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呼吸成為生命不可承受之輕:其實台灣也有霧霾

那是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呼吸的困難。

2013 年,那年冬末,我按著原定的交換申請,來到了北京。在還未踏上這塊土地之前,我一直都認為「霧霾」一詞只是個現象,一個人人口中環境對經濟反撲的現象。秋去冬來,當地的同學們不約而同的說著:「霧霾要來了」,那彷彿就像在預告是個大年獸將來訪般,但人人拿出的不是鞭炮來驅趕,而是用無聲的口罩、與門窗緊閉來避過官媒所說的「偶然的天氣狀況」。

某天晚上,我仍記得那天是被預告懸浮微粒含量最高、能見度最低的一日,我用著實驗家的精神,不帶任何口罩、親自在街上走了十分鐘。

那十分鐘內,街燈對人們而言已是很微弱的存在,光線全被看不見的懸浮微粒 (PM2.5) 給遮蔽住,對向的腳踏車與行人甚至看都看不見,我也開始有了些畏懼。

然而最令人感到畏懼的事並不是看不見,而是每一口的呼吸都是那麼的使勁,但脖子像是被人使勁拽著不放,什麼也呼吸不到。

當我詢問當地同學們關於「霧霾」一事時,他們除了調侃霧霾是中國特產的污染外,他們像是在大街上那些戴著口罩、無聲的人群們,走著、活著,卻也無視著。

  • 柴靜的《穹頂之下》:開啟全中國的人們一個呼吸的機會

我以為霧霾議題,對於中國來說,就是一個尋常的議題,人民們可以去提、可以去討論,但是絕不深究。

但就在前幾日,也就是 228 當天,中國知名媒體人 柴靜 ,挾帶著前央視記者的光環身分,蟄伏一年,重新在螢光幕前復出。她以一位母親的姿態,針對「霧霾」議題,為孩子們、為全中國生肺病的人們,進行為期一年、且自費近百萬人民幣的調查性報導。

 

//youtu.be/xbK4KeD2ajI

 

從懷疑胎中的女兒患有腫瘤與霧霾的關係開始,

她開始思考起:霧霾是什麼?從哪兒來?我們怎麼辦?

這部穿插著她感性自白的調查紀錄片,片長近 104 分鐘,柴靜用著極似 TED 形式,以個人與大量圖表數據與動畫間的互動,如:用動畫展示 PM2.5 對健康的影響、走入手術房直接看已被炭塵覆蓋的淋巴結,並實地採訪手術房、鋼鐵廠、加油站,或是貨車攔截點等地點,一一為她那提出的三個問題解惑,更是遠赴倫敦 (即為整治霧霾的例子)、洛杉磯 (車輛大量排污的城市) 取經,試圖讓中國走出目前的霧霾困境。

 

2004 年,柴靜在山西訪問這位六歲的小女孩,問她是否看過星星和白雲,她說:「沒有」。(圖片摘自該紀錄片)

 

同時,在分析霧霾的成因時,柴靜分別從經濟發展脈絡、能源結構、油煤原料的品質、防污技術所需的成本、法令規章的缺失、權責單位的模糊、監管能量的不足、甚至是能源特定產業的壟斷情形,來下手討論。

雖然看完這整部紀錄片,需花上不少時間,但截止 2015 年 3 月 1 日零點零分計算,光 單日 各大主流視頻網站數據,該調查視頻的點閱率已突破 3100 萬次,而這巨量的數據說明了中國人民已從「無視」霧霾議題,轉為「關注」。

先不論四起的陰謀論,說著柴靜是刻意選擇在 兩會 (即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及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兩者合稱) 召開前夕,推出霧霾議題,讓兩會焦點從民主法治、政治鬥爭轉換成環保與霾害,或是 批評 柴靜該調查報導不嚴謹、女兒長腫瘤一事與霧霾的關連性根本無所根據之時,中國網絡上的眾多喧嘩,無非都是顯著表示:中國人民已關注到「霧霾」之於人的重要議題。

  • 霧霾,又與台灣有何相關?

當眾人喧嘩,中國霧霾議題時,我想起去年返台時的感想:

我一直以為,霧霾之於台灣,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只要回到台灣,那令人窒息的呼吸感,是不會再感覺到的。

然而又想起先前某日,看到了這幾則新聞:

 中南部空氣污染問題嚴重,PM2.5(細懸浮微粒)屢創新高,數值甚至高達破百【毛骨悚然!網友空污實紀錄 為何南投入夜總出現大黑丸】,但是似乎還是無法引起民眾的關注,昨(23)日,環保署提出警告,台灣秋冬的空氣品質多呈現 3~5 天的循環週期,昨日各地氣溫稍回升,冷空氣撤退後,中南部將受地形影響而導致擴散條件不佳,PM10 和 PM2.5 濃度都會偏高,並提醒民眾外出戴上口罩、敏感族群少出門。–〈2014/12/24 三立新聞網報導

 

為何每日的大黑丸分別會從六輕和台中開始誕生?事實上,這些懸浮微粒 主要來自於麥寮六輕電廠以及台中火力電廠 ,每天燃燒巨量煤煤炭的排放物。美國環保署證實,煤是便宜但卻骯髒的化石燃料,燃煤火力電廠至少會排放 84 種毒物和致癌物,此外六輕還燒石油焦(煉油底層的焦渣),更髒更毒!–〈2014/11/28 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

我原本也以為,台灣冬轉春之際的空氣污染,是境外污染源,由西北季風所帶來的,但其實國產的空污早已超過了一半,而且這個空污對於台灣人民的影響,也早已超乎了想像。

在《南風》的【癌症鄉】一章中,我也引用了不少衛福部的資料,不過顯然和台塑描述的並不一樣。我在想,既然要說自己的發言有科學的根據,還是得拿出相關數據來,才是比較妥當的說法。表一是我在 8/28 根據國民健康局癌症登記系統所整理出來的資料,分別呈現出全國肺癌標準發生率變化,還有位於六輕南北下風處的大城鄉、台西鄉的數據。

從這樣的數據中,我們實在無法得知台塑的發言到底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再說,各位不覺得全國肺癌平均增加 52.4%,甚至有某神秘縣市增加 98% 是很驚人的數字嗎?–〈2013/08/30 PNN:請台塑回應南風的提問

  •  這是台灣人都該正視的敵人:PM2.5

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顏宗海說,空氣中有髒東西,鼻毛可以擋住,但 粒徑只有頭髮二十八分之一的 PM2.5小到足以穿透呼吸系統,並負載重金屬等污染物,不僅對氣喘或慢性肺部疾病患者有危害,還可直接穿透到達肺部底層,沉積在肺泡,久而久之恐導致肺癌,因為停留在肺泡與血液接近,也容易引發心血管方面疾病 。–〈2014/11/10 蘋果日報

台灣民眾少有關注關於台灣空氣污染的論述,而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我也一直誤以為空污與台灣沒有任何關係,但很顯然,這是錯誤的。

當我們把空污的問題全都推給西北季風所帶來的影響、當我們一廂情願的認為霧霾與台灣無任何相關性,無非是間接漠視六輕排放廢氣之於當地居民的影響、也無非是忽略了我們自身、以及下一代的呼吸權益與健康。

而我也害怕著,那想呼吸卻呼吸不到的窒息感,是否改日會在這塊美麗島嶼上重現著。

當對岸的柴靜以著極為驚人之姿,激起中國民眾對於空污問題之時,但願在島嶼土地上的人民們,也能警覺到空污之於台灣人民的嚴重影響性。

 

相關連結:

環保署空品即時資訊網 可查詢今日空氣品質、

零時政府的 PM 2.5 空污圖 提供即時監看系統

圖片來源: 新華網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