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家長帶頭拒絕讓小孩考一堆試,這似乎和台灣相反

原文作者 Claudio Sanchez 曾任小學和中學教師,現任 NPR 的教育線記者。

來自美國威斯康辛州的一座湖畔城市 Milwaukee,今年三十五歲的 Jenni Hofschulte 是眾多反對學校實施測驗的父母之一。

Hofschulte 受訪於住家附近的咖啡廳,「我有兩個小孩就讀 Milwaukee 的公立學校,最大的現在就讀八年級。」話才說到一半就被四歲兒子 Lachlan 打斷。

安撫他之後,Hofschulte 皺了一下額頭繼續說下去。

當她發現明年當小兒子就讀幼稚園時,必須施測一項診斷性測驗,比驚訝更多的是憤怒的情緒。「幼稚園不是給孩子壓力的時候,我必須避免這個情況發生。」

  • 勇敢「拒絕」考試

公立學校實施標準化測驗的比例攀升,可能帶來的結果值得擔憂。最近的全國性統計顯示,有 60% 的父母認為學校過度重視標準化測驗的結果。在某些城市,這股憂慮甚至演變成一個具體「選擇退出考試」(opt-out)的行動。

幾個禮拜前,紐約州長庫默和紐約市長白思豪才為了教師評鑑的議題爭論,白思豪對庫默計劃在教師評估中提高學生考試成績的權重持不同意見,他認為「過度依賴標準化測試的成績令人不安」。芝加哥地區的學校也被限制學生實施 PARCC(高校與就業預備聯合評估)的比例僅能到達 10%,該州的教育委員會將損失 14 億美金的資金來源。

但是跟大多數的州政府一樣,威斯康辛並沒有明訂學生有權利拒絕學校的任何考試。因此,和 Hofschulte 一樣拒絕讓孩子接受過多考試的家長,只能自己向學校的董事會徵求同意。

地方官員說,儘管沒有許多家長實際做出「拒絕考試」的行動,但相關的抱怨確實變多了。

在一場由反對考試的一群人舉辦的研討會上,身為一名國中老師, Reggie Jackson 呼籲家長可以試著記錄孩子在課堂上的考試會占用掉多少實際的教學時間。「一學年 36 週當中,包含考試的週次就高達 20 到 24 週,而我不在教室裡陪著他們,似乎也沒有人在意這件事。」

Milwaukee 的學生到底要做多少測驗?Jackson 的話實在令人不敢相信。

美國政府不讓任何一個孩子落後(No Child Left Behind)的法律制度要求每位學生從三年級到八年級開始,每年都要接受測驗,高中還有一次是數學和閱讀測驗。教育部說明一共有 17 項測驗必須確實實施。

威斯康辛呢?該州督學 Tony Evers 說一名十二年級的學生,必須接受 14 項測驗。除此之外,還要加上各個地區的英文水平測驗和畢業考等。Milwauke 的評估專家 Melanie Stewart 解釋,實際上的測驗並沒有家長想像得這麼多。「180 天的學校生活中,學生只有兩天會接觸到標準化測驗。」

但是家長和老師都知道,以地區、州和國家為單位的大大小小測驗積少成多的恐怖。而 Stewart 的數據並無將學生們自願性的施測計算在內,這些考試通常關於提升課程等級和申請大學。

全美大都會教育(the Council of the Great City Schools)理事會長 Mike Casserly 則有更精闢的見解,「無論如何,過多的測驗代表的僅是主觀判斷。」

Casserly 的組織正首次針對 67 個城市的學校系統進行調查,當然包括 Milwaukee 在內。根據初步的調查結果,他說已經可以很清楚得知:「許多地區實施的測驗完全沒有必要,其中大多是重複性的測驗。」

進入幼稚園到升上十二年級期間,學生平均做過 113 個測驗,主要集中在十一年級最多,因此佛羅里達在最近取消了十一年級的語言測驗,並計畫刪除更多。

威斯康辛的學校管理者 Tony Evers 說,父母該擔心的不是考試的數量,「我認為問題是在於這些考試的用途,假如它是用來懲罰,並給予整個教育系統更大的壓力,而不是拿來了解學生的短處和優勢,這反而可能造成更大的責任風險,實在是太荒謬了。」

我接著問 Evers,身為國家督學有沒有權利改變這一切,他的答案很直接明白:「不可能。」他說這要由立法者決定學校是否要減少考試數量,或至少以更好的理由執行這些測驗。

過去幾年,已經有八個州意識到這個問題並採取行動,美國國會目前也為了國家層級的測驗議題喋喋不休。

Jenni Hofschulte 知道內心的訴求不會這個快發生,「我認為執行這些考試必須有相當必要的原因,最糟糕的事情是考試本身只是其中一部分罷了。」

至少她知道孩子在三年級前還不會有考試的壓力。

(資料來源:npr;圖片來源:woodleywonderworksBrit.,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