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迷思】同性婚=性解放=淫蕩?性解放就像勞工抗議老闆剝削,都是一場對抗壓迫的戰爭

Posted on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性解放」的意思是從被傳統規範壓迫的情況中掙脫,是對壓迫的對抗,而不是反對者口中的「淫蕩」。

例如,傳統社會價值,認為女性不應該追求性歡愉,因此追求性歡愉的女人,會被貼負面標籤;但對於男性,社會評價卻會是「風流」。這樣的差別待遇,就屬於性壓迫的一種方式。性解放在談什麼,多數人還是一知半解。(責任編輯:蔡沛宇)

文/蒂瑪小姐咖啡館

T 女問:「我問你喔,為什麼有人說支持婚姻平權就是性解放?」

M女回答:「爭取婚姻平權確實是性解放的一種實踐,不過,你為什麼會想問這個問題?」

T 女:「這個嘛…我是支持婚姻平權的,也支持修民法。可是我不懂為什麼婚姻平權就是性解放,我本身並不支持性解放…」

M女問道:「恩,那我問你,你覺得性解放是什麼?」

T女的語氣有些不安:「ㄜ….就是像多P啊外遇啊那些的。」

M女沒有馬上回答,喝了口咖啡,沈默了一陣子後開口說:「你是不是覺得談起這些跟性有關的事情,讓你覺得很尷尬?」

T女點點頭:「確實是。」

M女再問:「如果我今天說階級解放的時候,你會想到的是什麼?」

T女:「我會想到無產階級解放戰爭。」

M女:「為什麼會有無產階級解放戰爭?」

T女:「恩…因為無產階級是被壓迫的底層階級,為了從被壓迫的情況中掙脫,為了對抗壓迫而革命,因此產生戰爭。」

M女:「好,所以在階級解放中,解放的意思是從被壓迫的情況中掙脫,所謂的解放指的是對壓迫的對抗,你同意我這樣的解釋嗎?」

T女:「嗯嗯,我同意。」

M女:「所以重點在於『解放』是什麼意思?在社會學提到的解放,在英文裡面對應到的詞彙是『 Emancipation』,這個詞的意思是指『擺脫束縛、壓迫的一種狀態,使人獲得自由』。

所以當我們說階級解放的時候,我們會知道是要擺脫階級壓迫,說知識解放的時候,會知道是要擺脫知識壟斷權讓大家都可以有獲取知識的自由。可是你有沒有發現,當有人說『性解放』的時候,第一時間會想到的卻不是『擺脫性的壓迫』而是『性開放』?」

T女皺了皺眉頭:「對耶。但是…所謂擺脫性的壓迫是指什麼?確實很多人在談性解放的時候,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性開放。也因為這樣,我才會對『婚姻平權就是性解放』這樣的說法有一點害怕。」

M女吃了兩口蛋糕後說到:「那我們就來談談什麼是性解放。性解放所追求的有很多面向。可以分成知識、政治、自由三個層次。

「知識」上性解放是破除對性的迷信,因此破除處女情結,或是抵抗對非處女的歧視,都屬於知識上的性解放。

你會發現很多人覺得對女生最大的攻擊就是性,像是用『小心我強暴你』作為威脅。或是用『公車』『北港香爐』嘲笑有豐富性行為的女性。可是我們不會用這樣的方式去『攻擊』男性,為什麼?

原因是社會上認為女性不應該追求性歡愉,對女性的性有很根深蒂固的壓迫。因此追求性歡愉的女人,會被視為負面評價。但對於男性,社會評價卻會是『風流』,而不會像女性那麼負面。這就是屬於知識上對於性壓迫的一種方式。

「政治」上的性解放追求的是民主平等,所以像是女性可以參政可以投票,或是以前需要冠夫姓現在不用,以前財產都分兒子現在女兒兒子都平等有分財產的權利,以前小孩一定要跟爸爸姓現在可以選擇跟媽媽姓,這都屬於政治上的性解放

「自由」上的性解放追求的是對自己身體的自主選擇權。因此不管是男性女性,都有選擇喜歡哪種性行為跟追求性愉悅的自由。而很多人聽到『性解放』,第一時間會聯想到的就是這個部分。

所以你應該也聽過追求性解放的,也會贊成廢除通姦罪。原因就是他們認為只要是在雙方合意沒有人被強迫的情況下產生的性行為,這屬於個人的自由,因此不應該用國家的力量去逞罰。

所以他們認為通姦罪是透過國家的力量干涉個人追求性的自由,因此應該要廢除刑法上的條文,應完全由人民之間的契約性質,由雙方自行去議定、由民事法庭作為裁決單位。

所以根據這樣的定義,確實可以說性開放是性解放在自由這個面向上所追求的一部份。但是我想強調是只有『一部份』,原因的是性解放想追求的自由,是『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決定自己想要怎樣的性』。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如果有人決定結婚以前要守貞、決定要很年輕就跟很多人做愛,決定結婚以後還是要去外面找小三,都是個人的自由,是成年人之間自行議定的契約關係。不管是哪一種選擇,都不應該由國家體制介入干預,或是受到社會觀感的壓迫。

性解放所追求的自由,不是『一定要性開放』,也不是『一定要性保守』,而是『不管你選擇性保守或是性開放,都應該是個人的自由。』,而不管選擇什麼,別人也都沒有權利去對他們進行法律或道德壓迫。

T女:「聽你這樣說,『性解放』所指涉的範圍其實很廣。但我當時聽到會感到害怕不安的原因,是因為我把『性解放』這個詞認為他只有指『性開放』。但這樣的認知本身其實並不正確。

M女:「不過其實這也不能怪你。而且因為性解放所牽涉的範圍很廣,婚姻平權確實是性解放的一種實踐,性開放也可以說是性解放的一種實踐方式。但我們卻不能說性解放等於性開放,而你也不需要去認同性解放所有的實踐方式但你一樣可以支持婚姻平權。

M女繼續問到:「而且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講階級解放、知識解放的時候,都不會覺得哪裡奇怪,可是講到性解放的時候,我們就會覺得怪怪的?」

T女回答:「恩…我想有一部份應該是因為性在我們社會,都被塑造成很隱晦的關係吧?我記得以前我們到國中才有性教育,而教到生殖器官的課程的時候,班上同學都會笑得很奇怪。」

M女:「對,因為性對我們來說是禁忌。以至於什麼東西扯到『性』,大家很自然就會用一種『特殊』的態度去看待。而也因為這樣當很多人聽到『性解放』的時候,就會用同樣『特殊』的態度去看待這個詞彙。

前幾天我看到一篇在說瑞典人性態度的文章,文章裡寫道,對瑞典人來說,性就像運動跟營養,是跟每個人身心健康有關的嚴肅課題。而這種把性攤在陽光下的態度,反而讓自古以來藏在性這個符號後面的揶揄與羞恥慢慢的被瓦解。

我覺得我們可以從瑞典的經驗去思考。我們一直以來把性當成是一種禁忌,這件事本身是不是應該被翻轉?當一個禁忌不再是禁忌的時候,也許我們反而可以用比較健康的態度面對性。」

【參考資料】

有壓迫才有解放,同性婚姻就是性解放!

性革命 / 性解放

吳媛媛:瑞典人很開放嗎?

(本文經原作者 蒂瑪小姐咖啡館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連結。首圖來源:Jean KOULEV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