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方城市,求解成真時。

k-2-2-660x400

文 / 

台北及將要舉辦 2016 世界設計之都和 2017 世界大學運動會,改變勢在必行,但改變城市的方程式我們找到解了嗎? 前陣子台北市因為辦理 2016 世界設計之都而被爆出花費過多、政策不延續等問題的爭論。2017 世界大學運動會更因為大巨蛋而吵得沸沸揚揚。 不禁讓我們思考,這個方程式應該不是唯一解,如何讓改變成真,而我們現階段可以從國外的案例中看到什麼? 2020 東京奧運號稱安倍晉三提振經濟的第四支箭,但東京獲選後新聞風波不斷。從東京奧運會徽涉抄襲、奧運主場館風波、文部大臣請辭、前首相理光頭負責,這一連串事件, 都讓我訝異一向行事縝密的日本居然會爆發這些醜聞 。奧運主場因為英國建築師札哈哈蒂 (Zaha Hadid) 的工程費超支過多而重新競圖,由隈研吾、伊東豐雄雙雄較勁,最後由擅長「負建築」的隈研吾團隊勝出,但這些紛擾都還處於籌辦的起步階段。 日本的經驗不難看出辦理世界級的活動複雜程度以及牽涉層面是多麼的令人頭疼。

  • 尋求改變的代價

以文化、運動等節慶作為城市宣傳已是世界趨勢,讓各地來訪的人體驗到當地的文化特色與底蘊,除此之外,更實際的是為當地帶來了許多人潮及消費。辦理奧運始終是世界矚目焦點, 每每獲選的城市都會投入許多的資源再造,使當地燃起許多希望與想像,卻也是資源分配鬥爭的開始,而恐怕造成許多糟糕的案例或是後遺症 。2013 年美國有線電視網 CNN,整理出 5 大因舉辦奧運而舉債的「悲慘城市」為 2004 年的希臘雅典、1976 年的加拿大蒙特婁、1998 年日本長野、1980 年美國寧靜湖、1992 年法國阿爾貝維爾。 這些城市都因超支嚴重而付出慘痛代價,精算半天還得不出解顯然是過程有環節出錯了

  • 日本的靶心

台灣的文化部於 2015 年 11 月底邀請地區發展策略大師福井昌平來分享相關經驗並擔任國際事務諮詢委員。無疑是希望借重其豐富的大型活動策劃經驗,福井昌平曾經策劃過 2005 年日本愛知縣世界博覽會、2015 年米蘭世博日本館都獲得國際讚賞。於此次演講中說到 21 世紀的萬國博覽會型態應該是具備三點:

1. 政府、人民、NGO、民間企業、自治團體的通力合作。

2. 博覽會應該是實驗性的場所。

3. 文化多樣性的場所。

除此之外 2020 年東京奧運,運動價值的最大化是著重在專業價值的提升以及創造出社會價值。 而日本透過這些舉辦國際活動的機會,將日本的飲食文化、農林水產、自然環境等特色與科技結合做了生動的宣傳 。而日後 2019 年將在福岡舉辦世界盃橄欖球賽、2020 年東京奧運、殘障奧運、2021 年世界游泳錦標賽同樣在福岡,除此之外,同年日本還會舉辦世界先進運動會。

報導指出,根據日本政策投資銀行九州分店的預估,2021 年的運動賽事將會帶來約 310 億日圓的經濟效益。這些活動的爭取舉辦,都是日本企圖帶起經濟以及城市被看見的大好機會 ,當然,在這些活動舉辦之前的準備動作和規劃,決定了日後的發展。因此,福井先生認為,這些活動需要有新的場所,但盡量不建設新場館,而是以既有的場所做改造。因為日本的條件和發展,和我們相似,台灣許多的案例會以日本經驗做發展參考。我們應該學習日本的策略,爭取世界級的活動舉辦,透過先期規劃才能將許多社會問題被看見及改善,再透過每次的舉辦經驗來累積我們台灣對世界展示的能量。

  • 台北的箭在哪?靶在哪?

但同樣的,在向世界展示我們的獨特之前,我們是否準備好了? 總是怪罪市場太小,國際情勢被打壓,但當我們真的有機會向全世界展示我們的城市和文化時,是否把城市既有的問題解決了,而非只是表面的虛華 。台灣先前已有 2009 年台北聽障奧運(首次於亞洲舉辦)、2009 年高雄世界運動大會的經驗,雖然風波不斷,卻也學習到舉辦國際活動的經驗。經費成本、政策延續性、都市規劃都是舉辦國際大型活動的重要課題,這些都會造成城市長遠的影響,如同俗話說:「好的規劃讓你上天堂,壞的規劃讓你住套房。」如果沒有長遠的眼光,可能會讓上述五大城市舉債的慘況發生,陷入無限驗算的深淵。規劃時,應該去思考, 如何透過這些機會在現有資源下改善城市的問題,重新設計城市的結構,並且讓城市的美和文化深度願意繼續被世界挖掘,讓我們的文化和能量被看見

(圖片來源:原文)
(圖片來源:原文

最近台北正在劇烈的改變,近來拆除忠孝橋引道讓北門有新的展示舞台、政府要開啟西門門戶計畫,因此 三井倉庫的去留問題引起討論,文化資產的價值再次引起討論,也看到了制度面的不完善 ;除此之外,變電箱美化運動、台北車站不再掛回舊有的「台北車站」四字、福祿猴花燈等都掀起了大眾對美的討論。而延宕多年的社子島開發,近期也在居民投票後選出了「生態社子島」,雖然還未定案,但這些都是城市的改變, 台北逐漸在改善全民和環境的美感,強調台灣自身的優勢 。我贊同世界設計之都執行長吳漢中的社會設計概念,設計不該只是形式上,而是對於整個城市、社會的正向改變。國際活動的舉辦應該是解決問題,而非製造更多爭端, 而我們應該記取別的國家失敗的經驗,做好長遠規劃並多和民眾溝通,尋找到改變方程式,讓城市正向改變成真

(本文、標題由 FLiPER 潮流藝文誌 授權轉載,原文連結:改變方城市 求解成真時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 原文


延伸閱讀:

從藝術史看三井倉庫》其實‧‧‧我們早就坐擁獨一無二的世界級文化景觀了,但我們也正在毀掉它

從藝術史看三井倉庫》要讓北門成為台北的凱旋門就不能沒有三井倉庫。少了它,北門的歷史文化意義徒留虛名

從藝術史看三井倉庫》藝術品的生命不在於自身,更在於它與環境的結合。搬遷三井倉庫就是在扼殺它的靈魂!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