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社工揭露的街友故事:他們曾經也是老師、醫生、房仲,直到被社會放逐

14755239985_a2499e9ea3_z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近由萬華部分里民推動的「街友勸離」專案引發討論, 一則新聞 描述了街友被趕走的狀況以及他們的回應。有網友在下面留言,認為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這些街友無家可歸都是咎由自取,不值得社會同情。

真的是這樣嗎?聽聽這位實際接觸街友的社工怎麼說。(責任編輯:黃靖軒)

文/j8539625

肥宅以前是新北市遊民外展中心的社工, 每天負責的工作就是服務上門求助的街友, 還有當民眾打 1999 時,去路上看被通報的街友,不聊很深奧的社會學的貧窮理論, 想要很真心誠意的跟大家分享那些年我碰過的街友,下面講的每個案主都是真實存在的。

為什麼萬華會有這麼多街友?

關於萬華街友的議題已經爭執非常久了。 很多人都會問為什麼萬華有這麼多的街友, 這與 萬華的碼頭文化有關。

艋舺是台北最早開發的地方,位於淡水河旁邊的好位置,成為繁榮的貨運集散地。 聚集了非常多的碼頭工人,而船上的水手下了船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紅燈區解放一下,所以萬華的飲酒老街、酒店茶店也就成了密不可分的關係。

後來因為河道淤積,艋舺沒落下來。 那些碼頭工人與出體力活的人年紀大了,身體傷了壞了,無法負荷勞動力需求大的工作,又無法去做文書類的工作,沒有家人協助與照顧,於是就一身病痛流落街頭。 流鶯、流氓、流浪漢、流動攤販、流動工人,這艋舺五流都是糾結在一起的。

像龍山寺前的艋舺公園以前是一片違建,裡面有很多妓女戶。後來違建被拆了,改成停車場,再改成公園,沒處可去的街友當然就睡在這裡,還有很多街友是被其他地區的警察載過來這邊丟包的。聽前輩說以前的治安真的很不好,萬華當地很多有錢人為了讓孩子有個好學區,都搬到其他地方去了,現在的萬華有很多的房子都隔成小間,出租給獨居的老人。

而公園裡不只街友,還聚集了簽六合彩明牌的、賣明牌的、堆了一大堆東西, 當地人當然也會受不了呀,請公權力出來處理。 後來政府與警察努力整治艋舺公園,查抄賭場,環保隊來載了好幾車堆積的垃圾, 艋舺公園總算重見天日。

大家來艋舺公園的時候,會看到地上有很多個包了透明垃圾袋的黑色大布袋, 那個是社會局與環保局合作的產物:每個街友都可以領到一個袋子,白天的時候要把自己的東西裝在裡面收好,集中到公園的角落,再出去工作。

袋子以外的東西都會被清潔隊載去焚化爐燒掉。 這個措施讓艋舺公園不會堆滿街友的東西,而街友也有基本的物資可以維持生活,是個共存的好方法。啊幹咧我自己說要講真實案例結果在講古是搞屁啊。

今日出版的《聯合報》報導,富福里長許文輝、艋舺服飾商圈發展促進會理事長洪傳雄等 人陸續抵達集結地點,眾人穿上反光背心、戴上鴨舌帽,拿起手電筒或指揮棒前往值勤。

洪傳雄發現一名街友坐在陰暗台階上,勸他:「阿伯,你一定要洗澡,可以去梧州街…不 要在這邊睡覺、不要等我們走後再回來唷!」這名街友舉手點頭說「好、好」。(編按:摘錄自原新聞內容)

這裡說的梧州街是萬華社會福利中心,星期一到星期五白天可以去洗澡,也可以洗衣服。

隊伍接著走三角公園,在一張木質座椅上發現鋪平的紙箱及散落地面的飯盒,洪搖頭說「 有些街友隨便亂丟造成髒亂,這對公園是二度傷害。」(編按:摘錄自原新聞內容)

只要發生壞事,就認定是街友做的?

我真的要替街友說句公道話,我覺得艋舺公園的街友實在有夠衰小。

大家白天來艋舺公園的時候,會看到幾百個老人閒閒沒事在那邊晃,有的下棋有的看六合彩明牌,大家覺得超恐怖的整個艋舺公園都是街友。其實不是這樣的,大部分的街友白天去工作了,這些很閒的老人根本就是附近的住戶,他們是有家的。

公園對他們來說是社交聯誼聚會的場所,他們又不像我們一樣科技到沒事就滑批踢踢上網,不會用智慧型手機也不會用電腦,眼力又沒有好到可以一整天都在圖書館看書報,當然就是來公園和老朋友聊天發呆啊。

要算街友的數量,要晚上來看,或者數袋子的數量, 根本就沒有幾百個那麼多啊,大概 60 到 80 個左右吧。

衰小的部分就是只要艋舺公園發生的壞事,大家都認定就是他們幹的。 明明白天亂丟垃圾的很多都是有家的人,大家說是街友幹的。之前發生艋舺公園香腸小販殺駐衛警事件,大家也說是街友幹的,六合彩賭博的人,大家說是街友 (有本錢賭這個大幹麻還當街友啦) 反正爛事情就推給街友就對了,反正沒有人會幫街友講話。

街友生活在公共空間,他們被打被偷被搶很少人敢去報警, 因為他們覺得報了也不會被警察理,或者是身上有好幾年前的案子前科而不敢報。

台北市的遊民收容所蓋在哪裡?為什麼都不去找工作?

大家可以猜一下台北市的遊民收容所蓋在哪裡?蓋在新北市。再猜一下新北市的遊民收容所蓋在哪裡?蓋在偏遠的林口和萬里。

大家都知道街友需要有地方住,但沒有人願意蓋在自己家旁邊,所以只能蓋得遠遠的,離工作、原有的生活圈遠遠的,別說是街友啦,我們可以問自己願不願意住在林口 還要搭 20 幾分鐘公車上山的美軍雷達站附近, 或是一個買東西要走路把個小時的地方。

他憤怒大吼「我也想找工作啊,你又怎麼知道我的苦衷在哪?不要趕人趕到 : : 走投無路。」還有另名街友抗議,「我這邊睡了近 30 年,從沒人趕過我,這幾天突然要檢 查,要我離開。」 (編按:摘錄自原新聞內容)

有七成的街友是有工作的喔,只是他們的工作和我們知道的領月薪工作不一樣。 最多人做的是舉牌、出陣頭、臨時工。 舉牌的工作一週只有 2 天或假日才有,站一天八小時被曬被車撞領 700 到 800。 出陣頭也是,要看紅場白場,有的六百有的八百,真的會樂器的才能領到一千多,其他假吹充人數的一整天也只有幾百元紅包。

一個月有多少陣頭給你出? 臨時工粗工非常吃體能狀況,大部分的街友都又老又病,很多還有癌症、精神病,根本無法負荷。 所以整天沒事幹的情況下能幹麻呢?喝米酒就是最便宜的娛樂。酒精可以讓身體的病痛好像不那麼痛了,乾脆喝死算了,沒地方住沒錢吃飽沒有工作被人瞧不起,子女親人也都與自己切割,一生就是這樣了……. 你和街友說喝酒傷身體沒有用,因為很多人連生活的動力都沒有了。

的確有很多街友是年輕時打老婆打小孩,老了打不動了,被長大的小孩趕出去。 他們老了沒辦法工作 (你可以想一下 60 幾歲找體力活工作的難易度), 要申請低收入戶,但低收入戶的審查是採計家戶總所得,子女的收入也被列計,當然無法通過低收。

解決的方式是法扶協助他提告子女棄養,法官認定他當年真的沒有扶養事實, 判除免扶養義務,他才能不採計子女所得,申請到低收入戶領補助金。 但大部分的人都不願意提告子女,他們覺得愧疚,根本沒有臉去做這件事情,於是領不到補助,又無法去工作,只能流落街頭。

我是被家暴出身的孩子,當初也是因為輔導老師是社工的關係而走入這一行,眼前的人明明做出和我爸一樣讓我痛恨的事,但我看著發出酸臭味,明明一大把年紀了還是必須常常餓肚子撿回收的他,還是不忍心對眼前的生活辛苦無比的人,輕鬆說出是他咎由自取這樣的話。

這些人很多以前是對社會很有貢獻的人喔,但後來因為各種原因而流浪了。

我們遇過以前是老師、以前是蓋房子的工頭、以前是賣電腦的、以前是醫生的,還有曾經百萬年薪的房仲、作家,後來因為重度憂鬱症/生病/重大意外打擊,失去工作付不出房租而流落街頭。(老婆載小孩出了嚴重車禍,老婆小孩都死掉了,老公沒搭上那部車 大受打擊,在車禍後一厥不振開始酗酒放棄人生的…….)

老實說我覺得終身領聯勸補助社工 33k 的我,以後也很有可能碰上變故成為街友,我希望社會的大家不要放棄我,把我安樂死 Q_Q 畢竟我雖然低薪但我很努力在對社會有貢獻啊嗚嗚,也希望大家不要放棄任何一個人,因為我們都可能是那個人。

本文作者推薦: 為什麼龍山寺街友不願意去住永和遊民收容所

(本文經原作者 j8539625 授權轉載、編輯導讀。首圖來源:李 季霖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議員到底有什麼資格批評社工像死人?台灣總是把社工當神,待遇當「屎」

用 9 張圖看懂「高雄女警假扮社工」爭議

激情之後:小心台灣社會工作專業的民族主義


【BuzzOrange 徵才:實習影音編輯】

 BuzzOrange 徵實習生囉!如果你對社會、政治、新型態的媒體經營形式有興趣,你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 詳細職缺訊息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實習影音編輯: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