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無法送達的遺書,道出白色恐怖中失落的真相

11056614_808246449296041_2941796016776597491_o

文/ 台灣回憶探險團

相信大家都讀過在對岸革命喪生的林覺民「與妻訣別書」,前幾天分享了黃溫恭被國民黨處決前留給愛妻的遺書,和林覺民大義凜然國家民族至上的文字不同。

黃溫恭的遺書很樸實的表達自己無法繼續共渡一生的遺憾與抱歉,希望妻子改嫁追尋幸福,希望自己的遺體能捐給醫院研究產生些貢獻,以及對愛妻無盡的愛與思念。 更重要的是,這是真真實實發生在臺灣的人與故事。

小編讀完這封信,眼淚止不住,許多網友來訊認為應推廣成為臺灣版「與妻訣別書」,你是否也這樣認為呢?

黃溫恭的故事 二戰後路竹的第一位牙醫師黃溫恭,因加入匪黨案被捕後判 15 年徒刑,遭蔣介石大筆一揮改為死刑。

他在被處決前留下數封感人的遺書給妻子、兒子、兩個女兒和小姨,留給愛妻的信這樣寫著:

留給心愛的清蓮 1953.5.19 夜

永別的時到了。

我鎮壓著如亂麻的心窩兒,不勝筆舌之心情來綴這份遺書。過去的信皆是遺書。

要講的事情已經都告訴過妳了。臨今並沒有什麼事可寫而事實上也很難表現這心情。我的這心情妳大概不能想像吧…… 無奈只抱著你的幻影,我孤孤單單的赴死而去了。

我要留兩三點,奉達給最親愛的妳,來表現我的誠意。

蓮!我是如何熱愛著妳阿……這是妳所知道的。踏碎了妳的青春而不能報答,先去此世……唉!我辜負妳太甚了!比例著愛情的深切 感覺得慚愧……

蓮!我臨於此時懇懇切切地希望妳好好的再婚。希望妳把握著好對手及機會,勇敢地再婚吧! 萬一不幸,沒有碰到好對手,好機會,亦為環境等而不能再婚的時候,妳也不必過著硬心、寂寞的灰色的生活。我是切切祈禱著妳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總而言之,妳需要邁進著妳自己相信最幸福的道路才好。

我的死屍不可來領。我希望寄附台大醫學院或醫事人員訓練機關。我學生時代實習屍體解剖學得不少的醫學知識。此屍如能被學生們解剖而能增進他們的醫學知識, 貢獻他們,再也沒有比這有意義的了。以前送回去的兩顆牙齒,可以說就是我的死屍了。

遺品也不必來領。沒有什麼貴重值錢的,予定全部送給難友們。謝謝妳的很多小包、錢、及信。

對不起。

嗚呼! 最後的時間到了,緊緊地抱擁著妳的幻影我瞑目而去…… 再給我吻一回! 喊一聲!清蓮!

黃溫恭

但黃溫恭的愛妻終其一生沒有看到這封信,也沒有改嫁。年華老去後,罹患阿茲海默症無法認得親人,只記得要隨身帶身分證,不然會被警察抓走。

黃溫恭的外孫女,前幾年在機緣巧合及自力救濟之下,才輾轉發現了被中國國民黨政權非法扣留了將近 60 年的外公遺書。 常聽到有人懷念「戒嚴時期」,或認為「白色恐怖」也沒什麼,也許有這樣想法的人,該把這個故事完整的看完。《無法送達的遺書:記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 》記錄了好幾個像這樣的故事,誠心推薦每一個臺灣人都該閱讀。

(本文由 台灣回憶探險團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原文標題: 臺灣版與妻訣別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