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繼承者們秘辛】王永慶揮淚斬太子後,大阿哥王文淵如何成為台塑集團新共主?

 王文淵成為台塑集團的準接班人(圖片來源:鉅亨網)
王文淵成為台塑集團的準接班人(圖片來源:鉅亨網

文 / 姚惠珍

誠如某位在集團數十年的專業經理人所言:「台塑集團就像清朝的宮廷。宮廷的事情,說變就變,沒有定數。」

四位繼承者、兩大創辦家族

一掌控金脈,一手握事業體領導大權

王文淵勤儉樸實,王文潮熱心直爽

王瑞華冷而內斂,王瑞瑜暖如太陽

未來是相互扶持或相敬如冰?

台塑真能永不分家,邁向百年企業之殿堂嗎?

「像你們這樣的富豪,心裡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這個問題,我問過王文淵。

二○一三年七月二十六日,法務部為感謝台塑集團多年來捐助六千多萬元響應「彩虹計畫」,讓矯正機關中的愛滋病收容人及毒癮收容人得以接受技能訓練,讓特殊收容人能重返職場、降低再犯率,特別由法務部長曾勇夫表揚台塑集團,王文淵代表受贈。

當天下午兩點多,在雲林監獄返回嘉義高鐵站的高速公路上,連我在內不到九個人的保母車裡,聽著擁有數百億身價的王文淵,說著此刻他人生最想做的事情:「我希望有兩到三天的時間,什麼都不要想,就是好好休息。住在山上或是哪裡都可以,什麼都不要想,如果可以釣釣魚的話,更好。」 再多的財富,對王文淵來說,仍尋不得片刻的喘息空間。

「總裁釣魚呀?現在台北還釣嗎?」一同行記者問道。

「以前在匹茲堡有釣,回台灣就沒有再釣魚,也沒什麼朋友在釣魚。」

「總裁會打麻將消遣嗎?」

「大學時候會打,畢業後就沒打過。」

「為什麼?」

「大學打是消遣好玩,工作了,就不好再打了。」

散漫地閒聊著,在這一小時的車程中,保母車像是飛行器般,帶領我們穿梭時空,回到了四十多年前,見到學生時期的王文淵。 在匹茲堡念研究所的王文淵,假日會去釣魚,到傍晚三、四點就回家,把釣來的魚料理給同學吃,晚上就一夥人窩在一起打牌。這時的王文淵開著一輛車底破了小洞的二手車,身上沒有太多錢,弟弟王文潮來美國也只是請他吃一頓肯德基。就像一般的年輕人,腦中也沒有太多煩惱。

畢業後,王文淵遵照伯父王永慶、父親王永在的指示、安排,在美國匹茲堡、波多黎各及紐澤西州等地的台塑美國歷練,開啟了接班培訓之路。於公於私,王永慶都是大家長,凡事總都是王永慶說了算。

當台塑美國總部仍設在雙子星大樓時,王永慶在中央公園、鄰近市長官邸附近相中了一間酒店式管理的豪華公寓,要王文淵買來住;一來上班方便、二來環境也安全。 雖然王文淵認為一個月八百美元的管理費用太昂貴、有些卻步,但最後還是買了,「因為不買會被罵」,出錢的還是王永慶。

很難想像,身為台塑王家二代,王文淵還會在意每個月八百美元的管理費?對王文淵而言,關鍵不在金額高低,而在於合不合理;花一塊錢能解決的事,不該花兩塊錢。某晚報曾推出回收寶特瓶換晚報的活動,王文淵還真的回收寶特瓶去換晚報,儘管省下的只是區區十五元 就如同他的座車原本是 BMW,後來他發現 Lexus 更省油,保養費也沒有 BMW 那麼昂貴,因此幾年前就把車換成了 Lexus。賣油的石化大亨,為了省油把座車從 BMW 換成 Lexus,聽起來很違和,但這就是王文淵。 

wang
王永慶─台塑集團創辦人,被譽為臺灣的「經營之神」與「台灣的松下幸之助」圖片來源: Wikipedia
  • 總裁人選角力 王永慶最終讓王永在作主

二○○六年六月五日台塑股東會結束後,台塑發布新聞稿宣布台塑集團世代輪替。「最高行政中心七人小組」成了台塑集團最高決策單位;而所有權方面,王永慶則參考洛克斐勒家族的模式

洛克斐勒家族的交棒模式是採取「經營權與所有權分離制」。創立標準石油的洛克斐勒家族第一代約翰. 戴維森.洛克斐勒在一八九七年六十歲時交棒,未將家族事業的「經營權」交棒給獨子,而是「傳賢不傳子」欽點老臣阿奇博爾德接下權杖。所有權方面,則是將名下持股信託,信託基金如何運作必須經過全體家族委員會的同意,避免原本股權因世世代代繼承而瓜分、稀釋,奠定「經營權、所有權分離」的制度。 迄今,洛克斐勒家族已傳承至第六代,成為美國知名的百年企業。

從二○○一年王永慶宣布將成立行政中心,到二○○六年六月交棒給以總裁王文淵為首的最高行政中心,整整五年時間,王永慶一方面著手在海外成立五大信託,將自己與弟弟王永在間接持有的台塑集團股權信託;另一方面,深受行政中心總裁人選所苦。

在王永慶的原始規劃中, 行政中心小組成員是由台塑、南亞、台化、台塑化以及總管理處總經理等五大事業體的領導人出任,全由專業經理人掌舵,王家二代成員不在行政中心內,而是另外籌組家族委員會。 行政中心成員定期向家族委員會報告公司重大議案,並溝通決策; 行政中心的五名成員位階權力都相同,總裁則由五位專業經理人輪流擔任,不適任即可汰換。

然而,對於阿兄的想法,王永在無法全盤接受。王永在認為「經營權跟所有權分離制」是未來努力的方向,但就現階段來說,整個六輕的興建過程,長子王文淵及次子王文潮皆全程參與,他們兩人雖是王家二代,但也是參與公司運作十幾、二十年的專業經理人,應該要 「給他們公平的機會」

後來,王永慶不排斥「老臣與二代分權共治」的階段性接班模式,但認為應該由專業經理人出任總裁執掌兵符,才能建立制度,落實「經營權與所有權分離」。 王永慶甚至私下曾徵詢數人接掌兵符的意願,但大家擔憂在兩位大老闆沒有取得共識的情況下,接下權杖恐將挑起兩家族紛爭而紛紛婉拒。最終,王永慶妥協了—同意由王永在欽點長子王文淵為王家二代掌門人。

二○○六年六月五日台塑董事會後,台塑集團行政中心七人小組成員一字排開,首度對外亮相 。一國之君王永慶退下舞台,大阿哥王文淵成了新共主,王瑞華、王文潮、王瑞瑜等王家二代成員,與三位老臣李志村、吳欽仁、楊兆麟分權共治,七名接棒的繼承者們宣告,台塑王朝進入集體決策的新時代。

the heir book cover

(本文為《時報出版 》授權刊載,作者: 姚惠珍 ;欲閱全文請見姚惠珍新作《繼承者們:台塑接班十年祕辛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台塑繼承者們秘辛】「你還不是一樣三妻四妾」怒嗆王永慶,王文洋一句話失去台塑接班位置

上一代台灣企業家的風骨:王永慶為何讓弟弟作主接班大事?

你以為她心狠手辣,她其實賢妻良母而已 — 台塑三娘李寶珠

鎂光燈下的王永慶、不需要出名的王永在 — R.I.P. 台塑一個時代的結束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