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鄉發聲,讓在地能量撼動台灣!──專訪台中《溫度》月刊總編輯蔡佳勳

10981305_10205899998569548_8337052200079704784_o

(圖片來源:蔡佳勳提供)

在美國,最具權威性的刊物《新聞週刊》(Newsweek)於 2012 年底宣布紙本雜誌正式停刊;在台灣,中視於今年 4 月無預警宣布裁撤 51 人,並宣布新聞內容由同集團的中天新聞提供,不再製作即時新聞。 在新科技載具的普及下,這些傳統媒體遇上前所未有的寒冬,裁員整併只是第一步,轉賣、停刊、甚至收攤則是可以預見的未來。

而環顧台灣媒體,以商業取向的編採政策,決定了新聞內容的品質與走向,點閱率與收視率更成為決定內容優劣的唯一評斷標準,加上媒體從業人員每況愈下的薪資結構,難以吸引優質人才加入,讓台灣媒體被外界詬病為「黴體」,記者被揶揄成「妓者」, 新聞工作者的形象早已跌入谷底,「少壯不努力,長大當記者」這句話,甚至成為新的網路流行語。

大環境不景氣,整體形象又充滿爭議,媒體業早已成為「生人勿近」的冷門就業選擇。 儘管如此,依舊有許多懷抱熱誠的人願意回到成長的故鄉,用獨立媒體耕耘地方,努力呈現在地議題與每個人的生活樣貌。

他是蔡佳勳,他所製編的《溫度》月刊,正用最平易近人的筆觸,報導專屬台中人的故事。

當年輕人紛紛往台北擠的同時,蔡佳勳毅然決然的回到故鄉,他與夥伴們和幾名志工,在沒有太多資源挹注的 NGO 內,撐起《溫度》的編輯與發行。訪談中,可以看見他對這份地方性刊物流露的自信, 大台中的故事,在這份設計精緻、猶如畫報一般的月刊中,顯得更加立體,更加有「溫度」。

下面是《BuzzOrange》的專訪全文,讓我們看看蔡佳勳如何用 NGO 及媒體串聯地方動能,返鄉闖出一片天。


 

  • 用刊物,傳達台中人的「溫度」

拿著剛出刊的《溫度》月刊,蔡佳勳細心的一頁一頁向我們介紹著他所主編的這份地方性刊物。採大型開本設計的《溫度》,內容除了挖掘不為人所知的在地小人物故事,對於全國性的能源、土地正義等議題,也用在地、軟性的角度來觀察這類讓大家難以親近的焦點話題。

cover

《溫度》月刊各期封面(圖片來源:《溫度》電子報

從編排的巧思與細膩度,很難想像《溫度》這份刊物,竟只靠著蔡佳勳及少數幾位員工,以及多數「志工」的努力下,共同催生而成。

「《溫度》的命名和初衷,是希望這份刊物能像測量溫度一樣,把台中的議題傳達出去。」 蔡佳勳說,「不同於台北的冷感,以及高雄的熱情,台中這個城市的溫度是什麼,而我們該何去何從?這是《溫度》創刊的一大初衷。」

 

  • 生長在台中,為何我對在地的故事一無所悉?

會如此熱衷於挖掘台中在地的故事,源自於蔡佳勳對故鄉的一片熱愛。

對於社會運動的積極參與,是蔡佳勳關注地方議題的起始點。他說,大學的時候參加苗栗大埔、士林王家,以及反對國光石化等議題,到最後都會得到同一個結論,「這些大環境下會發生的問題,其實不只是發生在彰化、苗栗等地,而是在台灣各地都會發生。」

反觀台中,蔡佳勳認為,社會力量的動能不足,讓台中儘管擁有五都當中最高的人口移入數量,人口將近 300 萬人,但很多議題依舊被埋沒,無法受到應有的重視。

trtc

主流媒體對台中鮮少關注,除了類似台中捷運工安事故這類重大事件外
(圖片來源:Nownews)

「台中真的很可憐。」 蔡佳勳在專訪開頭就直言,「主流媒體對於台中的關注,多半還是集中在重大事件之上 ,例如台中捷運的工安問題,以及重大治安事件等,身為一個在地的台中人,我們對這個城市發生什麼事,卻是一無所知。」

就拿都市更新這項議題為例,台中這幾年不斷開發重劃區,將舊市區不斷向外延伸,導致農田所剩無幾,但生長在台中,很多人卻不知道在台中的土地議題充滿討論空間,「換個角度看,這不就跟苗栗大埔如出一轍嗎?」他說。

「當我們一直幫別人抗爭、了解別人家鄉的議題,但自己家鄉發生什麼事卻完全不知道,就像你不孝順自己的爸媽,卻跑去孝順別人的爸媽一樣,那不是很怪的一件事嗎?」

蔡佳勳巧妙的用「孝順父母」這件事,比喻自己返鄉發聲的心境。

 

  • 青年返鄉不只是口號,而是實踐

大三那年,即將畢業的蔡佳勳,也興起了北上找工作的念頭,但他最後依舊選擇回到台中,「青年返鄉」對他而言不只是口號,而是完全展現在他畢業後「非在台中工作不可」的態度上。

「老實說,當你去過台北,你會被那個地方迷住」他說,「因為台北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地方,有很多很厲害的人、很厲害的事情,很多東西只有在台北這個資源集中的地方才會出現,比方說『台灣吧』這樣具有創意的團體,在台中可能很難出現,有時候看了真的會令人羨慕。」

但他認為,「藍海策略」不只可以運用在商業模式上,也是生涯規劃的指標之一。來到地方媒體工作,便是在台中當地找到自己的一片藍海。

舉例來說,若以 80 分作為台北所需人才的標準,「你到了台北,自然就必須被逼著往 80 分的方向跑,如果沒有達標,可能還會因此被刷掉。」「但到了台中,你可能需要的人才可能只要 60 或 70 分,這些人很可能還在台北拼命掙扎、沒辦法回家,但卻也因此讓台中少了很多人才,這就是一種供需失衡。」

他坦言,會回到台中,一來是因為這樣路也比較廣,「雖然有些人會說,你只在台中做,你永遠沒辦法做到一個『崁站』(台)。」「但我會覺得那又如何,我做到人家來台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的媒體,也算是在這部分闖出一片天。」

 

  • 主流媒體做不到的,我們來做

而會選擇「傳播」這個與本科系完全沒有相關的行業,作為出社會後的第一份工作,蔡佳勳說,是因為他從小就對廣播相當熱愛,而「傳播」帶給社會的這份正向力量,正是他認為可以深化在地議題的一大利器。

「國中的時候,我很愛聽恆春兮,這種地下電台的傳播模式讓我覺得相當有趣。」他憶及當年,「到了大學,我立刻參加學校的網路電台(清華電台),一待就是三年。」

那時候的他,覺得「掌握話語權」是一件非常迷人的事情,「有些東西你一個人寫、一個人講,可是卻有很多人可以看的到、聽的到。」 而這也促使他在大學期間,就到隔壁的交大積極修習傳播相關學程,往夢想的行業更接近一步。

11427019_476163452559609_1816256267002225681_n

蔡佳勳在「返鄉當特派」的活動中,分享自己的媒體實務經驗
(圖片來源:台灣青年基金會)

同樣也在求學過程對傳播懷抱夢想,我好奇問道:「為何不考慮進入主流媒體?」

「我們所做的,正好是主流媒體缺乏的那一環。」他說,「主流媒體沒有太多空間像我們的刊物一樣,用微觀的方式去看事情,但我們卻能將小人物的心聲和故事,用一整個版位深刻的刻畫出來。」「用微觀的方式,來反思現在的社會制度,這正是我們現在努力的方向之一。」

 

  • 「憨膽」一點,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一種「新媒體」

對於《溫度》這份刊物的走向,蔡佳勳說,他們也曾經想過要改採社會企業方式營運,但最後還是決定維持現行的免費模式來發行,維持刊物本身的自由風格。

「我們希望這個刊物能跟人比較接近,所以我們幾乎都讓志工自由選題、編輯,用『平民書寫』的方式來呈現,希望讓年輕人的聲音能夠被聽見。」他指出,若是改採營利方式經營,這樣自由的編採方式勢必得順應市場機制,而做出改變。

11009139_486152021532322_7297579375538357451_n

每周二的編輯會議,來自各路的志工都會分享各類議題,匯聚成下一期《溫度》的題材
(圖片來源:台灣青年基金會)

他表示,現今的主流媒體,充斥著太多權威人物的話語。「例如洪蘭、曾志朗、嚴長壽等,每次一有新聞出來,記者通常只想到要採訪這些人的看法,但是年輕人的聲音在哪裡?」他認為,這本《溫度》,正是大台中地區青年發聲的最好平台。

訪談最後,談到現在的媒體生態,蔡佳勳也感慨主流媒體的商業化取向,已經扭曲整個媒體生態,「雖然大家都想去主流媒體,但你有些東西看不慣,或受不了的時候,你不妨嘗試把自己當成『新的媒體』。」 他認為,像《溫度》在地方上所收到的回響,有時候也不亞於主流媒體,因此「獨立媒體」、「地方媒體」,事實上依舊有相當大的發展潛力。

「有時候,大家應該可以『卡憨膽』(台)一點。」他開玩笑說道,「如果真的對體制不滿,何不跳出來為地方發聲,慢慢匯聚地方的聲音,讓地方的能量越來越大,主流媒體自然就不敢漠視這股力量。」

蔡佳勳小檔案

生日:1989.7.10(25 歲)
學歷:國立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系畢業
現任:台灣青年基金會專案經理、《溫度》月刊總編輯
臉書專頁: 好溫度。台灣青年基金會

延伸閱讀

我念成大材料,但我主修電影,跨領域讓我圓夢更踏實──專訪新銳導演邱珩偉

專訪血汗護理師:我們用命支撐崩壞的台灣醫療,但誰為我們拚命?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