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和民間合作的時代終於來臨!「open data」集小兵立大功

050-800

文/黃靖萱

6 月 27 日,晚上 8 點 32 分, 八仙樂園粉塵爆炸。

28 日,中午 12 點 52 分,協助柯文哲打贏「網戰」的軍師王景弘 PO 出訊息,「八仙火災傷者開放資料檔已經出來,能不能請社群夥伴幫忙做個能夠搜尋人名的簡單頁面。」

不到 1 小時,1 點 49 分, 網民李致賢將自己做好的傷患查詢系統,貼在 PO 文下的留言裡;2 個小時內,10 多個傷者查詢系統陸續上線……。

藉由社群的力量,台北市政府在一個下午,就將 10 個查詢系統標明製作者名字後,再連結回官網,供傷者家屬查詢。10 個系統同時上線,也能有效分散系統的流量,不致發生過多人湧進系統擠爆網站後,反而引發的更多抱怨。即使事發近 2 週後,所有訊息包括傷患動態,仍然維持白天每 4 小時更新一次。

  • 頭一遭!政府向社群討救兵

這是第一次,政府主動對社群發出求助訊號,將政府掌握的資料直接開放並串連社群,在 1 小時內完成;若由政府發包廠商可能需要數倍時間的工作。

「Open data(開放資料)的世界,每個人貢獻一點,1 人 1 小時,10 個人就等於做了 10 小時的工作量,才會快,」 在高科技公司擔任資訊工程師、同時在業餘時間,參與零時政府(g0v.tw)各項 open data 專案的劉宇庭認為,「政府開始提供資料,總是要有人把它應用化,價值才會產生。」

八仙事件發生隔天早上,衛福部將傷患名單及傷檢資料,連同所在醫院等資訊匯整後,台北市社會局局長許立民拿著一張 PDF 格式的名單問台北市資訊局,「有沒有可能做成可查詢的介面?」因為這場災難,受傷人數近 500 人,一筆一筆看很容易錯漏。

當時資訊局機要祕書彭盛韶心想不太可能吧!畢竟政府部門受限於合作廠商,無法有彈性地立刻產生一個系統,更何況資訊局並沒有開口合約(為應付天災造成損害的契約,當事件一發生,當時得標者可立刻參與搶修工程。)的廠商可以立即投入。

那該如何讓能量極大化?「關鍵就是請大家一起來,把資料整理成開放資料的格式。」彭盛韶口中的大家,就是社群。

在將 PDF 順利轉成開放格式後,彭盛韶再向王景弘討救兵,問他有沒有可能立刻產出一些查詢系統?人在高雄,無法專心投入寫程式的王景弘,就將開放資料檔的連結直接 PO 在有上萬名成員、交流 JavaScript 程式語言的臉書社團上,在這名為 JavaScript.tw 的社團裡,阿碼科技執行長黃耀文也是成員。

在看到 PO 文後,即將畢業的政大資訊科學研究所的李致賢,花了約半小時,寫出了第一個版本。「就路過幫忙一下,」李致賢不好意思地笑說,戴著眼鏡、頭髮小亂、穿著短褲的他,就像整天埋首在電腦裡的宅男。他第一次小試身手,是去年柯文哲競選時,王景弘將柯文哲的政見及施政藍圖開放出來,讓開發者用創意去做各種應用,當時李致賢就做出能讓盲人聽的政見導覽。

  • 開放資料!成效勝於標給一家廠商

而等到另一位社團成員劉宇庭看到王景弘 PO 文時,已經過了 1 小時,那時已經有幾個版本上線了,雖然他再過不久就要趕車從台中回台北,但還是忍不住技癢。他想到,當時很緊急找傷患的家屬一定不會是坐在電腦前,所以他就找了一個已經做好能模糊比對的版本(傷患中間的名字被以○遮蓋,但即使打入全名,模糊比對也能找出傷患資訊),先改成在手機上好閱讀查詢的格式。同時,他還將各家醫院的地址及電話都連結進來,方便住外地的家屬聯繫及找路。

一個星期後,因為有的傷者已經陸續出院,劉宇庭就再加上出院照護的資訊到系統中,讓傷者可以找到離自己家最近,有提供免費換藥服務的診所、醫院。「資料開放出來,想法可以更多元,但如果政府只給一家包商做,他們只會做一種狀況出來。」

甚至,劉宇庭發現有些傷患資料上顯示轉院,但過了幾小時後,卻沒有看到該傷患轉到哪裡,他也幫忙撈出須特別追蹤的傷患,交給社會局做進一步關心。能把問題再回饋給政府處理,產生行政上的價值,這在過去幾乎不可能。

笑說自己從小就很熱血的劉宇庭,還曾因為受不了台鐵很遜的班次查詢系統,就自己利用台鐵各列車各站的時刻表,計算每站間的通行時間,重做了一個平台,提供旅人從A地到B地,可以如何銜接、轉搭火車的訊息。

現在劉宇庭則是幫零時政府 G0V 做優化捐血中心資訊的專案,因為他們從八仙事件中看到,捐血中心的網站無法承受過於龐大的流量,G0V 就自動到捐血中心的網站上抓取數據,重做一個公益性的平台,一方面讓民眾即時知道哪個地區需要什麼血型的血,也能讓民眾記錄自己何時捐過血,何時可以再捐。但這仍是社群自己去抓取數據,劉宇庭期待如果捐血中心的資料也能公開,他們可以直接串連捐血者的資料,想使用的民眾不用再次輸入各項資訊。

腦子裡點子很多的劉宇庭,因工作關係常出國,對於每次機場飛機大排長龍的情況很不解,如果民航局能公開每個航班真實起飛及延誤時間,他還想幫政府分析究竟哪條路線最容易造成延誤,幫忙做出調整分散航班起降時間的決策。

八仙事件是政府和民間社群合作的最好示範,但包括劉宇庭在內的許多工程師卻反思,「事發十幾個小時後,大家才可以查詢,快嗎?」劉宇庭拖著長音說,「我覺得很慢很慢。」

在事發 4 天後,還有病患在轉院,中央的緊急醫療應變中心(EOC)飽受抨擊。事實上,政府雖已要求各醫院都要將急診室、加護病房病床數的資訊公開,但各醫院更新的頻率約 1 天 3 次,資料不夠即時,就算資料已經開放,但價值也不夠高。

  • 如法炮製!蓮花颱風派上用場

如果政府能蒐集並開放出最即時的醫院急診負載資訊,社群可以更早參與,幫助救護人員做運送傷患的判斷,否則像現在都是靠著救護人員先通報 EOC,再由 EOC 告知送到哪家醫院,當遇到緊急大規模的災難如八仙事件,若 EOC 掌握的資訊不是最即時的,效率都大打折扣。「如果每一個環節都能串連起來,事發 1 小時後,民眾就能查到資料,這是做得到的,」劉宇庭說。

在八仙事件後,彭盛韶看到政府主動和社群合作的可能性,所以在七月初蓮花颱風登陸的當天早上,將消防局每半小時都會更新的如毀壞建築、避難所等資料開放,希望民間可以預先設計好系統,供民眾隨時查詢。「公私協力,彼此彌補弱勢,我們沒有彈性立即做出系統,社群沒有公權力要求拿到各部門資料,我們就是把這條線串起來。」

李致賢和劉宇庭都有看到資訊局再開放的風災資料,但,「呃……,裡面很多地理資訊、圖資檔量實在太大,資料太多,我們短時間是做不完的。」理想中,這群工程師可以做成一個 App,民眾只要定位自己所在位置,就能知道自己所在區域的訊息,是否會在 1 小時後淹水或土石流,應該要到哪個離家最近的避難所。然而,政府開放了資料,就能吸納更多社群能量,就算短時間做不完,但有人願意投入,就一定能做得出來。

「只要是有需求也有資料,我們就願意做,」劉宇庭一句話,說出了社群的熱血與力量。

(本文由合作媒體 財訊 授權轉載,原文標題:「Open data」集小兵立大功,讓八仙傷患系統即時上線的那群人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新聞沒跟你說的八仙塵爆案:為何新北市政府這麼急著找人「賠錢」?

保守估算八仙塵爆民事賠償總額:就算八仙樂園破產倒閉也賠不起的天價

同理心瞬間都滅了!等等,你知道八仙家屬自救會居然有「官方指定」版?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