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中共不惜一切代價要統一台灣,但台灣人好像不在乎?

採訪:張育寧
撰文:林紜甄
整理:梁文于

袁紅冰,前北京大學法學系教授,因六四期間支持學生的運動,遭眾共政府停課審查。不僅如此,袁紅冰還發起和組建《中國勞動者權益保障同盟》,中共政府便以「顛覆社會主義制度」罪秘密逮捕。袁紅冰最後只能向澳洲尋求政治庇護,移居至澳洲。

一生都在跟中共政權對抗的袁紅冰,因為這樣的生命史背景,對台灣獨立問題的關注,甚於台灣社會 。他曾出版過《被囚禁的台灣》、《燃燒的安魂曲》等等。袁紅冰靠著自己本身所擁有的資源與人脈,在書中揭露台灣不為人知的政治內幕以及中共對台進行統戰的策略,在網路上引起讀者的廣大迴響。

在公開演講場合多次大力提倡 台灣唯有創建台灣共和國才是未來出路 。因為他覺得台灣目前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大危機,像是他公開說明一中框架是個騙局,一中框架這個協議如一旦簽訂了,那麼這個法律關係的內涵就是,兩岸之間是國內的關係,不是國際的關係。但很可惜的是,許多台灣人對於馬政府與中國政府簽訂的條約既不關心也不注意,讓袁紅冰非常焦急。

由於袁紅冰的身分再加上個人對中國大陸的觀察,讓許多網友開始注意到他,許多媒體也紛紛報導。尤其誠品書店封殺袁紅冰的《殺佛》一書,更讓他的知名度大增,也讓台灣人開始注意到兩岸關係已是目前不容忽視的課題。

《BuzzOrange 》特別專訪袁紅冰,請他談談他個人對台灣未來前途的分析,以及他又是怎麼看中共的手段。

BuzzOrange(報橘)總編輯張育寧:你對中國社會的觀察,和台灣媒體報導中國社會現象,這兩者之間的落差有多大?

袁紅冰(以下簡稱袁):我是 2005 年第一次到台灣,後來逐步了解後,台灣的媒體每一年都比前一年更自由,不過,那是表面上的自由,實際上台灣媒體根本不自由,幕後有一些政治和經濟上的能量在操控著,而勒在媒體脖子上無形的絞索越來越緊。

2009 年我寫了關於台灣第一本書,叫做《台灣大劫難》,那時候還有一些電視台邀請我去講相關的內容,今年只有新聞挖挖挖請我去講。言論限縮的極端嚴重,媒體在某些領域實際上是不可以講的,譬如說關於中國大陸內部一些真實的情況,維吾爾人、藏人、大陸民眾反抗的真實情況,特別是對中共領導人否定性的評價,在台灣媒體上是一概沒有的。

這是個信息的社會,儘管共產黨用幾十萬網軍在封鎖這些消息,這些消息畢竟還是會透過各種渠道傳出來,藏人從 2012 年有 133 個人自殺,我為這個寫了一本書叫做《燃燒的安魂曲》,為了寫這本書我採訪許許多多的藏人,燃燒的安魂曲是文學和哲學的書,信息的渠道是有的,只是第一方面,媒體不敢揭露,第二方面,很多人即使知道了也不敢去,譬如說我們現在難道不該關心?

一個族群藏人只有六百萬人,從 2012 年到今天有 133 個人,這裡面最小的 16 歲,最大的 60 歲,有男有女有僧,這樣的一個世紀性悲劇,在燃燒的安魂曲這本書第一頁寫:我心疼,所以我書寫關於藏人自身的史詩和長歌,但是我寫完這個後好像這世界不關心別人的人多,尤其是在強權的陰影下,經濟的誘惑之下,自由社會已經背叛自由。

有一些是無知,就我所知,幾乎所有的著名的媒體、編輯,都被邀請至中國大陸免費的招待,而且台灣極大數量的學者(我沒有確切的數據)拿的都是中共政權的研究經費,所以我跟這些學者們談話的時候發現到,他們比共產黨的御用文人還更在這個極權世界裡,因為他們知道比中共的陰謀學者更忠誠才能得到更多經費。

我在誠品的書籍被下架(編按:可參考 再見。誠品書店。再見。),我覺得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心裡有個自我設定,如果我這個書上架,我就會得罪共產黨,那共產黨就會不利我在大陸的發展,這是一個自我侷限。另一個就是說共產黨對極其敏感的書,都指名讓他們絕對不能上架,譬如說誠品在台灣和香港的書所有西藏的書都不能上架,這就不是他們自我設限的問題,是共產黨對他們有明確的要求。

這是很可怕,它可怕在商人、資本已經完全背叛了自由的理想,我們知道文藝復興剛開始,自由資本主義剛興起的時候,當時有個說法,為上帝積累財富,所謂上帝只是一個圖騰,一個道德原則,積累、使用財富要有理性的良知,現在這個上帝積累財富的說法已經沒有了,整個人的心靈完全在烏雲中, 對這些商人、財團,金錢就是他們的上帝、父母,在這樣狀況下,它當然是以金錢的利益作為第一考量,而不是理性和良知 ,這就是在誠品的事件下最大的悲劇,就是誠品老闆的良心已經在烏雲中。

張:中共這幾年經濟改革開放的統治路程上,也遭遇大量社會轉型挑戰。你在中國接受教育,也在北京擔任法學教授,你怎麼看中共的統治思維?大中華文化在中國現在的樣態是什麼?什麼是台灣人必須理解的中國與中國政治?

袁:我覺得現在對大中華文化有一個誤解,你們都是大學學問畢業的,應該要有個基本的了解。從近代史到今天,那是西方文化改革前進,東方文化一潰千里、瀕臨滅絕的歷史進程。現在統治中國的是中國文化嗎? 現在統治中國是來自西方極權主義文化的傳統,但它在現代復活就叫做共產主義,現在統治中國的是來自德國的猶太人馬克思的思想。

共產黨統治中國 60 多年,首先滅絕的就是中國文化 ,中國每次思想改造、殘酷的政治迫害,目標最後都是對準中國傳統,共產黨起步的就是新文化運動,那時的口號就是砸碎孔家店,也就是徹底滅絕的中國文化,事實上他們也這樣做了。

你看現在中國的教育體系,從小學的教材,哪有多少中國文化,只是語言而已,其他的像是哲學、經濟學、歷史學、政治學全部都是馬克思列寧主義,也就是中國現在已經變成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文化殖民地,哪有什麼中華文化圈。

海外有一些台灣人,他們本身很恨中國,所以他們就要恨中國文化,把中國共產黨的暴政、金錢的罪惡,歸罪為幾千年的孔子,這是完全違背邏輯的。

台灣是個多元的文化,這跟歷史有關係,被七、八種文化所統治,它的基本語言因為大多是來自福建的閩南人,基本語言就是閩南語,實際上也是中國文化的一隻,但它整個文化系統是各種文化都有。

這樣的文化對台灣來說是個壞事,因為它不斷被別人殖民;但它也可以是件好事,因為它可以使台灣有個精神多元的歷史根據 。那就看知識分子怎麼想,現在台灣知識分子有一種狹隘的觀念,從文化的角度排斥一些東西,像是排斥大中華文化,任何文化都有它不好的地方,也有好的,現在台灣所面臨的根本和中國傳統文化沒有任何關係, 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序言裡明確規定,所有人都要接受馬克思文化的指導,這是憲法原則,你想想有哪一個國家這樣規定

張:你看到的中國,馬克思主義和文化如何影響中國?

袁:中國已經變成馬克斯列寧主義的文化殖民地,這個就是西方極權主義的傳統,西方有兩個傳統: 一個是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這是源自古希臘文明的傳統;另一個就是在中世紀黑暗產生的極權文化傳統。

這兩種西方文化發展的脈絡,造就兩種文化的愛恨情仇:古希臘羅馬是比較自由的時期,再來就進入中世紀黑暗神權統治,之後文藝復興,自由民主這套舊復興,再來是希特勒後有共產主義,然後極權主義傳統又復活了,到今天整個極權主義統治整個中亞,而現在復活的就是共產主義。

中華文化基本上被滅絕,中華文化基本上還是存在著,偶爾像我這種知識分子和一些邊緣的存在,中華文化根本沒有能力跟西方文化對抗。孔子學院就是披著孔子外衣的馬克斯主義。

希望你們一定要很深刻的了解,到中國的大學看一下他們的課本,有一個學位叫公共政治課,佔了大學學分的 30%,裡面都是唯物主義、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鄧小平理論、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選讀,因為我原來是大學教師,後來我還去當過法學院院長,我直接審定課程,我當時很吃驚,想說搞這些思想垃圾幹甚麼。

但是我的基本理念就是一定要維護別人反對我的權利,但我也要全面的揭露共產黨利用政治力量、金錢力量,操控輿論。我不知道你們看不看電視上的那些名嘴,很明顯那些就是共產黨在背後有所影響。

我的書籍《被囚禁的台灣》描寫 319 事件。你看那 319 事件本來是全台灣都應該關注的事,這是一次戰爭性的事情,你們可以質疑我,畢竟這本書賣了兩、三萬多本,很多人關心。但現在有媒體關心嗎?你們現在到底面臨甚麼樣的國家媒體?

不僅是台灣,美國、澳大利亞人、歐洲人也不了解中國,就像他們不了解北韓一樣,有一個外國人說他太了解中國了,他跟我說,他跟五百多個中國人有密切的交往,我說,多認識一個中國人就是多接觸一個謊言。 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已有 60 多年了,人民心中的自我審查很嚴格,他們完全知道自己應該說甚麼,說甚麼會造成麻煩,人格的變化是完全不同的。

共產黨要和海外交往,黨的書記是最大的官,共產黨就搞了個校務委員會,校務委員會主席就是書記,校長是副主席,從這裡就可以知道共產黨比北韓還要嚴, 北韓是很僵硬的,共產黨則是用謊言和暴力 ,兩個方式都使用得很好。

張:過去這三十年來,中國的經濟實力快速崛起,經濟帶動中國在全球的政治勢力,中國經濟崛起的社會背景和利益分配結構是什麼?

袁:我有一本書叫《人類大劫難》,就是在講這個。共產黨的經濟為什麼會崛起? 為什麼會創造奇蹟?

第一點他是對三億五千萬農民奴工勞動的剝奪,剝奪了將近三十年,一方面造成了經濟奇蹟,這樣一方面造成兩極分化,另一方面則對東亞大陸遼闊國土上自然資源,毀滅性的開發。

你們台灣如果這麼搞也會迅速崛起,但十年之後呢?內蒙古共產黨的官員和牧民發生衝突,當時官員在一個地方挖煤,上面是兩米厚的土,挖完了後,沒有處理,因此蒙古大學生便鬧事。但當地書記是漢人,行政官員是漢人,能怎麼辦?那些資源是幾億年才會形成的。

另外,我去青海的時候,那個黃河源頭的破壞,採白晶礦,大片的牧民被趕走,並給你一些補償,然後把你從這個牧場趕走,但另外一個地方的草場肯定不會好,這筆錢這兩三年好好用,你一旦反抗共產黨就打死你。沿岸的大城市沒有資源,北京哪有什麼自然資源,當然要從其他地方挖。

第三個原因,整個國際資本已經沒有當初新教的道德精神,商人無祖國啊,沒有靈魂,金錢就是他的靈魂。

未來我覺得必須創建台灣共和國 ,而且現在台灣有比較好的機運,美國已經意識到以往的綏靖主義政策如果繼續下去,整個世界的災難就會來。另外全球或是現在整個大東亞地區,都感覺到共產黨極權主義的威脅與擴張。所以大家正在聯合起來,本來台灣要被拋棄的,因為美國要和共產黨做核心國家利益的交換,馬英九只要和一中框架和平協議、中共簽軍事互信協議就完蛋。所以台灣很重要。

張:談到台灣,馬英九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很明顯傾中,可否從你的角度與觀察分析,你看到的國民黨與中共的關係?

袁: 整個國民黨從連戰之旅開始,也就是 2005 年,國民黨就解下了政治貞操帶,準備把自己出賣給共產黨,當時有一個政策叫聯共治理

請你們想一想,一個民主國家的政客居然說要和極權國家的政治連結在一起,來反制自由民主社會的正常意志。言論自由思想是很自然的事情,你怎麼可以聯合暴君來一起推翻這件事, 可以看見國民黨權貴已經決心要背叛自由民主的台灣,因為整個台灣的正義轉型沒有完成,特別是關鍵上思想上的正義轉型沒有完全 ,而且對於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的反言論罪刑,也沒有進行審判。

我不是說要寬恕,我的意思是寬恕要有前提,只有對罪惡性行為公正正義審判之後才能得到寬恕,那種寬恕就可以形成人民、族群的和諧, 如果對罪惡沒有進行審判,就是事先寬恕,那就意味著犯罪的放逐,那就是現在台灣所嚐的惡果

而台灣的好處就是民主自由的轉型,那世界上有一利必有一弊,弊病就是正義轉型沒有完成,而台灣也缺少偉大的政治家意識到這一點,把推動正義轉型當作主要的政治主題,陳水扁沒有做這件事,李登輝也沒有做。

那馬英九上台以後,是在國民黨權貴已經徹底的決心投共賣台的情況下,背叛自由民主價值的情況下,重新代表國民黨執政, 馬英九第一任期還有所顧忌,那第二任期就毫無顧忌,因為他要實現他心中的政治理想就是和中共統一

未來兩年他一定要往這個方向前進,共產黨和他統治有一個默契,共產黨有一個基本的統戰策略,先經濟統一再政治統一,馬英九現在就是不斷推動的服貿協議,先經濟統一,通過馬習會,簽訂一中框架協議,接下來就政治統一。

在這裡要注意的是,這麼多人都在談裡面的條文內容怎樣,不去想大背景,沒有想過 共產黨幾乎不允許台灣和任何其他有價值的經濟體簽定。

你看東協,共產黨就威脅東協,你要和台灣簽訂我就怎樣。你看南韓,甚至包括日本,當你台灣不能和其他任何經濟體簽定,類似的自由貿易協議,你只能跟共產黨簽自由貿易協定。意味著甚麼,簽了之後,台灣之後能湧入的就是中共陸如潮水般的資金、商品、企業,這不就實踐了一體化的前提,經濟一旦實現一體化,台灣靠甚麼保護自己?

馬英九現在做的就是這件事,從郝柏村最近唱共產黨國歌,還有前兩年講甚麼共軍、國軍都是中國軍,你看國民黨權貴已經鐵了心的要背叛自由的台灣,台灣只有創建台灣共和國,建國後問題就不一樣,如果台灣現在勇敢走了這一步,那國際社會對台灣的態度就會完全不同,中美聯合公報中,美國的表述是甚麼?兩岸人民都認為他們同屬一個中國,你可以說它虛偽,但是如果台灣獨立了,別人也會把你當一個國家,現在沒有人把你當一個國家。現在美國只有認定中國,正式法律的文件是這樣講的。

如果共產黨說怎樣就怎樣,你們就聽話,這怎麼可以這樣,根本不是考慮國家意志的思路,那你就去當奴隸好了,看看以色列,幾百萬面對十億人,現在成為一個多麼堅強、奇蹟般的國家。

張:這是很明確的談台灣獨立建國的可能性,可否談談你認為台灣「必須」要創建台灣共和國的理由?

袁:在 2016 年就要創建,建國大概的脈絡就是,現在一談到建國就扯得太遠說甚麼大清朝人、然後美國人怎樣說.. 太複雜了。創建一個國家,就是要先有一個政治意志,而這必須和台灣的現實命運相連,為什麼要創建?

因為台灣現實命運需要,第一、中華民國實際上已經失去了保衛自由台灣的政治能量,國民黨好像在散佈神話,共匪不打我們了,沒有這回事,共產黨早就認為中華民國是幽靈國家,在 1949 年就滅了。前幾天給南海的聯合國的聲明當中,共產黨重申他們 1958 年的文件,裡面明確的講: 台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有權利在認為恰當的時候用恰當的方法收回來。

第二點、 中華民國是國共政治權鬥的歷史陰影,如果台灣不走出去,就會永遠被栓在歷史裡,永遠沒有未來。

鄧小平講,中華民國的旗只能由我們降不能由台灣人降,為什麼?因為台灣人降了旗就是從歷史陰影中走了出來,就要創建台灣共和國,他不讓你降旗,他一方面不承認全世界在打壓中華民國,一方面他要為你降下中華民國的旗幟,掛上的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旗。

第三個理由是 創建中華民國的國民黨權貴,已經準備要出賣中國 ,如果他僅僅是出賣中華民國,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但他要自由的台灣下去陪葬,這不行。

第四點, 中華民國的憲法中領土、主權基於整個東岸大陸,這是兩千三百萬人根本沒有辦法承擔的主權責任 ,你怎麼去為十五億人承擔的主權責任,這是一個多麼歷史的荒謬和現實的謊言,重疊在一起的憲法、一個國家、一個概念,這是世界上永遠不會承認台灣的一個理由,也是共產黨講台灣人的命運要由十五億人共同決定,因為你們的憲法裡面講說是我們來決定你們的未來。

最後一個理由, 台灣人的命運要由台灣人自己決定,台灣人有權利活在一個真實的國家,為什麼要逼迫台灣人活在一個虛假的國家,活在歷史的陰影中,活在謊言裡?這公正嗎?

張:你剛剛提到 2016 年就要創建台灣共和國,為什麼是 2016?

袁:為什麼要在 2016 年實現? 因為現在國際情勢對台灣有利,美國終於意識到他的綏靖主義政策是失敗的 ,美日和東亞地區國家都已經意識到大陸極權主義的擴張危險,因此台灣的價值保衛自由民主的價值就顯現出來。

第二點、 中共內部的內亂隨時可能發生 ,初級以上的官員幾乎都在海外有帳戶,他們每天幹的事就是用腐敗的權利把錢從中國撈出來後,轉到海外的帳戶。現在整個大陸內部已經隱隱約約形成一個對抗中共暴政,就是回族、藏族、香港、澳門、內地人已經隱隱形成了抗爭。

不要小看回族,就我目前來看,幾百個人就把共產黨搞得雞飛狗跳,整個北京八十五萬人搞不定他,這對一個國家是很大的負擔, 中共每年的維持穩定的經費,每年超過軍費的 1.5 倍。

第三個、 台灣主權的流失 ,你們知不知道每天的主權都在流失,共產黨到里長都滲透了,基督教的長老教會底層都是。

第四點、 共產黨正在推行國民黨共產黨化、民進黨國民黨化正在形成。

六年前,陳雲林來的時候,我當時也申請抗議,當時是民進黨領人民上街,六年後,民進黨跟國民黨一樣都不出聲。現在新北市國民黨掌權,發生警察暴力,半夜把旅客的們撞開,那是在北韓、中國才會發生的事情。

在高雄民進黨掌權,學生們仍然血濺,而且朱立倫、陳菊都跟張志軍關門密談,為什麼要密談?如果你是總統級,那有國家重大機密,你現在是市長有甚麼機密怕台灣人們知道?從這裡就可以知道民進黨和共產黨有甚麼區別?

共產黨長期推行的就是國民黨共產黨化、民進黨國民黨化,國民黨的共產黨化要怎麼推行? 就是政治經濟利益的一體化 ,你們去數國民黨的權貴家族現在哪個在中國大陸沒有豐厚的資產,隨便一個小官,在大陸都有一億元的資產,別說甚麼高育仁、連戰, 所以和共產黨和國民黨的政治經濟利益的一體化已經完成,民進黨的國民黨化在哪個方面?

一個方面就是兩岸政策,謝長廷不斷搞甚麼要凍結台獨黨綱,甚至要去掉台獨黨綱,後來不行就折衷叫做凍結台獨黨綱,民進黨徹底背叛了他們曾經有過的台灣國家理想主義,台獨黨綱一旦割掉了,民進黨就變成國民黨後面的陰影。

第二件就是 往大財團的利益靠攏,為什麼現在社會議題都是公民團體在搞,為什麼民進黨不出現? 大埔爭地、國道收費員的利益?因為民進黨利益向大財團靠攏,想要獲得資金上的挹注,獲得選舉的利益。

張:民進黨曾經是台灣獨立建國勢力中最具有政治實力的黨派,但這幾年在追求執政的過程中,與各方勢力交融,在台獨立場上也持續轉化。你怎麼看民進黨處理兩岸關係的議題?

袁:陳水扁的貢獻 在國際上明確以國家元首的身分,講一邊一國的政治理念 ,馬英九講中華民國,同時又講兩岸航線是國內航線, 因為台灣沒有人肯定自己,世界上沒有人會肯定你; 第二點、陳水扁執政八年, 讓台灣變成世界上最自由的國家 ,美國自由之家做的評論,陳水扁這兩個貢獻是不可磨滅的。

另外一個就是陳水扁到底有沒有罪?按照無罪推定是現在人權法治的基石,就是任何人沒有經過法院公證正當審判,確認他有罪之前,法律推斷他是無罪,逮捕他戴上手銬是有罪的, 主審法官忽然被換掉,一個關鍵證人說檢察官讓他做偽證誣陷陳水扁沒有人追究,這叫公正程序的審判嗎 ?沒有審判,你憑甚麼說他犯罪?

在沒有經過正當程序之前,說這些沒用,有的人不懂無罪推定原則,那是法律推定他無罪的,警察要搞有罪推定那沒有人反對你,但你只有程序上的價值,最後說他是貪汙犯是罪犯,必須有法院的有效判決,關鍵是必須經過符合正義程序的審判,現在沒有符合正義程序的審判,所以我認為他是無罪的。

民進黨要有能力處理中國的關係,現在有兩個問題,第一、台灣和中國之間有甚麼問題?就是中國共產黨不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在這種情況下你如何跟共產黨打交道, 如果在這個底線上做退讓,那處理和中國的關係,與國民黨有甚麼區別? 是出賣台灣主權、國格、國土,讓共產黨各種統戰措施湧進台灣,你就這樣處理中國的關係嗎?

前幾天賴清德去中國,唯一有個有種的人去,他說台獨是台灣人的共識,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當然是台灣的共識,另外他敢說六四問題,有一個政治家的膽量,民進黨以前我有時候還沒有嚴厲的批判他,因為還有這樣的人。 有人問我為什麼關心台灣人獨不獨立,台灣不獨立,自由就死了,自由是屬於人類的共同視野。

第二點、人活著要有感性, 我們中國人自己在極權的專制下,活得那麼沒有尊嚴,活得那麼苦 ,怎麼忍心看自由的台灣又被共匪關到牢籠裡,現在的民進黨太政客化,你看在關於社會公益的議題上,他們都失蹤了。

整個民進黨的摧毀是共產黨的戰略,中央集團人講搞台獨的人就沒有好下場,現在就告訴你沒有好下場。

現在這麼多年寫那麼多書,我欣慰看到所呼喚的台灣大地的覺醒開始了,不要看這些學生們幾百人,那意味著台灣大地的覺醒,這幾千人後面是台灣社會基本的民意在支持,所以他們才能這麼有能量、所向無敵。

習近平的博士生導師孫立平他曾經說:他對中國前途的看法,中國將潰爛而死,權力、道德、基體、人心都爛,爛死了。

我剛才講的中國崛起的三個因素:第一個幾億農民的剝奪,人們有個誤解以為中國執行的是自由資本主義, 中國實行的是權貴的資本主義就是以腐敗的權力為中心,以權錢交易為潤滑劑,因此必然導致中國社會極端的兩極分化 ,而中國現在的兩極分化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0.03% 的人佔中國 70% 以上的財富,這是一種說法,還有很多種說法。

另外, 每年中國有三十萬起以上的群體抗暴運動 ,這是共產黨公安部的統計,藏人現在在自焚,當哪天藏人停止自焚的時候,用其他方式反抗的時候,共匪就完蛋了。因為藏人全面信佛,佛教有個說法叫燃身供佛、以身賜虎,那就有可能會向新疆人學習。

新疆人則有兩種看法,一種是像昆明那樣,殺很多不特定的人,包括婦女、兒童,那是恐怖主義、是懦夫的行為,另外一種攻擊的共產黨的統治機器、專政工具,譬如說共產黨黨部、政府部門、警察局,這就不是恐怖主義,是人民在行使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力,盧梭在幾百年前就說過:人民有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力 ,當暴政讓人民無法透過正常法律途徑表達意願、意志的時候,並得到救濟的時候,人民就有權力在暴政前起義,因為人民是主權者 ,所以新疆人另外一種反抗就是行使這種權力。

另外一種就是, 共產黨幾乎所有的官員都對這個政權沒有信心,全都流到國外 ,裸官大量的出現(老婆、小孩都在國外,就一個人在中國)這是中國內部的問題,另外共產黨權力鬥爭越來越激烈,極權專制內部會發生你死我活的鬥爭,這是魔鬼對極權專制的詛咒,這是極權專制的宿命,要不他就永遠存在,當社會矛盾激化的時候,權力鬥爭會隨著激化,鬥爭方式也是,薄熙來、徐才厚、周永康、郭伯雄這次是一個極大的,共產黨文化大革命後從來沒有這麼激烈的權力鬥爭,層級也是最高,如此激烈,達到要搞軍事政變的程度。

張:你怎麼看未來這兩年中共內部的變化?

袁:共產黨從來都是個人治的,沒有制度,中共十八大之前發生了這次事情。

現在習近平做的甚麼反腐,是割肉自啖,他做的反而激化了矛盾,2016 年就是中共十九大之前了,每年代表大會都是權力鬥爭的爆發點,十八大爆發了薄熙來、徐才厚政變,十九大我認為也會爆發出新的更加激烈的共產黨鬥爭,那個時機點台灣要創建台灣共和國,因為它自己內部血淋淋的鬥爭,無暇管顧,而且它要是管台灣,可能變成自己的垮台。

因此台灣人只要奮起反抗,一旦一打起來,共匪堅持不了三個月,你看共產黨軍隊腐敗到甚麼程度 ,一個共產黨總後勤部的副部長,居然賣了八個少將 (軍階是用賣的),一個少將三千萬,從他家裡搜出的茅臺酒有好幾萬瓶啊,人家給他行賄的毛澤東的金像跟真人一樣大,一個是小的一個是大的坐的,專門為了那個金像做了一個鈦合金的輪椅。

當志願兵也要賣,進軍校讀書也要賣,因為軍隊是權力最集中的地方,共產黨很快在東海和南海,跟日本、越南打一架,一開始會取勝,極權專制有一個體制,瞬間把全部國力集中在一個點上,但只要一拖長,內部腐敗的更嚴重,就不行了。2016 年,中共十九大之前要出現大事。

台獨的能量就在民眾之中,為什麼要創建台灣共和國?因為那是一場人民革命,台灣的東方茉莉花革命,任何一次革命都不是誰發動的,上帝也沒有能力發動革命。

所有的革命都是被強權者逼出來的,那共產黨要在 2016 年簽一中框架協議,正式文件簽定你們是國內關係不是國際關係,就再也沒有國際法支持 。我為什麼說是逼出來的,如果沒有張慶忠 30 秒通過服貿協議,學生就不會去佔領立法院。台灣人是講理的,在 2016 馬英九下台之前,也就是中共十九大之前,肯定是要簽的。

我覺得年底大選,國民黨不會大敗,因為他有金錢、執政基礎,他們會小敗,一些縣市會丟掉,但台灣最重要的新北市、桃園市甚至台北市,它都有可能再執政。

民進黨不會崩潰型大輸,因為國民黨在內鬥。七合一選舉就看一群民進黨小政客怎麼打贏,如果民進黨是個正派的黨,這次就會把徹底的把整個國民黨滅掉。我講這些話只有一個標準,就是它符不符合自由民主的標準。

(圖片來源:袁紅冰臉書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