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台灣真的很難 移民惡法逼走國際人才

b1

撰文 / 今周刊整理

德國接納難民話題在國際延燒,不僅是歷史因素,更認為移民可以彌補人口老化帶來的各階層勞動缺工問題。但在台灣,我們不只有人才危機,更是全世界老年化最嚴重的國家之一。2025 年,台灣超過六十五歲的老人占總人口的比率就會達到二○%,進入超高齡國家。另外,我們也是全球少子化最嚴重的地方。

台灣面對缺人才、人口老化與少子化三重壓力下,我們仍無完整的移民政策,讓想留在台灣的外國人寸步難行;在這裡,他們屈膝躬身,只求一個能稱作「家」的地方。移民台灣,真的好難!

  • 外國人四面楚歌!最美的風景,最醜惡的法令

去年四月,一篇「在台灣工作─別帶家庭來」( Work in Taiwan|Don’t Bring Family) 的英文部落格文章,在台灣外國人社群裡引發共鳴。文章大義很簡單:如果你是單身的專業人才,台灣很適合工作個幾年、吸收亞洲經驗;但是「如果你是想帶著老婆和小孩來台灣,你最好重新考慮。」

撰文的詹森爸爸 (Ralph Jensen) 從 1998 年起從德國來台當軟體工程師,但他放棄工作的老婆、德國與台灣出生的各兩個孩子都面臨工作跟居留問題。「台灣真的在砸自己的腳!」詹森爸爸對《今周刊》憤怒地說:「台灣需要我的專業,讓我拿到永久居留權,但是我的家人卻限制重重。」在台灣,居留人士仍像是次等公民。

另外像是原受雇《國家地理雜誌》的在台知名攝影師陶比 (Tobie Openshaw) 因為愛上台灣後定居,他的兒子歐陽瑞 (Conrad Openshaw) 卻在 20 歲後依照《入出國及移民法》「依親居留」的規定,不能再跟著爸爸留在台灣;除非他們在台灣工作或念書,但對患有智能障礙的歐陽瑞來說是不可能的。 因此,陶比唯一的選擇,就是每三個月在簽證到期前,飛到香港辦事處重新簽一次最長九十天、不得延期的停留簽證。持續四年,超過二十趟,「只為了蓋一個章」

博仲法律事務所律師陳慧玲說:「一個人想要在台灣居留,工作常常是重要的關卡。勞動部的思惟是要保障台灣人就業,如果在《就業服務法》這塊沒辦法開放,一定會影響到後續居留的問題,他可能就會選擇離開。」

高階人才已是如此,其他階層人士更難生存。像是根據內政部人口資料庫的統計,台灣在 2014 年登記結婚的女性約十五萬人,其中非本國籍者就高達約一萬五千人,意即每十對新人就有一對可能生下新台灣之子。然而,在台灣的移民法規層層捆綁之下,這些外籍媽媽要順利和孩子一起在台灣生活,其實沒那麼容易。除了異文化家庭的齟齬,生活中可能的意外如離婚、喪偶,都可能讓這些外籍媽媽在台灣的居留發生問題,必須離開自己的骨肉,讓這些台灣的孩子必須面對沒有媽媽的童年。

  • 沒有政策!移民法令處處「卡卡」把外國人當賊防

面對人才流出及人口老化問題,亞洲許多對移民相對保守的國家,例如日本、韓國,近年都開始逐步開放移民法令,只有台灣,仍然沒有完整的移民政策。內政部一三年的《人口政策白皮書》中,雖然提及移民政策,但在近兩百頁裡,只有短短十四頁,關鍵字如下:「掌握」、「管理」、「防制」

台大財金系教授、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說:「台灣的制度,就是對國際人才很不友善。」。他認為:「現在創造經濟成長,不能再靠資本了,而是要尋求創新。對台灣當下最好的方式,就是引進國際人才。」

比起過去二十年,政府「引進國際人才」雖然正在緩步放寬法令,陸續推出「創業家簽證」、「創新拔粹方案」等,但台灣的移民法令,散見在《國籍法》、《外國人從事就業服務法》、《入出國及移民法》,以及無數的辦法、施行細則、釋函裡,各有不同的主管機關。多法共治的情況,經常造成一邊歡迎外國人,另一邊卻不斷扯後腿,缺乏完整的政策配套。台灣拿著這套恐怖的移民法令,一面死命地對國際專業人才招手,另一面卻拆散別人家庭,到底有誰敢來?

別忘了,台灣正面對著嚴重的少子化、高齡化問題,未來將讓台灣陷入更大的困局,台灣在移民政策上如何讓自己更有競爭力,刻不容緩。我們如何納入普世價值、和世界接軌,更是全民得思考的課題。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

這個口是心非的島嶼  

2025 世界包容之都 

難民危機誰之過 強權經濟戰 惡火燒歐洲

8 大「路障」卡死自己 錢和人統統進不來

那些法國媽媽教我的事

977_300

(本文為合作媒體《今周刊 》授權刊載,原文刊於: 今周刊 977 期 — 愛歹丸好難 移民惡法逼走國際人才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