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韓國經濟發展盲腸!看清這些關鍵危機台灣才可能再超越他們

6FB1E0B6-0BD4-495C-BBD4-29A0E635DE10

在中國與日本的釣魚台衝突當中,韓國原本以為自己是最大的受益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風光率團訪問朴槿惠,同意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但是,緊張了兩年多的中日關係,在北京 APEC 會議之前,出現戲劇化的「破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習近平同意重啟外交與安全對話,兩人將會在習安會上握手言和,韓國政府與企業赫然發現,過去兩年的親中仇日,韓國竟然是竹竿子打水,什麼好處也沒撈到。

韓國經濟的困境,從韓國與日本股市表現的巨大差異,可以充分說明。從二○一三年初至今,日經二二五指數大漲五七%,韓國綜合股價指數(KOSPI)卻反向下跌四.四%,韓國政府與企業負債比率高,押寶的鋼鐵、造船、房地產開發等產業都淪為重災區,龍頭三星電子遇到蘋果與中國低價手機夾殺,現代汽車因為日圓貶值而喪失海外市場,韓國上市企業獲利大跌六成,衰退幅度亞洲第一。

  • 難關一:企業、股市衰退,三星電子盈餘較去年跌五成

根據彭博的統計,截至今年十一月四日,已經公布第三季盈餘的 KOSPI 成分股,相較於去年同期竟然下跌六六%,其中韓國最大的企業三星電子,第三季盈餘下跌四九%,第二大的現代汽車盈餘下跌二九%,三星電子與現代汽車的市值占 KOSPI 將近二○%,龍頭企業盈餘重挫,其餘的成分股衰退更嚴重,韓國企業可說是一片愁雲慘霧。

不只是企業遭遇亂流,韓國民間也深陷在房地產泡沫破滅的宿醉中,房產交易持續低迷,韓國家庭負債總額已經突破一千兆韓元(近一兆美元),相當於全國 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七○%,龐大的房貸負擔讓韓國中產階級普遍對未來抱持悲觀的心態。

朴槿惠為挽回頹勢,今年六月內閣改組,請出嫻熟政治運作的經濟學家崔炅煥(炅音同炯)出任副總理,兼任經建會暨財政部長。現年五十九歲的崔炅煥擁有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經濟學博士的顯赫學歷,崔炅煥的任務就是要挽救朴槿惠在總統大選時所提出的「三年經濟復興計畫」,重現韓國企業的活力。

崔炅煥在七月提出一份三十張 A4 紙的經濟對策報告,提供了總金額高達四十一兆韓元(約新台幣一兆二千億元)的經濟刺激方案,其中包括鼓勵企業加薪、迫使上市公司股利提高至盈餘的五○%、停止打房政策、放寬購屋貸款等,崔炅煥不斷強調「韓國經濟與日本九○年代『失去的二十年』相似」,必須用特別的寬鬆政策來扭轉頹勢。

崔炅煥的經濟刺激政策,被冠上「崔經濟學」(Choi-nomics)的統稱,與安倍上任後推出的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分庭抗禮。

  • 難關二:崔經濟學出師不利,韓股十月跌破一九○○點

不幸的是,「崔經濟學」刺激政策推出後,命運卻與安倍經濟學大相逕庭,這段期間,韓元匯率相對於日圓不斷升值,特別是十月底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加碼推出高達八十兆日圓的超級寬鬆方案(QQE),讓韓元兌日圓匯價創下七年以來的高點。

韓元升值澆熄了「崔經濟學」的希望之火,韓國股市在崔經濟學發布時,還接近二一○○點,到了十月底一度跌破了一九○○點,崔經濟學出師不利,還沒有發功就已經師老兵疲。

實際上,韓國與日本企業雖是競爭者,韓國經濟卻有自己獨特的結構性問題,「崔經濟學」受到財閥三星集團的影響太大。

今年三星手機市場大衰退、集團董事長李健熙重病以及兒女接班危機,三星股價從今年六月初每股一五○萬韓元,最低跌到一○八萬韓元,跌幅達三成。甚至傳出三星「退出手機市場、專攻零組件市場」的傳言,盛極而衰的三星,是否還有重新再起的機會,成為韓國經濟命脈所繫?

李健熙雖然以一一二億美元的淨值,高居韓國首富,但是一旦辭世,依法須繳交高達五十億美元的遺產稅,他原本持有一.五三%的三星股權立即剩下一半,還要分散給子女,股權繼承造成企業崩盤的陰影揮之不去。為此,李健熙家族緊急安排實質控制三星集團企業的控股公司 Cheil 上市集資,來化解空前的接班問題。

Cheil 之前表面上經營三星愛寶集團,實際上卻是李健熙家族的核心控股公司,Cheil 持有三星人壽一九.三%股權,三星人壽再持有三星電子七.六%股權,三星電子持有三星信用卡三七.五%股權,三星信用卡再回頭持有 Cheil 五%股權。類似的循環控股讓李健熙用極少的現金,就控制了韓國的貿易、金融、重工業、民生消費,以及娛樂業,成為最大的財閥以及韓國經濟興衰的命脈。

韓國公平貿易委員會去年發布的報告顯示,李氏家族雖然只持有三星集團一.五三%的股份,但卻擁有四九.七%的控制權,完全說明了韓國經濟結構最核心的問題。

十月底,李健熙家族宣布完成 Cheil 以及三星集團旗下資訊科技服務公司 SDS 的上市計畫,化解了遺產稅造成的集團崩盤危機,讓三星電子的股價立即上漲一一%,也讓韓國 KOSPI 指數從一九○○低點回彈三%,整個國家的前途,都仰賴一個家族、一位行將就木的臥床老人身上,正是韓國經濟最獨特的病灶所在。

除了三星之外,其他的韓國財閥也各自陷入經營困境,例如現代汽車宣布斥資一百億美元購買首爾江南區的精華土地,由於價格超乎市場行情甚多,引發投資人瘋狂追殺股票,讓其股價暴跌一四%。其實這也跟「崔經濟學」的政策有關,因為政府「鼓勵」企業發股息、加薪或者買地,否則就要課重稅。現代汽車算一算,與其多繳五五八○億韓元的稅金,不如拿來買土地。

  • 挑戰:去財閥化,不讓企業掐住韓國經濟命脈

此外,韓國第四大造船集團世騰集團(STX)在○七年開發中國大連外海的長興島,填海造地創造出一個號稱可進駐三十萬人的新都市。但在造船業衰退之後,新都市淪為鬼城,今年七月 STX 大連宣布破產,旗下造船、重工等事業重整,積欠銀行貸款高達新台幣三百億元。

韓國的「崔經濟學」雖然兼具了美國的QE、日本安倍三支箭的影子,但是朴槿惠總統與崔炅煥副總理真正的挑戰,還是在駕馭猶如酷斯拉般的韓國財閥。

韓國三十大財閥,在○二年的營業額是韓國 GDP 的五三%,到了朴槿惠上任之前的一二年,竟已增加到八二%。韓國人的食衣住行,幾乎完全掌握在財閥手中。如何將韓國經濟「去財閥化」,又不導致韓國競爭力的全面崩潰,才是「崔經濟學」最大的課題。

北京 APEC 期間,朴槿惠與習近平共同宣布達成自由貿易協定(FTA),韓國與中國的經貿關係將因此更為緊密,這對陷入苦戰的「崔經濟學」當然是場及時雨,同時,韓國央行也默許匯率快速貶值,與日本展開驚心動魄的匯率貶值大戰,不過,當朴槿惠風光回到首爾青瓦台之後,她還是得繼續與財閥巨獸奮戰,因為,財閥才是韓國經濟的核心問題。

  • 一樣拚經濟,日股漲、韓股卻跌

從 2013 年初至今,日本股市大漲 6 成,韓國股市卻反向下跌 4.4%,韓國經濟與企業遭逢逆流,逼出「崔經濟學」。

  • 延伸閱讀》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 今周刊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