註:立法理由中,應說明確保對第三人也適用,包括繼承、社會福利等對外的輻射效力。)

2. 修正 972 條第 2 項(通過郭正亮提出之修正動議文字)

第一項: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
第二項:同性婚約,應由雙方當事人自行訂定婚約。

3.  修正 973 條(通過時代力量與許毓仁版本之文字)

未成年人未滿十七歲者,不得訂定婚約。

4. 修正 980 條(通過時代力量與許毓仁版本之文字)

未成年人未滿十八歲者,不得結婚。

5. 修正 1079 條之 1 第 2 項(通過許毓仁版本之文字)

第一項:法院為未成年人被收養之認可時,應依養子女最佳利益為之。
第二項:法院為前項之認可時,不得以收養者之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性別特質等為理由,而為歧視之對待。

以下為版本二

1. 新增親屬編第八章(通過蔡易餘版本之文字)

同性婚姻章

2. 新增 1137 條之 1(通過蔡易餘版本之文字)

同性婚約,應由雙方當事人自行訂定 。

3. 新增 1137 條之 2(通過周春米提出之修正動議文字)

同性婚姻,其親屬關係之建立、解消與法律效果,依本法之規定 。

4. 新增 1137 條之 3(通過蔡易餘版本之文字)

因同性婚姻所生之法律關係,平等適用關於夫妻、配偶之規定;其有子女者,除第一千零六十三條外,平等適用關於父母子女之規定。

以下為附帶決議

105 年 12 月 26 日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初審通過之條文,在明年(106 年)啟動朝野協商之前,如有任何其他相關版本提案,將併案協商。

簡單評釋

由上述可知,12/26 司法法制委員會一共通過兩個民法修正案:「修改後的尤美女版本」以及「修改後的蔡易餘版本」。

從最終通過的法條文字中,我們可以很明顯看出參與審議的民進黨、時代力量與部分國民黨委員,其實都採取了重視「法條適用結果」;而放寬「條文象徵意義」的態度,目的就是要讓婚姻平權法案在最小爭議的前提下,通過委員會審查。

簡單來說,無論是尤美女版本的「專條」或蔡易餘版本的「專章」,其實都在宣告「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屬於兩種不同的制度,只是法律上不能因此制定有差別待遇 」。正如同我不斷強調的,真正的平等應該是在民法中不區分「同性婚」或「異性婚」,只要是兩個符合積極與消極要件的人願意結婚,就應該可以適用「婚姻」這個制度。

然而,在 12/26 的審查過程當中,真正能夠達成這種理念的時代力量與許毓仁版本,卻在眾人的默契下,變成備而不審的陪席。

當然,任何支持方都一定可以理解,這是在委員們接受反對方強大且攻勢兇猛的壓力下,不得不做出來的妥協。但我必須更明白地說: 這天通過的法條內容只不過是妥協的開端,真正的魔鬼藏在附帶決議中!

依照上述的修正動議,凡是在明年黨團協商開啟前,任何人都還有機會連署版本送交黨團協商一併討論。 也就是說,原本已經明白宣示不打算提案,卻又施政髮夾彎的法務部版本「同性婚姻法」;或是趙天麟號稱已經完成,但來不及獲得連署的「同性伴侶法」,都能夠獲得敗部復活的機會,成為黨團協商時放在談判桌上的籌碼。

因此,這次的修法其實可以說是抱持著「妥協、妥協、再妥協」的基本精神在進行。 不但在法條文字上,放棄了讓同性戀與異性戀積極平權的立法模式;更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讓黨團協商成為真正犧牲同性戀權益的殺戮戰場。

重點是,黨團協商何時會正式進行,沒有人知道 ;雖然因為國會改革法案的通過,開始有現場直播,但也不會像是法案審議時,用非常清楚的公告讓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只能說,所有檯面上的戰爭即將地下化,需要更多人時時關心,才有可能讓民意能夠適時介入監督。

為什麼國民黨是最大贏家

從民進黨開始推動婚姻平權以來,國民黨採取的策略都非常明顯:「放生許毓仁,鞏固保守票」。 也就是放任心意已決的許毓仁自己跟民進黨與時代力量去討論修法,黨團不會給予任何資源,其他立委也不會進行過多的聲援。 所以今天你不會看到號稱支持平權的蔣萬安來插花,也不會看到其他國民黨委員參加逐條審查,而國民黨站在支持方舞台上的,永遠都只有許毓仁一人。

另一方面,以廖國棟、賴士葆、孔文吉為首的基督教立委,則不斷與反對方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甚至幫助反對方爭取時間或製造入場的機會 (例如孔文吉就曾經帶著數位護家盟人士衝入司法法制委員會於 11/17 的初次審查中,造成相當混亂的局面),塑造出:「國民黨永遠站在社會傳統價值的立場,只可惜寡不敵眾,還是讓民進黨得逞」的態勢,並將民進黨的立場往極端推。保持自己能夠成為反對方在國會中的真正代言人。

這些立委更不時透過發言或行動,鞏固反對方在立法院的聲浪;同時這些發言與行動更能夠適時為反對方添加柴火。例如今天賴士葆與孔文吉等人無視於最有機會通過的尤美女版本與蔡易餘版本,都沒有更動民法上的稱謂,仍不斷強調民法稱謂不能改的口號, 讓反對方在審查完竣後,多數卻還是批評修正版本將造成「父母」或「夫妻」的消失。

明年進入黨團協商期後,身為國民黨立院黨鞭的廖國棟,又將會在黨團協商中跟柯建銘合縱連橫搞出什麼花招來呢?這點誰都不敢保證。

很明顯的,國民黨在太陽花學運後,已經明白年輕族群不可能是自己的主要訴求與支持對象, 他們想掌握的仍然是那群以公教人員及中產階級為首,不希望社會產生劇烈改變、反對自身利益被削減的保守民眾。也因此,在婚姻平權的議題上,他們絕對有資格站在比勞工政策更堅實的基礎上,吸納反對方的支持。

從最近罷免黃國昌的行動中,我們可以看出保守勢力正準備反撲的端倪,而背後最大的獲利者,可能就是始終與保守勢力站在一塊,並實際出力支援的國民黨。

不但如此,放任許毓仁提出並參與修法,某種程度上也是經過算計後的結果,若我是國民黨,我下一屆還會繼續提名許毓仁當不分區的委員。 一方面代表國民黨其實不像外界所謠傳那樣的專制;另一方面更可以強化願意支持國民黨的年輕族群聚集力,讓這群年輕族群感受到國民黨其實是有機會改革的。

這兩點某程度上都能夠吸收到令人不可忽視的選票,尤其是對於那些絕對不可能投給民進黨或時代力量的年輕人(甚至很多可能都是同性戀族群)而言,許毓仁根本就是國民黨的良心,也是他們繼續支持國民黨的原動力之一。

總結來說,我認為國民黨可以說是 12/26 修法後,最大的贏家。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獲得多數年輕族群的支持,也不會因為這一役選擇了保守勢力,就喪失什麼青年選票;反而卻能夠站穩捍衛社會價值、與保守勢力同生共死的立場,不斷吸收民進黨上任以來推動各種改革,所產生的眾多反對勢力,而我猜測這股勢力也將在明年的選舉中,獲得一定的成效。

【未完,請待下篇補敘】

(本文經原作者 劉家丞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法案審查完竣,同志能否笑到最後?(Part 1)〉。)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