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犯就是要剁雞雞?印尼醫師拒絕化學閹割:「只是把殘忍行為加諸到另一個受害人上」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說到性侵案,大家總是對犯人忿忿不平,現在如果真的有方法能「還治其人之身」,你覺得就是正義嗎?印尼決定通過化學閹割,然而當地醫師卻反對這麼做。有人認為「化學閹割僅是把殘忍的行為從一個受害人身上加諸到另一個受害人。」這個議題就跟死刑廢除一樣,每個人對正義有不同標準,未達到共識前,都還相當具爭議性,你怎麼看?(責任編輯:黃筱雯)

2559247537_27ce1db10b_z

編譯者導讀:
今年四月,由於一名 14 歲女孩在回家路上受到 12 名青年輪暴與殺害的新聞震驚全國,為了遏止性侵議題越來越嚴重,化學閹割(Chemical castration)的措施在印尼決定實施之後,開始在亞洲國家內部受到討論,然而,當地醫師協會的反彈也讓我們看到,犯罪率與道德,有時與嚴刑峻罰相衝突的兩難。

印尼醫師協會對於該國國會的決議,表示「違反職業道德」為由,拒絕實行。這項決定不僅使該國許多女權團體震驚,同時也讓人反思, 正義的出口也許有時不該以違反人道做實驗 ,協會主席 Priyo Sidipratomo 醫師說,「對孩童性侵犯作化學閹割,不但會造成許多無法被清除的長期高風險副作用,同時也不能保證性抑制。這是一項政治決定而非專業醫學判斷。」

犯罪專家 P Sundramoorthy 亦指出,化學閹割為一種以藥物抑制或混合賀爾蒙的長期處理,然而性侵 並非僅是性衝動的產物 ,有許多社會因素導致性侵犯罪的意圖,如高社會壓力所造成對他人侵略以達成情緒釋放的目的等。政府必須著手在更社會結構的改進,而非僅僅對個人做非人道處理。

化學閹割措施,在不同國家中有強制與自願不同程度的法律規範,在英國、芬蘭、捷克以及美國部分州為自願性閹割,而在印尼、波蘭則為強制性閹割;另一方面,此極刑的實施亦有不同年齡限制或醫學建議,在丹麥、德國與美國德州,必須具備完整醫學判斷文件才可實行,瑞典與芬蘭受刑人實施必須受到資料法保護,不能對外公開;而瑞典與德國更有 23 歲或 25 歲以上的限制,且大多數國家僅同意用於慣犯,初犯不被允許實行此刑。

除此之外,即便性侵犯在自願接受化學閹割後,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調查,再犯率的降低往往在於罪犯本身對性衝動的自制能力,藥物使用主要在心理層面上的影響,真正較大關連的仍是犯罪者所處周遭人際環境以及親友支持,是否可將情緒壓力轉移到其他層面上而非導向性行為。

印尼國會決定的爭議點,除了醫學判斷與犯罪相關率的問題以外,更在於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統計,印尼仍然沒有兒童性侵犯相關詳細資料數據,並且國會同意實行於初犯與未成年罪犯上。

當地醫師協會說到,印尼政府有義務保護孩童受到性傷害危險,但措施不該是實行更殘暴並違反基本權利的國際法來簡單達成目的。「化學閹割僅是把殘忍的行為從一個受害人身上加諸到另一個受害人。」 印尼國際特赦組織執行長 Shamini Darshni 這麼形容。根據醫學組織建議,化學閹割的實行也許會降低累犯犯罪率,但真正該做的仍是犯罪者身處社會環境的改善,來使壓力釋放而非藉由藥物。

資料來源

  1. Dispatches: Indonesia’s Doctors Say ‘No’ to Chemical Castration
  2. Criminologist: Chemical castration no guaranteed solution
  3. Paedophiles to face chemical castration and possibly execution under Indonesia’s brutal new laws
  4. Is forced chemical castration the answer to protecting children from sexual abuse in Indonesia?
  5. The Ethics of Chemical Castration

(首圖來源:Austin Keys,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