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小牢騷:別再說福利制度破壞了就業!

這個月 25 日,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Paul Krugman 在葡萄牙參加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舉辦的論壇時,趁隙發了一篇文章,篇名就叫做「一項歐洲不為人知的成功」。

通篇看完,感覺的出來他對於這次論壇中所討論的議題被大家歪樓感到有點不爽(這個待會兒再講),在發發牢騷之餘,他主要提出了一個違背一般人所認為的事實:

歐洲在創造就業方面,遠超過美國的成就。

這句話(或事實)在乍看之下好像十分不合理,但 Krugman 解釋這是因為一直以來美國對於歐洲經濟體的報導多為負面報導,尤其是法國。他說:

美國的政治討論,主要是羅賓漢主義的對立面:經濟的成功需要「劫貧濟富」,如果課富人稅,將阻礙富人製造工作機會。而如果給窮人太好的福利(許多選擇),則他們就不會專注於工作。

在這樣的想法之下,歐洲經濟體的架構就顯得幼稚可笑,高稅率、高福利的經濟體系必然走向瓦解。而在這種思維的渲染下,許多媒體報導也就直接將這樣的猜測轉變為真實。

不過顯而易見的,這並非真實。

  • 高福利的確曾讓歐洲陷入就業難題之中,但現在這已經不能阻擋他們提高就業率了

的確,因為貨幣因素,歐洲那幾隻豬的狀況真的很慘,失業率也高得驚人,可是撇除這幾個國家,Krugman 說其他國家:北歐、甚至法國的情況都比美國人想得要好上許多。

如: 處於黃金勞動年齡(25 到 54 歲)的法國人找工作要比美國的同齡人更容易。

不過這樣的成功也不是一直為歐洲所獨有。Krugman 解釋:事實上在上世紀 90 年代,歐洲的就業情況就超糟,學界甚至有「歐洲硬化症」(Eurosclerosis)一專有名詞來形容。而箇中原因就是我們都知道的,也一直被我們認為延續到現在的現象:過高的社會福利制度形成「吊床」現象,削弱了人們的主動性、提高了依賴性。

但風水輪流轉,美國布希政府上台後,情形就翻轉過來了。法國的黃金年齡段就業大勝美國,差距甚至比上世紀 90 年代的還大。更遑論其他歐洲國家,如北歐福利國瑞典和荷蘭等。

  • 歐洲告訴我們:就業困難決不是因為社會福利制度與市場監管

儘管有人會說現在美國年輕人的就業率還是比法國高,但這主要是因為法國政府大量補助年輕人,因此法國年輕人不必像美國年輕人依樣勤工儉學(還學貸)。或許還會有人說法國人那麼早退休,可以說是慷慨、也能說是偷吃步挪位子給年輕人。

但不管如何,Krugman 語重心長道「歐洲的確在向真正應該工作的人提供就業的問題核心上,比美國要強!」雖然這時腦海浮現出自由市場的強硬派常說的「社會福利和市場監管會大大的破壞就業」(嗯哼)。

Krugman 提及還有許多人認為美國的失業率,是因為事業者受到政府太過完好的對待了。但事實是這樣嗎?Krugman 嘲諷地說去年底美國國會就進行了一項殘忍的實驗:拒絕長期失業救濟延期,一次砍斷數百萬失業者的經濟來源。

結果呢?完全沒有解決問題,還加深了這群失業者的絕望。

Krugman 結論:自從歐元危機爆發後,就有無數人穿鑿附會,認為這都是因為社會福利結構的關係,歐元危機就是這些歐洲國家對社會正義的杞人憂天所導致的。Krugman 形容這群喋喋不休者講得天花亂墜,卻始終無法正視到歐洲最強經濟體「德國」的福利制度也十分慷慨。

關於「歐洲創造就業比美國好」的議題告一段落。你可能想問問到底 Krugman 這次去歐洲到底是在幹嘛?

  • 最後,Krugman 這次參加的論壇到底是幹嘛的呢?原來是討論「歐元危機」啦!

好啦,幫你整理一下 Krugman 這次去參與歐洲央行論壇的重點:

討論:

歐洲大陸過早採用單一貨幣所引起的破壞性財政混亂

結論:

引發了歐元區危機的政策失誤,無關社會福利制度,而是因為在缺少單一貨幣所需要的那種銀行業和財政聯盟的情況下,貿然推行了歐元。

(整理自《紐約時報》專欄;原文資料:《NY Times》;圖片來源:photographerglen,CC Licensed)

---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