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點人】要過濾出你的人生雜質,或許你需要看穿這本《玻璃》

S__27828244

《BO》導讀:我才讀完這本炙熱剛打好的《玻璃》,當實質文字正在電光時代中慢慢離去,我會說,這本詩是你找回它們的隧道。《玻璃》的特性就溶解、冷卻、穿過去,這三個章節完美詮釋在人生中,我們需要面對的凡塵俗事。

一首 〈單身〉 就扎實地將我們的心抽絲剝繭,「只是凋零的季節/剛好接不到每一片落葉」好像把全世界單身、失戀的人都看透了,我們的無奈,是落葉的季節裡,卻連一片葉子都接不到的無奈。

《玻璃》的內容是質地扎實的一塊透明物,成書的外觀更是有玻璃折射的層層學問與堆疊的美感。本文作者是逗點文創的總編輯陳夏民,《玻璃》這本詩的製成過程,以下透明呈現。

本文作者: 陳夏民

去年,鄭聿在臉書上寫了許多城市生活的小品文,我看了喜歡,在新書籌備會議時,便希望他寫上班生活的小品文,他也欣然同意了。經過了有一搭沒一搭的催稿與討論,有一天,他說他還是想先出一本詩集,他說:「我還是想先有一本代表作。」

有些白色汙漬是兩層 UV 印刷製作上去的。

其實我那時——不,直到現在都忐忑不安。對於鄭聿的詩,我有信心,但信心從來不代表銷售佳績。在這個不賺就是賠的世界,我厭惡考量現實,但我不得不承擔。再怎麼憂慮也沒用,只能用作品一決勝負吧。「那就作吧,要會賣喔!」我對鄭聿說。

後來,我開始忙自己的書,也與 《那些乘客教我的事》 的責任編輯達瑞聊到鄭聿的第二本詩集,並邀請他加入編輯團隊。我是透過鄭聿才認識達瑞的,三個人始終是好朋友,如今好兄弟要出書,只能全力相挺啊。我們邀了小子來設計封面,達瑞擔任排版和編輯,而我則負責行銷規劃還有整體流程控管。

從今年四月多開始,我們便有許多次密集的會議,從 《玻璃》 的內容到整體包裝(真的要做那麼薄嗎?會不會沒有份量?如果確定這麼薄,我們怎麼讓書看起來很有份量?書有份量,那人呢,我們要如何讓鄭聿看起來也有份量?),再到整體行銷規劃,我們反覆討論括號內的事情,當然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去處理細節。

老實說,《玻璃》整體執行細節很多很煩,但我們沒有爭吵,把麻煩一件一件解決,做完就好了。

不過,也沒那麼順利。

因為這一本書的印刷很複雜(thanks to 小子哥,而且定價才 220 我覺得好煩悶),除了封面(和封面裡)都有特色印刷之外,還要開刀模、上局部立體光(每一折疊處都是一片玻璃),之後還要在立體光上面上兩層白色 UV,最後還要手工不規則貼上兩張貼紙,在印刷廠、UV 場、裝訂廠都繃緊神經的狀態下,還是延誤了入庫時間。

開刀模才能把封面做成這個樣子,和一般書的封面很不一樣。
打開之後,像是從玻璃看出去一樣,字全部都反了。

那時我和達瑞人在美國出差,聽到這個消息,心裡有一點沈重。緊急解決了博客來逗點詩展的入庫問題之後,就決定把心情先寄託在 「三十歲的暑假作業,都變成了詩」 書展上了。

回台灣,拿到成品之後,反覆把玩閱讀,覺得鬆了好大一口氣,覺得沒有愧對朋友,不過書印好了並不是結束,接下來才是最困難的部分:要如何把《玻璃》的首刷賣完?⋯⋯《玻璃》有一首詩 〈最後一天〉,最後兩個句子寫著「像產下一堆魚卵/誰都不敢先破掉」。

誰都不敢先破掉,這應該就是出版社和作者的心情。

就這樣撐著,戰戰兢兢地撐到再刷為止。

玻璃》,加油!

  • 《玻璃》試讀

【逗點人】就是《逗點文創結社》,他是一個獨立出版社,以「閱讀,沒有句點」為精神,在看似極為文青的概念下,出版了各種各類的書籍。成立於 2010 年的逗點文創,結社內網羅了許多新銳作家,搭配獨特的出版企劃,以出版新穎、有質感的書籍為主要方向。目前規劃三大書系,純文學類的「言寺」、藝術生活類的「示見」,以及與創意人士合作的「逗點叢書」系列。

《BO》本次轉載的文章,作者是《逗點文創》的總編輯陳夏民。他說,他叫夏民是因為他在夏天出生,而且他爺爺也曾託夢告訴他老爸:「你的小兒子就叫做夏民。」快樂時他自稱出版界第二幽默的人,難過時他會邊看鄉土劇邊哭。著有《那些乘客教我的事》、《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騙你的》,譯有海明威作品《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我們的時代》。

(本文經 逗點人 授權刊登,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