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出來自貧民窟的總統佐科威後,消逝中的印尼雨林能有一線生機嗎?

BO 導讀:本週國際間的熱門政治大事之一,就是印尼大選。新總統是出身貧民窟的佐科威。他的當選,被國際媒體稱為「改革勢力抬頭」。但是,正是因為佐科威的出身背景,在各種政治資本上相對缺乏的情況下,讓他一上任就必須面對幾個艱鉅挑戰:

○ 從底層開始改革,佐科威要找誰來組織內閣,才能有效推動政事?
佐科威競選時提出 政見,要「削減能源補貼支出」。但是,能源補貼過去占印尼政府預算高達 13%,削減支出 將打擊中產階級、霸佔石油產業的黑幫等 ,如何同持維繫國內社會穩定,將是一大挑戰。
○ 如何改善印尼投資環境,也是一大工程。
○ 協調黨內關係;佐科威 並未受黨內同袍支持。
○ 怎麼經營國會?佐科威的支持席次未過半,很容易受到杯葛,一個跛腳政府是很難交出漂亮執政成績的。

不過,在眾多挑戰中,《經濟學人》認為,一直以來被印尼社會高度忽略的環境保護問題,才是即將執政的佐科威政府真正的難題;特別是當曾經名列世界第二大雨林國的印尼,現在已成了雨林消逝第一快的國家。

7 月初,就在印尼總統大選前的關鍵時刻,一篇關於印尼雨林面積縮減速率的公開報告,引起了大眾的注意。

根據《Nature Climate Change》期刊在 6 月 29 日發行的文章中指出,該篇文章的作者主要利用衛星影像追蹤 2000 至 2012 年世界雨林面積的縮減程度。

而印尼已經超越巴西,成為目前全球雨林消失速度最快的國家。

文章中最值得注意的點是:

整整 12 年間,雨林消失的面積大約有 1,600 萬英畝,幾乎就和希臘的國土面積一樣了。其中,約 38%,也就是 600 萬英畝的雨林,是屬於生態多樣性與二氧化碳吸收能力的原始林。

除此之外,有 40% 的消失雨林是位於所謂的「官方」保護區。

最令人憂心的還有,儘管印尼對於雨林保護的相關法律已逐漸變得完整而嚴謹,雨林破壞的問題仍持續惡化著。在過去數年間,原始林消失的速度正以每年平均 47,600 英畝的速度增加。有法律條文保障卻沒有達到成效,執政當局是否該負起全責?

殘酷的數據,告訴大眾雨林破壞有多麼嚴重,也證實了多年來許多環境保護人士、科學界及少數印尼政治家多年來的呼籲:「如果想減緩甚至扭轉雨林破壞的惡化趨勢,嚴格的落實環境保護相關法律,絕對是不二法門」。

但是,執政當局有把保護雨林當作一回事嗎?嚴重的貪腐,加上官商勾結,很顯然的,這個答案是否定的。

  • 政府貪腐盜賣雨林,但這個國家從下至上卻缺乏足夠的關注度

不只地方政治首長,警察甚至軍隊高層的貪腐程度仍十分嚴重。以賣出雨林地,來作為棕櫚油、紙漿的經濟作物種植,甚至盜伐之用的行為層出不窮。

除此之外,為了增加經濟作物種植面積,不肖業者往往以縱火焚燒的方式,清除原生的雨林,從而產生了大量高污染度的霧霾。影響的範圍已經不只是印尼當地,伴隨著當地的季風,霧霾不止影響到了位於印尼的 Sumatra 島,甚至飄散到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等鄰近國家,造成這兩地的空氣污染程度,在去年達到了歷史新高。

嚴重的污染損失及責任歸屬問題,也造成了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與印尼政府間的關係漸趨緊張。

然而,在這次印尼大選的主軸,仍聚焦於經濟發展、民族主義、對抗貪腐,及基礎建設等傳統議題之上。同時,由於 各方陣營了解印尼大眾對於環境問體的關注度不足,儘管這篇報告具有高度警告意味,用赤裸的數據抨擊了當前執政政府在對雨林保護無能的證據,但對於整個大選的影響力仍是微乎其微。

但是雨林就這麼消失了,其影響程度是無法衡量的,經濟發展固然重要,如果每個執政當局只考量到眼前利益,那環境只會無止境地惡化下去。

  • 延伸閱讀

台灣還在慢慢等,印尼央行已火速修法要促進電商市場的發展

(資料來源:Economist;圖片來源:dany13,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