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該遵守誰的外交禮儀?文化自卑讓台灣人以為柯文哲失禮

8802214258_bcf6fe068a_z (1)

前陣子,英國交通部長克雷默(Susan Kramer,實際上是英國聯合政府中某小黨的交通部政務官員),拜訪柯市長時因為送了一只小鐘,柯 P 一句「或許可以賣給收破銅爛鐵的」在台灣引發軒然大波。前交長葉匡時說,在台北市長競選期間,他曾公開質疑以柯 P 的國際觀、價值觀是否有能力接待外賓,「不幸言中」。兩相對比, 有人認為克雷默示範了何謂「有教養的人」, 許多人更紛紛跳出來,痛罵柯 P 丟台灣人的臉,貽笑國際

在這裡我無意替柯市長辯白,代表台北市,他的應對確實很有問題,這是連柯 P 都自承白目的事。但是外國媒體是這樣報導的嗎?克雷默真的比較有教養嗎?這真的是丟人現眼,沒國際禮儀的表現嗎?還是很大一部分是自己國內媒體自導自演的偏誤報導?或是國人長久以來文化自卑感作祟?

首先我們稍微還原一下事情真相,英國交通部政次克雷默「很白目」的送了一個冒犯禁忌的禮物。不可以送鐘錶當禮物是華文化裡老少皆知的常識。來他國訪問,不懂入境隨俗,還送了一個冒犯主人的禮物,充分展現了送禮者的無知。無知也就罷了,送禮之前顯然也沒有做足功課,柯 P 團隊標榜不戴錶,這在台灣應該是人盡皆知的事情,送禮者什麼禮物不選,偏偏就選了一個人家早就說不要的東西。作為一個送禮者,有人會這麼「白目」嗎?如果這樣不叫做失禮,什麼叫做失禮?

這些事情,克雷默可以不知道,英國貿易文化辦事處卻不可以不知道。在拜會中華民國首都市長的場合,一位政次級代表送了一個既犯禁忌,又不討喜的禮物, 是英國外交準備工作上的明顯失誤

我們把這樣的情境稍微轉化一下,就能清楚了解這個錯誤有多失禮在先。我們假設今天來訪的不是英國交通部政次,而是上海市長,相信這樣的禮物足以引起輿論的軒然大波。隔日頭版:「上海市長給柯市長送『鐘』?。為什麼?因為我們假設相似文化圈裡的上海市長應能理解禮物背後的含義,而這樣的見面禮,顯然是種詛咒,而非祝福。我們對上海市長能有這樣的期許與想像,對英國交通部政次卻顯然沒有,甚至認為不應該有。 問題是,今天送禮的場合,是在倫敦?上海?還是台灣?應該要遵守哪國的文化禮儀才是國際慣例?

換個角度思考,如果今天柯市長拜訪倫敦市長,送的禮物是帶有魚或是納粹圖騰的紀念品呢?魚在華文化,多少帶著「有餘」的意象吧?但在西方文化裡,卻暗指著暗殺的意思(典故來自經典電影「教父」裡,收到魚是將被暗殺的訊號。)納粹圖騰在漢文化裡,沒什麼特別的意義,一不小心還會跟卍字搞混呢!但是,我們試想,如果今天柯市長真的送了納粹圖騰的紀念品給倫敦市長強生(Boris Johnson),這時候強生該如何反應?又如果,強生當下斷然決定拒收,甚至說出「這玩意兒(納粹標誌)真讓我感到噁心。」這樣難道就沒有比「破銅爛鐵說」還不失禮?這時候英國媒體會認為強生很失禮嗎?還是很有 guts(膽識)呢?

柯市長必須了解二戰猶太悲慘歷史的背景知識嗎?必須要知道送魚在西方文化的含義嗎?究竟這些東西是誰的文化脈絡?又是誰的國際禮儀?我們幾乎可以想像如果強生真的拒收了,台灣的媒體還是會一面倒的認為「柯 P 丟臉丟到國外!」,「柯 P 完全沒有國際觀!」,「國際笑話!」,而不會有人指責強生拒收的行為有多無禮。

問題是,送納粹標誌紀念品在西方文化脈絡下的冒犯程度,簡直跟送鐘之於漢文化的禁忌不相上下,是一樣可笑的禮物。可是 為什麼我們對自己官員了解他國文化的要求這麼嚴苛? 彷彿不懂就是件很丟人的事,而同樣的情形當反向發生時, 又對發生在自我國土上,外國官員欠缺文化敏感度的愚蠢冒犯,出奇的寬容? 甚至要求自己的市長何妨委屈一下,無論喜不喜歡,都要接受這個犯大不諱的禮物呢?

如果這不叫文化自卑,什麼是文化自卑?

強勢文化挾帶著經濟、政治的優勢,漫天蓋地的霸凌弱勢文化,這是 20 世紀殘酷、可惡,卻已發生的事實。但在 21 世紀的當代,如果居於弱勢的文化裡,卻依然多有許多應聲呼喝的「四腳仔」,或毫無自覺的民眾,這無疑更加的可悲。

最後,如果我們再仔細想想,如果你是克雷默,犯了這麼愚蠢的錯誤之後,柯市長固然白目,但是克雷默該當如何收尾?其事後的聲明,我看到的,與其說是展現教養,不如說是不得不然的下台階吧!

這也就難怪,國外朋友在看完了這則新聞之後,多半笑得非常開心,紛紛表示「有趣」、「克雷默自己白目」,甚至告訴我,這樣被柯市長「羞辱」,不過是「剛好」而已啊!

而我們的媒體呢?何妨幽默一點,不就是兩個搞笑的,都犯了會讓彼此難忘的外交笑話嗎?

(圖片來源:Artiom Gorgan,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