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估算八仙塵爆民事賠償總額:就算八仙樂園破產倒閉也賠不起的天價

八仙塵爆意外發生至今,已有 5 人不幸辭世,接下來傷患可能面對一連串的法律程序,以追究民事賠償責任與刑事責任等。筆者在此簡單分析,這 500 個傷患日後上法院後,民事法院可能判決的賠償總額。當然本文僅分析民事賠償責任,並不討論刑事責任與政治責任等,也先排除國家賠償責任。

(圖片來源:我的新北市

  • 勞動能力減損的賠償?

本件事故類型的民事賠償責任,必須先分成兩個類型來討論:一是受傷存活、二是死亡。

這兩個類型在民事賠償責任最大的差別是 「勞動能力減損」的賠償,我國民法與司法實務僅承認受傷存活的被害者得請求「勞動能力減損」的賠償,但是否定被害者死亡後之請求

也就是說,假設有兩個 25 歲背景條件相同的甲、乙兩人,甲在本件事故中全殘,喪失全部勞動能力,日後完全無法勞動,甲可以請求「勞動能力減損」的賠償,假定薪資以最保守的以月薪 22K,年薪以 12 個月計算,工作至 65 歲退休,總共約可以請求 22K * 12 * (65-25)=1056 萬元。再加上其他醫藥費用與慰撫金等。但是如果乙在本件事故中死亡,乙是無法請求「勞動能力減損」的賠償,僅有慰撫金與喪葬費用等的賠償。

在死亡與全殘間距額的賠償金額差距,就是民間流傳的謠言:「當開車不幸發生事故,已經輾過被害者時,一定要倒車再輾過一次。」這個謠言聽起來殘酷卻反映了這個現實,被害者死亡與全殘間,民事賠償金額的差距大約就是 500 萬到 1000 萬起跳。

  • 被害者傷殘之賠償數額

被害者傷殘之賠償數額,簡單可分為三大項:醫療費用、勞動能力減損、慰撫金。

本件事故超過 500 人受傷,每個人的傷勢情況不同,而醫療費用的賠償屬於實支實付,僅得請求實際支出之費用,不只是目前急救之醫療費用,日後復健美容等費用也包括在內。醫療費用的總額筆者難以估算,因此引用 媒體與新北市政府之估算,保守估計以 10億元計算

至於勞動能力減損,我國實務的判斷有兩個步驟, 第一個步驟先判斷傷勢構成「勞工保險失能給付標準表」中的第幾級失能,這個步驟較無爭議。第二個步驟則是由該級失能,判斷減損多少勞動能力,這個步驟法院參考的標準就比較多樣 ;有些是依失能級數直接認定,例如第一、二級失能即屬 100% 喪失勞動能力;有些則是依照失能給付標準的日數比例認定,例如二級失能喪失勞動能力為 1000/1200 約 83%;也有些個案是綜合考量其他因素或委請專業醫療機關鑑定。本文以保守的角度估算,因此採取失能給付標準的日數比例認定,因此認定二級失能為 1000/1200=83% 勞動能力減損。

依照 7/11 聯合報 A2 的資料顯示,傷患的平均燒傷面積為 44%,40% 以上燒傷有 249 人,80% 以上燒傷有 22 人,隔數日後又有一位傷患辭世,因此數據得向下修正 1 人。本文保守估計 80% 以上燒燙傷的傷患共 21 人,會構成勞保失能給付第 10-1 項的二級失能;40% 至 80% 的傷患共 227 人,會構成第 10-4 項的五級失能;剩餘的 250 人,則可能分別構成六級至十三級的失能。各傷患的傷勢面積與程度不同,日後尚且可能截肢,這樣的估算雖然尚嫌粗糙,但仍能得出一個保守的賠償金額。

初步結論是有 21 人達 83% 勞動能力減損,227 人達 53% 勞動能力減損,至於剩餘的 250 人傷勢落差較大,暫且先忽略不計。以我國最低工資約 2 萬,被害者年齡假設 25 歲計算,每人終生勞動能力約 2 萬 * 12* 40=960 萬。總和為 960 萬 *(21 * 83% +227 * 53%)=13.22304 億。這個天價已經是以最保守的標準估計而得,不但忽略 40% 以下燒燙傷的 250 人,也未計算其他可能惡化的失能。

最後是慰撫金的計算,原則上傷勢越重,慰撫金越高,以傷勢最嚴重的 80% 以上燒燙傷為例,慰撫金達 100 萬以上的機會非常高。筆者依然保守的估計 500 人的慰撫金平均為 40 萬元,總額約為 2 億元。

(圖片來源:我的新北市

  • 被害者死亡之賠償數額

當被害者死亡時,法律上的請求權基礎與被害者傷殘時並不相同,不過這之間的差異並不是本篇的重點。觀察我國司法判決實務,被害者家屬得請求的慰撫金、扶養費用、喪葬費用總和,大約落在 200 萬至 500 萬間,在這範圍以外的案件也有,只是數量非常少。

至於其他名人在發生事故後和解的賠償金額,例如林曉培酒駕事件,也多會高於法院判決,因此筆者保守的估計,被害者死亡之賠償金總額,以 300 萬元計算。

行文至此,筆者想起前幾年台大醫師曾御慈遭遇酒駕車禍死亡,當時柯文哲還只是台大醫院的醫師,在鏡頭前不捨流淚。事後法院判決被告應賠償曾醫師家屬共 1700 餘萬元,對照前段的敘述,在被害人死亡時,超過 500 萬元的賠償已屬天價,這個案子的 1700 餘萬,更是突破天際的天價。然而還是引來醫界的批評,包括著名醫師洪浩雲的批評,認為醫師的一條命不過 1700 萬元,但是發生醫療糾紛時動輒上千萬元的賠償,認為法官大多對醫師找碴,對醫師過於苛刻。

醫療糾紛動輒上千萬,其實也是我國醫療進步,即便發生意外,要保住病患的一命應非難事,但是在全殘後,光是勞動能力減損的計算恐怕又上看千萬,如果曾醫師在事故後倖存但全殘,以醫師的薪資估算,賠償金額上看 1 億都不誇張。民事賠償金額的計算都有一定的規則可循,並非法官得恣意判斷,因此批評賠償金額,恐怕無法直指問題的核心,關鍵仍是責任成立與否的判斷。

我國法界其實仍有許多弊病尚待改革,筆者也私心期盼社會各界對法界更多關心與鞭策。然而對各種專業的批評,期望還是建立一定的了解,否則因為不了解而對法律與司法實務產生誤解的批評事小,分散對真正問題的注意力才是茲事體大。

  • 賠償總額

傷者的醫療費用、勞動能力減損、慰撫金,加總估計約 25 億餘,罹難者的數千萬元在此看起來顯得九牛一毛。本文已經是採取最保守的標準估算,並且忽略不計許多因素,日後法院實際判決審理,若判決金額達 30、40 億元,恐怕也不會讓人太意外。

而在主辦人呂忠吉的假扣押鬧劇中發現,呂忠吉名下似無任何財產,日後法院若判決八仙樂園應與呂忠吉負連帶責任,呂忠吉恐怕是一毛錢也不會付,最後還是由八仙樂園負擔全部的責任。

民法上的連帶責任,賦予權利人得自由向任一責任人請求給付的權利,也就是說被害者想要向呂忠吉或是八仙樂園求償均可,如果八仙樂園賠完被害者後,當然可以轉頭向呂忠吉求償,只是這些是八仙樂園與呂忠吉的內部責任,跟被害者沒有關係。所以有人說八仙樂園責任較輕,僅需負擔較少責任,這恐怕是錯誤的觀念, 在連帶責任下,八仙樂園不得拒絕給付。而呂忠吉幾乎無資力,賠償金額又是天價的情況下,八仙樂園恐怕會面臨破產或倒閉的命運

而這樣的天價賠償金,幾乎預告了未來上法院後,被害者不太可能全額受償,這也是為何被害者家屬近日要透過政府補助或是國家賠償的方式,確保賠償的可能。國家賠償的成立與否還是要交由法院判斷,但是如果政府決定慷人民之慨來負擔這些賠償,有意見的人恐怕就不在少數了。

對被害者而言,再多的金錢也無法回復原來的人生,賠償金也只是幫助傷者重回社會的工具,受傷後的苦難接踵而來,對傷者與身邊的朋友都是考驗。一個被社會忽視的風險爆發後,帶來如此嚴重的傷害,個人、社會與政府都應該記取教訓,以避免這類憾事的再發生。

(圖片來源:我的新北市

(本文為 全面真軍 授權刊載,作者: 全面真軍 ,粉絲專頁: 全面真軍 ,原文標題:保守估算八仙塵爆民事賠償總額─結論是:八仙樂園破產倒閉也賠不起的天價,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魔鬼藏在細節裡!先搞懂這四點,租借場地辦活動才能萬無一失

【好一個轉移焦點】除了會指責業者外,新北市政府難道忘了你也有責任?

八仙塵爆,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大發「災難財」!

誰該為八仙爆炸負責?一個早已失序的台灣安全體系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