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大戰阿伯!資深綠黨黨員八年來堅持自己的路

自去年九合一選舉以來,第三勢力參選話題變得十分沸騰。但其實第三勢力中,台灣綠黨早在許久前就已默默努力。本次在新莊區的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參選人賈伯楷,可以說是相當資深的綠黨黨員。早在 2007 年年底就入黨的賈伯楷,曾經幫忙綠黨在 2010 年、2012 年立委選舉與 2014 年市議員選舉中,輔選過三次。如今,在第三勢力挑戰民進黨艱困選區的同時,賈伯楷對上的卻是民進黨候選人吳秉叡。對於藍綠之外的政治選項,賈柏楷很早就有自己的決定。
ja

綠黨賈伯楷對上民進黨吳秉叡,新莊人會選擇誰?  (圖片來源:作者自繪)

  • 自幼就對政治產生嚮往

父母對於政治議題相當熱衷,賈伯楷從小與爸媽走跳不同競選場合,他曾看到陳水扁在台北市場競選期間的輝煌歲月,也比同齡朋友更深刻感受到政黨輪替是台灣重要的民主時刻。從小就對於參與公共議題不排斥的他,受到家中政治氣氛的感染,對於政治人物可以如何替民眾解決問題,賈伯楷自幼就有非常高的期待。

2005 年,就讀輔仁大學期間,賈伯楷加入輔大校園內關心公共議題的社團─輔仁大學黑水溝社。作為一個有學生運動歷史的社團,賈伯楷接觸到許多公共議題,並在持續的閱讀與對公共議題的參與中,看到了左派的理想與多元民主的想像。懷抱著心中的烏托邦,隨著自己越來越投入於各個公共議題之中,賈伯楷卻逐漸發現台灣的民主有許多不足之處。

賈柏楷與自救會夥伴共赴城鄉局,但得不到回應。(圖片來源:賈伯楷粉絲頁)

  • 尸位素餐的立法委員與手無寸鐵的人民

在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實習期間,他發現許多立法委員並未善盡職責,經常在院會缺席。不在自己的委員會裡審核預算法案,進行政策研究,卻常常動不動到政論節目上高談闊論。

在輔仁大學期間,賈伯楷也密切關注鄰近的樂生療養院的拆遷議題。賈伯楷說道,作為漢生病療養機構的樂生療養院,因為新莊要蓋捷運站的關係,原本久住在當地的爺爺奶奶要被迫搬遷到其他地方。樂生療養院是台灣重要的文化古蹟,爺爺奶奶們經歷著台灣醫療發展的重要故事。

過去的歷史文化沒有被好好善待,賈伯楷看著樂生的爺爺奶奶上街陳情,官員總是冷冷地說沒有辦法,實際上想要解決問題的人少之又少,這樣的落差讓他非常難過。新莊從未有完善規劃,樂生療養院並非個案,賈伯楷在新莊老街都更的案件中,又再次體驗到人民的力量何其微薄。再多次政黨輪替,也沒有一位負責的政治人物願意出面協助。

  • 與第三勢力的初次見面

就在這個時候,他在一場第三勢力的講座上認識了綠黨。「當時的第三勢力參政聲浪沒有現在這麼沸騰,」賈伯楷回憶道,「但是綠黨的精神讓我非常感動」。2010 年初的市議員選舉,他擔任綠黨參選人宋佳倫的志工,在街上幫忙發傳單。對於選舉越來越投入的賈伯楷,也在 2012 年與 2014 年幫忙代表綠黨參選淡水區立法委員與市議員的王鍾銘。

輔選過程中,他看見小黨要生存,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拮据的預算與短缺的人力,使得一般的宣傳方法完全無用。沒有經費的競選團隊,更是需要透過和在地連結,紮紮實實地經營當地的公共議題,與淡水當地的「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合作,發起抗爭。作為綠黨參選人,王鍾銘致力呼籲政府與財團不要透過濫徵農田以及不當炒房,造成民眾生活的負擔。經過一次次的輔選,賈伯楷更堅定地認為,和在地的合作,與人民站在一起,就是政治人物必須達成的目標。

圖片來源:賈伯楷粉絲頁

  • 成為自己想要看見的改變

從 2008 年輔選至今,賈伯楷這次終於自己成了參選人。

讓他下定決心的是當地的 塭仔圳 自救會。新莊區與泰山區因為市地重劃,要將塭仔圳的居民迫遷。然而這樣的計畫案並未真的給當地居民帶來好處。市地重劃後,新建的房子並不是原住戶可以買得起的價格。過去的樂生療養院保留運動、新莊老街都更,都已經帶給大家太多次的幻想破滅,政府表面上繪製一個夢想的藍圖給民眾,卻在計畫執行後才發現這只是用來炒作土地與房價的手法。

在新莊居住九年的賈伯楷,對於新莊如何提升經濟有自己的想法。將選舉視為與在地溝通連結的他,透過這次選舉,舉辦多次參與式的工作坊,希望可以讓新莊區的居民一起討論城市規劃。 對於賈伯楷而言,新莊不應該是「財團的新莊」,而是「新莊人的新莊」。過去的經歷,讓賈伯楷更加堅定地希望自己能夠做一個讓當地有好的發展,願意給居民承諾的立委。

 

欽佩於賈伯楷的理想,塭仔圳自救會的居民將自己的漫畫店,提供給賈伯楷作為競選總部。走進競選總部,可以看見一張又一張的都市規劃圖掛在牆上,上面則是居民討論的筆記與便利貼。在地媽媽們也常常會帶自己做的點心慰勞競選團隊,大家一起在總部開會,討論對於新莊未來的想法。如同賈柏楷的競選標語,「爛政治停下來,慢政治一起來」, 他所追求的不是傳統政治強硬圈地出售,炒房炒地作為發展的經濟形態,而是能讓所有人都能一起構思、溝通、分享的新政治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