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選不上還執意參選的候選人,在打什麼政治算盤?

2015-11-23_112803

文/ 全面真軍

2016 年總統與立委選舉剩下不到 60 日,各方陣營與候選人大致底定。相較過去的選舉,眾多高舉第三勢力的候選人,是這次選舉最大的特色之一,不只是時代力量、社民黨、民國黨等,就連經歷過風風雨雨的親民黨,也說自己是第三勢力。

不過,傳統的藍綠兩大勢力對抗的局勢,仍是這次選舉的主軸,只要國民黨與民進黨都有推出人選,都能有不少的得票數,若第三勢力同時與國、民兩黨對抗,大概都占不了便宜,過去的棄保效應總在選前幾天才發酵,不過這次卻在登記前就由眾多候選人自行發起。 除了這些主動棄保的候選人外,還有其他一看就知道不可能當選,但是依然打死不退,到底這些候選人為何執意要選呢?

第一個原因就是有錢賺,賺錢的方法有很多種,選舉結餘款一票有 30 元,拿個七八萬票落選的立委候選人,就可以拿到 200 多萬,特別是在原任立委很強勢的地方,如果只有一人來挑戰,登記完就可以回家睡覺,完全不用選舉活動,選完就可以拿個 200 萬。但是這招在明年的選舉比較不管用了,第三勢力的傾巢而出,就算要當砲灰也要搶破頭。

另一種賺錢的方法,俗稱搓圓仔,2014 年縣市長選舉時,某縣市某黨內初選競爭激烈,傳聞就有人出價 5000 萬元勸退另外一個強力候選人,最後成功代表該黨出馬。至於今年總統大選的柱柱姐,絕對不是搓圓仔退選,特偵組也快速的還給國民黨與朱立倫等人清白,朱立倫絕對是為了台灣與國民黨好,才會做出此萬不得已的決定。

2693598

另外,如果政黨有強力奧援,即使在艱困選區代表黨出馬,也有利可圖,畢竟黨會補助競選經費,競選過程中也會有政治獻金,最後還可以拿到選舉結餘款。如果手腳再不乾淨一點,把競選經費跟政治獻金動點手腳,還是可以分給身邊的人,最後也可能回到自己手上。選個縣市長要有數千萬元的收入,並非難事。

第二個原因是為了經營選區與個人知名度。以經營選區為例,近來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鄭文燦與劉櫂豪,鄭文燦在 2009 年桃園縣長吞敗、2012 年立委吞敗、2014 年則是爆冷贏得桃園市長;劉櫂豪更是一路從 2005 年、2006 年、2009 年三連敗,2012 年因國民黨分裂而勝選,2014 年仍是兵敗台東縣長選舉。

為了經營艱困選區,派出學識優良的青年代表,屢敗屢戰的尋求選民認同,才能在現在累積一定實力。從選民的角度出發,如果政黨長期放棄該選區,每次都派出評價不佳的人選,就會讓該選區更加艱難。

2515208996_cf72579e3c

其他以個人身分或小黨推薦參選的候選人,可能就沒有這麼多資源可以深蹲,大概只能夠在立委選舉中爭取曝光,然後在下屆議員選舉中,集中爭取特定選民支持勝出;或者在立委選舉中如果有好的表現,或許被延攬進入地方政府或中央政府任職栽培,也在所多見。此時候選人在意的,就是自己能夠多多曝光,或是輸得好看一點,未來就更有籌碼。

第三個原因則是政治鬥爭,包括選舉時的鬥爭與選後的鬥爭。最典型的就是黨內初選敗選後的執意參選,除了認為自己有可能當選外,也可能只是為了討搓圓仔,也有可能是為了不讓某人當選的度濫參選,2012 年的立委選舉與 2014 年的縣市長選舉都有先例。

某黨久攻不下的民主聖地,則有另一種政治鬥爭,由地方黨部長期掌握地區選舉的候選人人選,就算縣市長與立委選舉選不贏,也不能夠放任黨中央空降學識優秀的青年參選, 一旦這個地區開始有了相對較佳的候選人,開始有了競爭,那麼地方黨部的勢力就不會再被壟斷,議員選舉就不再是那些人參選,自然要持續推出一定會敗選的縣市長與立委候選人了 。只是這種政治鬥爭的形式,似乎也在這次的首善之都出現了。

選後的政治鬥爭與勢力重組,也可能是執意參選的原因,就像許多人認為宋楚瑜的必然敗選,只是為了爭取自己選後成為泛藍共主的機會,以及影響立法委員的選舉。

最後,當然還是有藉由參選來推廣個人理念的候選人,只是這類候選人大概不會去考慮要整合讓某人當選,只在意自己的理念有無傳播,往往是枯燥而無趣的候選人,很難得到媒體與民眾的關愛眼光,也沒有太多資源跟機會可以多次參選,只是民主巨流下的一顆流星,眨眼即逝。

傳統的國民兩黨,資源與經驗相對豐富,幕僚跟智庫也多,通常不會做出失誤的決定,外人看來愚蠢,往往另有顧慮。也許找了一個很爛的副手,只是為了出來吸砲火罷了,反正本來就不會當選。至於其他新興的小黨與第三勢力,就算有許多崛起的超新星,還是看到不少走壞的棋局,在選與不選之間,就讓不少天神墮入凡塵。

說來諷刺的是,標榜新政治的第三勢力,明明一直唾棄國民黨與民進黨,卻屢屢尋求整合,時代力量跟社民黨向民進黨喊聲,連宋楚瑜也向國民黨喊聲;抨擊朝野協商,卻自己先行協商整合;學運時批評政治人物穿著背心到場收割,現在則是到哪裡都穿著背心,這些人不知道是沒骨氣還是精神錯亂。

另外還有幽默的任務型立委參選人,似乎很害怕選民投給自己,一出馬就自封為任務型參選人,大方的承認公然打徦球的行為;更幽默的是這種任務型參選人,卻讓其他砲灰大跳腳,儼然是害怕自己選輸打假球的人,算是這次無聊選舉中少數的樂趣。

參選與否是個人自由,如果理念相近尋求整合,有助於勝選當然是好事。但現在看來,其實各候選人間好像也沒有絕對突出的個人理念與特質,強求整合,似乎都只是在鞏固只有自己可以參選的地位罷了,讓人看起來就是政治分贓。第三勢力的超新星們就是有這些超凡的特質,永遠嫌棄政治骯髒,指責過去的鄭智仁務都是真小人,但自己卻不斷的做著跟舊政治差不多的事情,活脫是個為君子。

如果真的有心投入政治,真的可以做長遠的經營與準備,勇敢的踏進這個骯髒的政治圈迎接敗選。至於那些自命清高滿口理想的政治語言,看不起菜市場拜票,或是找人做便當卻不屑支持的小把戲,還是省省吧。

(本文由 全面真軍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 蘋果日報


延伸閱讀:

選舉的最大價值不是輸贏,而是激發更多人關心政治——專訪時代力量洪慈庸

選前倒數,朱立倫和蔡英文端出了什麼政見牛肉?

朱立倫的犧牲短打,目的正是要國民黨打出大逆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