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可坐擁 10 億美金,卻不想創業的怪人

Posted on
(圖片來源:The Verve Academy )
(圖片來源:The Verve Academy )

文/創業基金會

這個不起眼的小夥子叫薩爾曼·可汗(Salman Khan),今年 39 歲。他顛覆了美國教育,成為了數學教父,讓數學老師不再講課,比爾蓋茲都捧著他。他成功登上了《福布斯》雜誌封面,但是他卻拒絕了 10 億美元!

對,你沒聽錯,他拒絕了 10 億美元!

這傢伙是魯蛇出身,家裡很窮,是孟加拉國到美國的移民。但他卻是個天才,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四年讀完了數學計算機科學,拿了兩個本科學位(編按:大學學位),後來還拿了哈佛大學的碩士學位。

1

無意中成為數學教父

薩爾曼·可汗有個小侄女叫納迪亞,2004 年她在新奧爾良上七年級,數學成績一直不好,要求可汗給她輔導。對於當時 28 歲的可汗來說,數學是他的強項,他在麻省理工學院的專業之一就是數學。

可汗和納迪亞不在同一個城市,可汗通過互聯網教納迪亞學數學,講得生動有趣,概念清晰,納迪亞的數學成績提高神速。

很快,他的朋友就知道了,也讓可汗給孩子輔導數學。經過可汗輔導的孩子,數學成績都直線上升。

可汗想,這樣輔導效率太低,不如做成影片,放到互聯網上,讓大家免費觀看。結果回到家他就躲進衣帽間里,把自己關起來,拿錄影頭開始錄制影片。

他的影片非常生動,能在十分鐘內把一個數學概念講完,在互聯網上引起了很大的關注。結果一發不可收拾,他把自己關在衣帽間錄制了一年的影片,從小學數學,到高中的微積分,再到大學的高等數學,統統講了個遍,共計 4800 個影片。

這些影片在互聯網上獲得了極大的成功,點擊率接近 5 億,共有 4800 萬人觀看。

在美國,有 2 萬多所學校,上數學課時老師已經不再講課,讓學生觀看可汗的影片,老師只負責答疑。

就這樣, 他一個人憑借一根網線顛覆了美國的傳統教育,掀起了一場革命,他已然成為數學教父。

可汗還是一名計算機極客(編按:電腦怪客),他寫了數據挖掘程序,搭建了網站,叫汗學院。他把影片放到他的免費網站上,讓孩子們像打遊戲一樣學習數學。

汗學院的月訪問量達到了 500 萬人次!相比之下,麻省理工學院的開放式課程網站,月均訪問量也不過 150 萬人次。

史丹佛大學教育學博士生、高中數學教師丹·邁耶說:「如果你在美國教數學,你就不可能沒聽說過薩爾曼·可汗。」

拒絕 10 億美元

可汗的影片獲得成功後,很多風險投資機構找到他,希望註資成立公司,將影片收費,可汗可以立馬成為坐擁 10 美元的富豪!

但是,這個窮魯蛇卻拒絕了,他寧願做一個中產階級,只接受別人的捐助,也絕不收費。他說: 我就是要做免費教育,一旦收費,很多發展中國家的孩子不就看不起了嗎?我想像不到我的生命中有任何一種方式,能比我現在活得更有意義

對可汗來說, 他的人生價值 = 他為社會創造的價值 / 他所活得的收入,這個比值越大,人生價值就越大

2

2012 年,可汗成功登上《福布斯》雜誌封面。《福布斯》撰文稱這是一個一萬億美元的商業機會,而當今市值最高的公司是蘋果公司,也不過才 7000 億美元。

但是,這個窮魯蛇偏偏就拒絕了,他就是要免費!

比爾蓋茲是他狂熱的粉絲

可汗成為美國數學教育的寵兒,受到許多科技領袖的熱捧。他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美國的數學教育有多糟,而數學水平的高低對於美國的未來又有多重要。在 2011 年世界經濟論壇公布的結果中,美國的數學和科學教育質量排名全球第 52 位。

2011 年 3 月,可汗在加州舉行的 TED 大會上發表演講,全體聽眾起立鼓掌。比爾·蓋茲當場上台,就可汗的項目與之交流。

Salman Khan talk at TED 2011 (from ted.com)
Salman Khan talk at TED 2011 (from ted.com)

蓋茲可謂是可汗最狂熱的粉絲之一。他曾經花費很多時間教 3 個孩子數學和科學的基本概念,可孩子們總是聽得懵懵懂懂。2010 年初,有人向他推薦了可汗的網站。沒想到,那些他怎麼也解釋不清的知識點,汗通過短短 12 分鐘的影片,就讓孩子融會貫通。蓋茲直言,「我真有些嫉妒他」。

後來,他在多個重要場合提到可汗,邀請可汗到微軟公司面談,並通過基金會向可汗捐款 150 萬美元。「我認為,薩爾曼·可汗是一個盡一切所能利用技術讓更多人學到知識的先鋒,」蓋茲說,「這是一場革命的開始。」

Google 注資 200 萬美元

Google 也是汗學院的支持者。2010 年 9 月,Google 發起「十項目」競賽,為 5 個「可能改變世界」的組織提供總額 1000 萬美元的獎勵。汗學院在眾多競爭者中勝出,贏得 200 萬美元註資。

美國最成功的風險投資人約翰·杜爾及其妻子安是汗學院最早的資助者。2010 年春,可汗從在線支付平台發來的郵件得知,有人給他的帳戶注入了 1 萬美元,捐款人是安·杜爾。

他寫信致謝,稱這是他迄今收到的最大一筆捐款,並表示如果汗學院有校園,他樂意將第一座教學樓以安的名字命名。

安不相信區區 1 萬美元竟然是最大一筆捐款,旋即又慷慨地掏出一張 10 萬美元支票,堅持要給汗發薪水。此後,她成為汗學院的「拉拉隊長」,並且經常拜訪汗的辦公室,「有時甚至會帶來蛋糕」。

《BO》編按:可在 Khan Academy 上獲得免費的教學資源,想瞭解更多相關學習資訊可到 Khan Academy 臉書專頁

(本文為 微信上的中國 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你很特別, 特別到該做些不一樣的事」劉安婷,一個棄美高薪、返台推廣偏鄉教育的夢想家

可悲的台灣教育:為了挑出 1% 的「讀書人」,犧牲 99% 孩子的人生

一個台灣兩個世界:台北孩子家教補不完,苗栗孩子則是有書念就好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