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太陽花的運動臉譜】前 689 的告白,「我終於發現馬英九在賣台」-專訪新北市永和區安和里里長參選人鄧長安

P1140015

(圖說:安和里的現任里長,在選舉登記後五天,公告要將里辦公室遷到里外)

出身深藍家庭、同時也是「689」的鄧長安,將於今年底參選新北市永和區安和里的里長。在深藍家庭長大,更曾在大學時期以「擁核」立場發表演講並博得滿堂彩的他,在經歷一段「走出無知」的生命歷程後,決定要投身政治工作,為這片土地盡一份心力。

正藍軍的家庭背景

在請他開始介紹自己的故事時,鄧長安從他家人的故事開始介紹起。

在 1948 年,他的爺爺、奶奶聽了他曾祖父的話,認為「情況不對勁」,便放棄了故鄉的木材買賣生意,一起從閩北逃來台灣,並在 1950 年生下鄧長安的父親,而其父親則在國中畢業後,因為嚮往軍旅生活、也受到大時代的感召,而自願報考軍校、成為職業軍人,直到 38 歲時退休。

鄧長安也將其母親形容為「被國民黨教育得很成功的台灣人」,他說,即使今年發生了如太陽花運動,他的媽媽還是回答「若要我不投給國民黨,那我就投廢票。」

對於鄧長安參與太陽花運動,他爸爸只對他說「這些事情等我死了以後再弄,台灣被紅化是不可逆的,你會把我們也害死。」

談到這裡,身為前國民黨支持者的鄧長安,以過來人的身份分析了「被國民黨洗腦的支持者」的人格特質:

國民黨的支持者,就是向勢力大、權力大的人低頭。

你看郝柏村說的話,再看我爸說的話。郝柏村他這樣低頭(指郝去對岸唱軍歌),他還能拿到好處;

但像我爸無權無勢的人,就是因為認為台灣一定會被紅化,所以只能消極地防止家裡出現一個台獨份子害死全家。這兩者的共通點,其實就是「奴性」。

「拚經濟派」689 也會在意「馬英九賣台」

他也提到,在 2008 年野草莓運動發生時,他只覺得「你們學生幹嘛去煩人家」。大學時期也曾經以經濟發展等理由,上台發表支持核能的演說,並獲得全班掌聲。但是在 2012 年,要投給馬英九之前,他也曾經猶豫過。

如果他連任成功,會不會狐狸尾巴就露出來,就從一隻馬變成一隻猛獸?

但他最後還是成為了「689」,因為當時的鄧長安期待馬英九能成為第二個蔣經國,為台灣這塊土地帶來安穩。 

但在馬英九連任後,鄧長安便開始對一些社會議題感到不滿,包括油電雙漲、核四,以及賴素如與林益世等國民黨籍政治人物的弊案,還有去年發生的洪仲丘案與大埔事件。到了馬王政爭,幾乎是最後一根稻草。

當我看到馬英九為了通過服貿,而去搞王金平,我發現馬英九這傢伙真的在賣台。但我發現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雖然曾投給馬英九,但後來卻又對馬英九出賣主權產生警覺,鄧長安是這樣解釋的。

  我不是統派,我當時的想法是,要統可以,但是,是 ROC 統 PRC,但我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我是拚經濟派。但馬王政爭讓我看破了,馬英九滿腦子想的都是他的歷史定位。我不接受拚經濟卻失去主權,因為沒有自由,就只是跟豬一樣的生活。

我當然能懂 689 在想什麼,這些人就是不認為主權有什麼問題、維持現狀就是有主權、也能選自己的總統,所以最重要的任務當然是拚經濟啊!

因為換工作而走進另一個世界

除了政治議題外,對於曾在某老牌電信業做了六年電話客服的他,不滿的來源當然也包括工作與日常生活。

直到去年底換公司之前,六年來,鄧長安的身份都是派遣工,薪水是時薪制,白天 158$/hr、晚上 173$/hr、大夜 203$/hr,平常上班時間 8 小時,但為了多賺一點,一星期中總需有兩天要加班到 12 小時,小月休七天、大月休八天,一個月的薪水大約落在三萬八到四萬之間。

當時的他為了顧家庭,認為「有個收入、穩穩地做,這樣就好」,所以也不曾與其他工作比較薪資,甚至連與同行的也沒比過。在他去年底轉到另一間公司後,「我反而才發現那個強烈的剝奪感」。

看到新公司有較好的福利、較健全的訓練與升遷機制後,再對照舊公司毫不尊重員工的企業文化,兩相比較後,鄧長安下了一個結論:

  無知真的很可怕。

今年二月底,鄧長安面臨了在換工作之後發現的相對剝奪感、以及對國家與社會的失望,於是,他在網路論壇巴哈姆特發表了一篇文章《如果像我這種人要做總統,請問我要做什麼》,在網站上雖然只得到一桶又一桶的冷水,但當他將文章轉貼到自己的臉書上後,其大學恩師與同學分別都在該篇文章的下方留下「如何阻撓國民黨繼續執政:Part 4」的活動連結。

他說,在這場活動上,聽到張國城以有系統的方式描述國民黨,「讓我認識了過去不曾認識的國民黨」,在現場的另一個收穫,則是發現「這些台獨份子怎麼跟我在電視上看到的差這麼多」。現場台獨人士的理念與想法,讓他決定和這次活動的組成人士一起奮鬥打拚。

命運的齒輪就在那一天通通都卡上了。

  他認為,318 前後發生的這些事情,並不是促使他改變的理由,但卻讓他在在短短不到的一年內,就拿到可以參與政治的門票,彷彿是「剛拿到駕照,就開上高速公路」。

向連做 20 年的老里長宣戰

鄧長安要參選的新北市永和區安和里,是永和區 62 個里之中面積最大的里,投票人口約 3400 人,上次當選人的得票數是 1929 票。

他說,「其實永和的里,你用腳走,花半個小時就能繞完一圈,兩個小時內就能把所有巷子走完。」

他還提到,這個里因為巷弄狹窄,所以其他候選人的宣傳車很少開進這裡,「在這裡,最能炒的應該就是里長選舉了,可是過去 20 年來里長都是同一個人,在這期間,還有三次是同額競選(按:即只有一名參選人)!」從這裡也可看出這個里的政治冷感程度。

  對於現任里長,鄧長安是這樣看的。

  他竟然還在登記參選之後,在 9 月 10 日貼出公告,要把我們的里辦公室搬到另一個里!

而且,我上禮拜去參加國民黨的固本會議,在會議上,只是因為今年有另一個人(指鄧長安)參選,他(指現任里長)就被其他人說這次連任會有危險!

另外,里內事務公佈欄的東西都還擺到會掉下來,看就知道沒在整理,內容也很少改變。

  鄧長安表示,他將以「安靜的滲透式打法」作為打選戰的策略,「從十月份競選總部開張,到投票日,絕對不會出現鞭炮。」

鄧長安也下定決心要親自接觸到每一個里民,要親手將名片與文宣交到每一個人的手上,並提供電話、傳真、網路等聯絡管道,讓里民相信這是個會幫他們做事的里長,「有需求或問題,一定會回覆」。

除了基本選民服務外,受「無知」所害多年的鄧長安,也主張要將哲學星期五此類的公民論壇帶進里內。

  碰巧的是,當採訪剛結束時,記者與鄧長安就在社區門外遇到一名已退休的里民,並且表示:

這個里長四年就只來跟你拜託拜託一次,也不辦些活動,找些大學老師來講講課也挺好的啊!你們年輕人要出來選,我支持!

(圖片來源:鄧長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