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價時尚的殘酷真相:我們以為的便宜,是建立在「壓榨」紡織工人之上

文/季菁

女兒之前曾在日本平價連鎖服飾店工作,當時我就覺得納悶,為何物價都在漲,卻能生產出這麼多的服飾?後來又看到歐洲的 ZAHA、H&M 等平價服飾一間又一間的開,服飾真的那麼好賺嗎?

今天剛好在 YOUTUBE 上看到德國電視台報導的紀錄片「牛仔褲的代價」,才懂得為何一件衣服能夠那麼便宜。

首先,如果在德國商場賣的一件 9.99 歐元的牛仔褲,他們會向工資便宜工作環境惡劣的中國、印度、孟加拉等下單。但是德國供應商不會直接跟工廠接觸,他們眼不見為淨,透過中間商和工廠談。即使原料價格愈來愈貴,但他們依然將價格壓到最低,也只肯給一件 3 點多歐元的錢,不怕你不接受,你不賣還有別人會賣。德國的供應商只要求符合規格和準時出貨就好,一點也不會想去了解工廠狀況。這就是國際冷血分工冷漠的真象。

工廠的老闆只能盡量壓低工錢,讓工人一天從早上 8 點做到晚上 11 點,讓他們睡在擁擠的宿舍。老闆也沒有餘錢改善工廠的設備、環境,沒有錢保養機器,更何況工人的健康!

記者來到工廠,發現環境極糟糕。工人暴露在噪音之下,很可能再過幾年就耳聾。另外工廠也沒給工人什麼防護裝備,他們的皮膚被染料所染,鼻子吸著噴沙的粒子或是棉絮,工廠悶熱不堪。有的工人在染區已經罹患疾病,就被派到洗滌區,要把褲子上的化學原料洗到符合規格。但是大量使用的水又將化學原料排到附近的河川。

有位罹病的工人其實才 40 歲,但外表看起來卻像 60 歲。這些工人並不喜歡這樣的環境,所賺的錢也隨著物價高漲,根本也不太夠他們寄回家鄉,但他們卻說,除此之外也不知要做什麼了,反正做久了也就像機械一樣了。資方有選擇,勞方沒得選,這樣的自由市場,對「自由」是何其大的嘲諷!1793 年 11 月 8 日(法國大革命時期)羅蘭夫人走上斷頭台的臨終之語:「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O Liberté, que de crimes on commet en ton nom!)」

工廠附近的農民更可憐,農地賣掉給蓋工廠,卻沒拿到補償金。而農地因為污染,再也種不出什麼東西。而他們還要繼續呼吸工廠排出的惡臭,和喝被汙染的水。

記者有訪問德國的服飾公司高層,問他們沒有想有更進一步的作為來改善工人的環境嗎?他們說,中國自己的標準就是如此,他們也都有符合規定。甚至還說,如果中國的工資變貴了,那他們只好把訂單轉到更便宜的非洲。

以機器代替手工勞動的所謂工業革命,已經 250 年,勞工的命運沒什麼改變,物美價廉的背後,依然是奴隸式的勞工。不給別人生存的尊嚴,我們不算是同時貶損自己的尊嚴嗎?當別人生存的選擇只剩窮途末路,我們還能剩下多少人性?如果想到我們消費的舒適便利,是來自沒有人權的奴工國家,我們的消費能心安嗎?

看來中國富有起來,靠的是這些工人的拼命和犧牲健康,可是真正得利者早就遠走高飛了。

(本文由合作媒體 三際信息站 授權刊載,原文標題: 勞工沒人權的代價 ,圖片來源:Asian Development Bank,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時尚達人體驗紡織工人生活:這是從天堂掉到地獄的真人秀

出了名的血汗成衣工廠 H&M,到底台灣人在排什麼?

奴工拚搏出的時尚

紀錄片《牛仔褲的代價》的敘事分析(龔淩春子)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