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圖像】緬甸學生為《國民教育法》上街 新政治世代的交替指日可待

BO 導讀:從阿拉伯之春、佔領華爾街開始,烏克蘭革命、香港雨傘革命、日本國會運動,整個世界可說是遍地烽火。2015 年,在緬甸,學生們也為了《國民教育法》走上街頭…

文/Tidus Lin

當全球媒體將注意力關注在緬甸政府與果敢反抗軍之間的戰鬥時,大規模的學運正在包括仰光(Yangon)在內的大城市中漫延。這場以反對 2014 年 9 月政府通過《國民教育法》(National Education Bill)為始的學運,不僅能讓我們觀察緬甸政府的民主化程度將會走向何方,更可能影響未來緬甸反對派的勢力版圖。

  • 《國民教育法》的內容

P1090366-900x675仰光街頭販售的課本。
圖片來源:作者攝於 2010 年 3 月

去年 7 月由緬甸國會通過、9 月由總統登盛(Thein Sein)批准的《國民教育法》為緬甸政府未來推動教育改革的母法。在此法中揭櫫了未來緬甸教育改革的方向,包括全面推動免費的國民教育並建立一個「無歧視性」(all-inclusive)的教育制度。

在此法中,緬甸政府規劃將現行的教育制度由 10 年延長為 12 年,並將提供免費的小學義務教育,未來會逐步將免費教育提高至中學階段。在不修改現行課綱的情況下,中央允許地方政府因地制宜教授少數民族語言,同時大學入學制度也將採取入學測驗制而非現行的成績審查制。

為顧及到失學與無力就學的學齡兒童,《國民教育法》也將非正式教育與寺院教育納入教育體系當中,同時要求政府為因故輟學的學生舉辦技職訓練課程。另外,該法也要求政府在中央層級建立「國家教育委員會」(National Education Commission)以執行國家教育目標與基本教育政策。

乍看之下頗有前瞻性的《國民教育法》卻受到了反對派與學生團體的強烈抗議,其反對的內容包括:

➢ 該法僅述及應成立「高等教育協調委員會」(Higher Education Coordinating Committee)以討論大學自治的內容,未言明大學自治的範疇法條中未允許學生成立學生自治會與教師團體;
➢ 批評中央掌控的統一課綱,並認為這個原則下所推行的少數民族教育無助於少數民族文化的發展,只是進一步促成少數民族的「緬人化」;
➢ 要求將義務教育擴展至初中階段;
➢  要求政府在法律中明文增加教育預算等。

  • 第一波學運

第一波學運於 11 月 12 日至 17 日之間於緬甸第一大城仰光發起,人數大約 500 人左右。在該波學運當中,學生們成立了「民主教育行動委員會」(Action Committee for Democratic Education,以下簡稱 ACDE),成為後來第二波學運的主要發動團體。

16 日,政府的高等教育負責人與數名大學校長與學生代表進行磋商,針對學運參與者最主要的關切議題,包括大學自治以及學生自組自治團體等進行討論。政府代表表示雖然相關議題沒有寫入《國民教育法》當中,但是仍可寫入以該法為母法的《高等教育法》當中。不過這項訴求為學生代表所駁回。

17 日,ACDE 宣佈暫停學運活動,給予政府兩個月的時間廢止或是修改業已通過的《國民教育法》,同時提出了六點聲明:

➢《國民教育法》未對包含各種缺陷的舊教育體系進行改革。若按目前的情形繼續發展,整個教育體系將會出現更多問題;
➢《國民教育法》中之條例包含嚴格的國家集權制,將會嚴重束縛與阻礙學生自由學習的權利;
➢ 整部《國民教育法》與民主精神不一致,既不符合人權的要求,也完全無法為學生安心的學習提供保障;
➢ 在關於教育系統管理的描述中,僅規定政府部門管理之內容,完全沒有提到專家、學者在各自範圍內的職權,更未提及可以在校內自由成立社團、組織。從這點來看,此法僅只是當權者單方面制定的一套壓迫人民的教育體系;
➢《國民教育法》中沒有任何條例規定學生可以組建學生會、學生社團。這完全是無視學生權利;
➢ 全國學生將凝聚在一起,共同要求制定一部以全國學生立場為出發點,真正符合根本民主教育理念的《國民教育法》。

  • 第二波學運

myanmar-protest-1參與學運的學生。
圖片來源:Ye Aung Thu/AFP/Getty Images

2015 年 1 月中,由於中央政府未對學運訴求有具體回應,因此 ACDE 與 2012 由由 200 多個公民團體合作成立的「教育改革網絡」(Network for Education Reform,以下簡稱 NNER)串連,不僅在仰光市區發動學運,更號召各地的大學生與高中生,分別由曼德勒省(Mandalay Region)、伊洛瓦底省(Ayeyawady Region)與蒙育瓦市(Monywa)三路步行至仰光會合,希望能給中央政府施壓。

面對更大規模的學運,登盛要求國會研擬修改《國民教育法》的草案。國會也於 1 月 22 日同意接受修改該法,並指示教育部進行修改案之草擬。2 月初,中央政府、國會議員、NNER 與學生代表先後進行了三回合的四方會談,並在 11 日的會談中達成初步共識,政府承諾:

➢ 允許大學自治;
➢ 允許自由組成學生自治會與教師團體;
➢ 恢復因參與政治活動而遭監禁或放逐學生之權利;
➢ 不逮捕學運參與者與支持者;
➢ 政府將在五年內將教育經費提高至年到預算的 20%;
➢ 取消中央集權的教育體制等。

政府在做出以上承諾的同時,也要求各地步行前往仰光會合的學生活動中止。不過發起的 ACDE 則發表聲明表示學運將不會因此而中止,將會等到國會批准通過修正案之後才會停止。聲明中續道:「若國會的決定無法令人滿意,我們將步行前往仰光抗議;若國會決定令人滿意,我們將以勝利之姿進入仰光。」

事實上,面對沿路受到民眾與僧侶歡迎的學運,緬甸政府不僅只是在四方會談中拖延時辰,同時也採取強硬的言詞與手段試圖阻止學運的擴大。2 月 6 日,緬甸內政部便稱這次示威行為為非法行動,並認為其中有包括假學生在內的圖謀不軌者與政治團體試圖製作政治混亂,希望藉此分化學生團體。

13 日政府也警告學生若不中止步行前往仰光的話,將會採取「必要措施」以恢復秩序。這些學生除了受到地方政府或明或暗的阻撓外,至作者截稿前,緬甸當局已經將一群學生軟禁在仰光北方 130 公里的一間寺廟當中,並開始逮捕聲援這群學生的群眾。

  • 缺席的在野黨

稍微對緬甸近年政局發展有所了解的讀者可能會想: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的態度為何呢?緬甸最大在野黨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在其中又扮演什麼角色呢?

事實上,這次的學運是緬甸近 25 年來第一起非全國民主聯盟主導的反政府行動。不論是 ACDE 或是參與四方會談的 NNER,它們皆非在緬甸政治中有影響力的組織團體,而是由學生團體與公民團體所共同串連發起的。

雖然全國民主聯盟曾在國會中阻擋《國民教育法》的通過,但是卻在法案通過後未進一步向政府反映其反對立場。在學運開始之後,除了翁山蘇姬曾與學生代表會面表示支持外,全國民主聯盟未就學運、會談內容、政府強硬態度等發表過任何談話。更甚者,全國民主聯盟還因為曾留學英國熟稔西方教育體制的 Thein Lwin 以 NNER 代表身份參與會談,而解除其黨中央委員的職務。

全國民主聯盟的不作為並非完全無法想像的。首先,今年年底緬甸將進行國會改選,全國民主聯盟不願在此刻冒風險觸怒中央政府,讓政府有口實解散其政黨。其次,緬甸可望在今年 5 月進行修憲公投,這項由執政黨所提出的修憲案最受關鍵的議題之一是「是否要繼續禁止配偶或子女在外國出生的緬甸人競選總統」,而這毫無疑問關係著翁山蘇姬是否有資格參選。最後,翁山蘇姬本人自去年學運伊始,便對教育議題保持沉默,專注在她較關心的法治化議題上。

  • 小結

freeburma_pic_e

紅底黃星的戰鬥孔雀旗是這次學運的旗幟。
圖片來源:http://www.freeburma.org.au/burma_protest_kit.htm

孔雀是過去緬甸帝王的象徵,也是殖民時期反抗英國政府的象徵,更是屢次學生運動反抗軍政府的象徵,翁山蘇姬所率領的全國民主聯盟也以紅底黃星的戰鬥孔雀旗作為黨旗。只是這次學運用的孔雀旗並非全國民主聯盟黨旗,而捨棄了白星回歸到更純粹反政府學生運動的旗幟。

這樣的符號選擇以及在野黨在學運過程中的消極作為,似乎透露出緬甸反對派的世代交替。這群學生與公民團體和早一輩的反對派相比,爭的不是政治權力與經濟權力,而是透過表達對現行體制的不滿,要求合乎民主價值的生活條件。軍政府在「民主路徑圖」(Roadmap to Democracy)的作繭自縛下,也沒有駁回的藉口。

這樣的反對派世代交替與勢力移轉,讀者是否感覺似曾相似? 未來四方會談的結論是否能具體落實,而相關團體是否會藉由在教育制度上的勝利而進一步拓展議題至其他領域?更甚者,全國民主聯盟與翁山蘇姬的號召力是否因此會被削弱? 這些種種議題的發展,都值得我們進一步來觀察。

  • 參考資料

梁東屏(2015),〈 緬學生全國串連挑戰當局 〉,《亞洲週刊》。
警惕!反《國民教育法》愈演愈烈,是否又有幕後推手?」,緬甸在線。
教育の政府統制反対 ミャンマー学生、4 日連続デモ」,しんぶん赤旗。
教育法に反対する学生デモ、3グループが合流」,Myanmar News。
Jane Perlez (2014), “As Politician, Burmese Resistance Icon Disappoints Some”, The New York Times.
Min Zin (2015), “A New Generation Takes to the Street in Burma”, Foreign Policy.
Myanmar police seal student marchers inside monastery: Activists”, Channel NewsAsia.
Myanmar Threatens ‘Action’ Against Student Protestors”, Radio Free Asia.
National Education Bill Passes Parliament, Heads to President”, The Irrawaddy.
Student rallies worry Myanmar”, The Bangkok Post.
’We Will Create an All-Inclusive Education System’”, The Irrawaddy.

(本文由 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 授權轉載,原文標題: 戰鬥孔雀重現江湖:緬甸學運的發展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