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白人男性真的懼怕女性總統嗎?】面對強大的性別反撲,希拉蕊總統之路困難重重

【我們為什麼要編譯這篇文章】我們實在很難相信,身為世界上最老牌的民主國家,在獨立宣言大放厥詞說:「人生而平等,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是不可剝奪的權利」的美國,至今仍未出現一位女性總統,希拉蕊能不能成為「美國梅克爾」,端看美國人如何選擇了。

836612585_7ee11442e7_b
圖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

這個女人真的不簡單,她曾是全美排名前 100 名的優秀律師,也是學歷最高的美國第一夫人。她當過參議員、國務卿,也是最有機會問鼎總統寶座的女性候選人。美國人說,要麼愛她,要麼恨她,沒有中間選擇。她就是希拉蕊‧柯林頓 (Hillary Clinton)。

時至今日,希拉蕊在媒體的聚焦燈下度過了幾十個年頭,曾被誹謗、被生動地描述成同性戀、黑寡婦殺手、病態的騙子和潑婦等。她私生活的每個環節,甚至身體的每個部位都被置於放大鏡下檢視:從腳踝,到領口,再到她那雙深邃的藍色大眼睛,更不用說時常改變的髮型了。有人說,希拉蕊髮型的改變反應出她不乏創造力的特質,但也有人把它解讀為其飄忽不定的政治立場。

女強人也有跌倒的一天

希拉蕊一直都是個極具爭議性的人物,電郵風波、雄辯的演說詞破綻百出,以及淺顯易見的野心:她不只想當個最有影響力的第一夫人,也不想其政治生涯的天花板只到國務卿,有克林頓做為強力後盾,她想當上美國第一位女總統,第一位第一夫人總統。然而,她苦心經營的強人形象,卻在 3 天前的 9·11 十五週年紀念活動上毀於一旦。

《時代》雜誌(Time) 報導,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在 11 日參加在 9·11 十五週年紀念活動時,敵不過紐約市濕熱的天氣,身體突感不適,在光天化日之下需人攙扶,幾乎跌倒。稍後從其競選總部傳來了消息,她感染了肺炎。

如今,希拉蕊不聽私人醫師的苦言相勸,只休息短短 2 天就又投入到緊張而激烈的選戰中來,由此卻讓她的批評者,以及敵對陣營的川普有了可趁之機,藉此對其身體狀況大作文章,說她曾患過腦震盪、癌症和退化性神經系統等疾病。儘管這些指控有的毫無確鑿證據,但卻為她的大選之路蒙上一層陰影。

據說,克氏夫婦手邊有一本《柯林頓手冊》,行事全照自己規矩來,並且知道當受到質疑時,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讓對手抓狂。多年來頻頻失策的希拉蕊總能挽回破局,也讓夫婦兩人遭遇越多危機,聲勢卻越來越高。如今,希拉蕊還能再一次依賴《柯林頓手冊》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對希拉蕊的厭惡感創歷史新高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指出,今年夏天,巴爾的摩華盛頓國際機場(Baltimore-Washington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一家禮品店,推出了一種叫「迷你型充氣式希拉蕊不倒翁」(inflatable mini Hillary bop bag)的玩具,盒子上一隻巨大的男性拳頭重擊在希拉蕊頭部的一側,旁邊有一行字這麼寫著:「她倒下去了,但馬上又站了起來!」僅僅一個小小的玩具,卻真實反映出公眾心中對希拉蕊無法掩飾的厭惡情感。

在民調誕生之後,自 1980 年以來希拉蕊在所有的民主黨候選人中,是最不受歡迎的一位,尤其是白人男性對她的厭惡之感已達到空前的高度。根據公共宗教研究所 (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 的一項研究顯示,52%的白人男性對希拉蕊持「極度不受歡迎」的態度, 這比例相較 2008 年以及 2012 年的歐巴馬都高出不少。

《大西洋月刊》雜誌(The Atlantic) 分析,政治科學家認為,歐巴馬當選總統,或許會為美國多數具有種族歧視思想的白人男性所接受。相反的,一個希拉蕊政府卻會激發一股性別反撲,換句話來說,如果她當上了總統,這股性別反撲還將會震撼美國政壇數年之久。

為了解這股強烈的厭女情緒,社會心理學家把它叫做「危險的大丈夫氣概」(precarious manhood)理論。該理論可解讀為:女性特質通常被視為自然的、永恆的,而男子氣概必須靠「贏來」才能維持下去,因為它哪怕贏來了,也很容易失去。還有學者對大學生進行了調查,當問到男人在什麼情況下才算是去男子氣概,多數學生脫口而出:失業;相反的,當問到女人何時會失去女性溫柔時,多數人馬上聯想到「變性手術」或「切除子宮」之類等令人大跌眼鏡的方法。

對於多數男人來說,最懼怕的事就是屈服於女人之下。不僅如此,不管是男人,就連很多女人也會對女強人分外挑剔。去年,華盛頓州和意大利的博科尼大學(University of Luigi Bocconi)的研究人員報導,當一名男性應徵者面對女性面試官時,會比面對男性面試官要求更高的薪資;南佛羅里達大學的研究員也指出,當男人感到他們的性別受到了威脅,進而會做出更冒險的事。還有研究指出,當一位女人搶走了男人的飯碗,或表現得女漢子氣十足時,很大程度上會遭受性侵!

一個希拉蕊政府會讓美國社會變得「太溫和、太女性化」嗎?

或許有人會發問,這跟希拉蕊有何干?當然有關了。因為不喜歡她的人都是懼怕屈服於女性之下的白人男性。根據公共宗教研究所的研究顯示,完全認同美國社會變得「太溫和、太女性化」的人,極有可能認為希拉蕊不受歡迎。

這股性別反撲或許並不會擊垮希拉蕊,但也不會因她成功當選而消退。美利堅大學女性與政治研究所主任詹妮弗·洛莉絲(Jennifer Lawless)分析,希拉蕊在扮演傳統女性角色時是最受歡迎的,舉例來說,她作為第一夫人為女性發聲、在遭遇萊溫斯基(Lewinsky)事件時,選擇與丈夫為伍,以及擔任國務卿時忠實為歐巴馬總統服務等。因此,一旦她成了美國第一任女總統時,無疑就違反了傳統的性別定位。

當然,的確有女性領導人成功的實例,如英國第一位女首相柴切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德國總理安格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和印度前總理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但近年來不光在美國,就連澳洲和巴西都出現了女性領導人慘遭性別反撲的徵兆。這裡隨意列舉 2 例,澳大利亞前總理朱莉亞·艾琳·吉拉德( Julia Gillard),執政才 3 年就慘遭革職;巴西前總統迪爾瑪·羅賽芙(Dilma Rousseff)前不久剛遭彈劾。

人們很容易因為一個人的性別而陷入偏執狂的一面,哪怕沒有希拉蕊,對女性執政的仇視和厭惡也會變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勢不可擋。如果因為這個理由而否定女人當家,美國恐怕在性別平權上還是相當落後的。我們實在很難相信,身為世界上最老牌的民主國家,在獨立宣言大放厥詞說:「人生而平等,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是不可剝奪的權利」的美國,至今仍未出現一位女性總統,希拉蕊能不能成為「美國梅克爾」,端看美國人如何選擇了。

 

相關資料來源:

Time:Hillary Clinton’s Bad Weekend Highlights Election’s Unpredictability

The Atlantic: Fear of a Female President

The New York Times: Watching, and Wincing, as Clinton Stumbles

(圖片來源:Roger H. Goun,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