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立亞洲、放眼世界的文化高度」全在一夕間變調⋯這是一段關於故宮南院的坎坷歷史

 安東尼•皮達克(Antoine Predock)故宮南院競圖設計提案(圖片來源:Antoine Predock Architect)
安東尼•皮達克(Antoine Predock)故宮南院競圖設計提案(圖片來源:Antoine Predock Architect
【關於南院,比漏水更值得了解的歷史】

文/ 凌宗魁

二○○○年阿扁執政,本土化的政治思潮似乎見到曙光。

在臺北故宮空間不足及南北平衡的考量下 ,出現了故宮分院的構想。

歷經政策酬庸與配合高鐵特定區等選址考量決定落腳嘉義,因大清江浙提督太子太保王得祿故居所在而得名的太保,竟也與清朝宮廷文物遙遠的扯上關係。

當時的故宮定位——試圖打造一座涵括亞洲文化、放眼世界的博物館

二○○四年透過國際競圖,美國建築師安東尼普里塔克(Antoine Predock)以玉山為主題,本土象徵意涵強烈的方案雀屏中選獲得首獎。

當時的故宮院長杜正勝致力呈現故宮與中國以外文化體系的關係,試圖打造一座定位為含括亞洲文化、放眼世界的博物館,在競圖緣起與目標中說得很明白:

「一般人對故宮的印象,總認為是典藏華夏菁華文物的殿堂,其實故宮在華夏文物之外,還有不少珍貴的亞洲文物寶藏。例如:中亞伊斯蘭玉器、藏傳佛教器物、唐卡、日本蒔繪、繪畫、抄寫本、流通於亞洲各地間的貿易瓷、亞洲各國往來文書、地理誌、輿圖。受到刻板印象的約束,故宮典藏一向被認為即是華夏文物,於是這些非華夏的文物便受到忽略,無法做多元比較。連帶地,對華夏文物的脈絡,我們也難以深入地理解,這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

「亞洲歷史文化充滿動態的交流,長期相互影響,各區域透過貨物貿易、宗教傳播、使節往還,甚至戰爭,吸納外來的元素,同時也將自身的文化特點向外傳播。」

「為呈現亞洲文化的多元性,分院的策展規劃將著重比較的觀點,呈現各區域的特色,以及跨區域的對話。例如:從瓷器貿易的流通,呈現亞洲各區域間動態的連結。另一方面,故宮典藏中最重要的華夏文物部分,也將得到更寬廣的研究與展示角度。從全亞洲的觀點關照思考,才能重新理解華夏文明與亞洲多元文化的互動。在故宮分院,將會看見一個多元的,動態的,貿易與文化網絡交織的亞洲。從古至今皆是如此。」

在這樣的競圖目標下,於太保平緩地貌上遙望玉山的意象,脫穎而出也就不難理解。評審來自各國的頂尖專業者,包括荷蘭建築協會會長、賓大建築學院院長、康乃爾建築藝術規劃學院院長,曾主導中庭改建計畫的大英博物館前館長等。

出類拔萃的美國建築師,重視此案到還特地把事務所搬來台北

對於首獎團隊的方案皆讚譽有加,認為具體呈現了臺灣主體精神與意涵,普里塔克也很看重這個案子,把事務所搬來臺北,聽說當時不時會看到建築師騎著小折穿梭在城市裡的公部門間跑流程。

爾後因為整地和氣候等各種工程難以克服的因素,到了又一次的政黨輪替南院主體工程還沒開始蓋,馬政府執政時故宮館長周功鑫改弦更張,微調前朝目標。

在《國立故宮博物院九十七年年報》中強調故宮是以華夏文化單一體系為展示主軸的立場:「二○○八年是國立故宮博物院成立的第八十四年。它是世界重要文化與知識的寶庫,也是傳遞華夏藝術之美的殿堂」,並開始積極進行與北京正版故宮的各項交流,以及將封存的孫文銅像再次呈現。

然而因為政黨輪替,讓故宮政策轉了向

在野島剛《兩個故宮的離合--歷史翻弄下兩岸故宮的命運》一書,對周功鑫的專訪亦可見改朝換代的文化意涵詮釋鬥爭,明顯是一個去臺灣主體化的國家工程。

「他們(前朝)的做法會把故宮本來的特色打散。博物館的經營不能太博,中華文化才是故宮的特色。杜先生本來的想法不是多元化,而是去中國化。方向不對,表示他對博物館的認識和專業性不夠。因為故宮本來就是以宮中收藏為主,不可能再去結合其他亞洲的文物」。對南院的看法卻又是「臺北故宮的文物不會搬過去,但是可以協助。」

就像是呼應這樣的政策轉向,已與臺灣合作多年、但做了好幾年連設計費也沒拿到,甚至已經完成細部設計的原競圖首獎普里塔克方案,突然間問題百出。
一會兒是發現本案不符合生態趨勢潮流下的綠建築指標、一會兒是大地工程是否屬於建築師事務所業務範圍責任不清、一會兒是在原物料上漲、變更設計等因素追加近三十億元的造價預算不被核准。

在各種條件不利的情形下,普里塔克的公司決定放棄設計權退出本案。

首獎的美國設計師退出後,遞補獲得設計權的不是二獎、而是三獎建築師事務所

微妙的是當初的競圖首獎普里塔克退出後,新建築師卻不是由獲得二獎——曾設計柏林猶太紀念館、曼徹斯特帝國戰爭博物館北館的丹尼爾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事務所遞補,而是由當初競圖獲得三獎的大元建築師事務所,以參加公共工程投標評選的方式取得設計權。

故宮並表示有信心「光靠國內的建築團隊就可以做得比老外好」,更有趣的是,大元也不是採用二○○四年獲選三獎的方案。

採用方案不是三獎方案,而是改成 2008 年的佳作作品

而是以二○○八年參加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競圖的佳作作品,縮小規模後成為南院的現況。
之前的國際競圖辦辛酸的就是了,新的南院建築好壞不在本文評論範圍。
但可以明顯的觀察到原本以臺灣為主體的設計意涵消失了,成為現況如故宮官網所述——「為『龍』、『象』、『馬』文化象徵的隱喻」。

或如大元官網所述——「藉由代表中國書法中濃墨、飛白、渲染三種筆法,在嘉南平原中一片綠色的蔗田與稻田中,顯現出墨黑色行雲流水般的流動造型」。
本案可說是當年漢寶德先生,把從抽象概念發想設計的建築教育理念帶到東海建築的開花結果了。

陳腐的剪綵文化,讓故宮南院的落漆品質為中華民國歷史做註腳

現況的慘不忍睹其實不能咎責建築師與營造廠,而是陳腐的剪綵文化陋習使然。
但馬政府趕在卸任前草率剪綵開幕倒也好,這般落漆的品質正好做為中華民國在臺灣的歷史註腳。
也反映臺灣在中華民國治下一直都是一個人治的前現代化區域。

以中華文化為主題的南院,若是在小英手上剪綵應該也是很尷尬的。
(同理,當初郝龍斌的大巨蛋要是孵快點,柯文哲也會省去很多麻煩)
未來或許要從名稱到館藏都重新定位,才有脫胎換骨的機會。

(本文為 凌宗魁 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國民黨不想宣傳、但網友會宣傳的三個歷史事件

台灣當年為何退出聯合國?這是歷史課本不會教的真相

這是具有歷史定位的書封:《笨蛋這麼多是有理由的》

【台灣的地圖會說話】從消失四十年的國家公園開始說起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