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念的科系沒用,而是現有經濟體系下我們的價值正在喪失

「學那麼多,是不是也找不到工作?」

當越來越多新科醫生、律師,越來越多碩、博士出社會也找不到工作時,我們不免如此自問。我們努力升學、讀書,最終拿到了文憑,求職路上卻仍屢屢受挫。

美國聖路易斯(Saint Louis)一位研究政治與媒體的學者 Sarah Kendzior 在《Al Jazeera》上提出一個論點:

在新經濟時代下,不是所學的技術或專業失去價值,而是人

  • 專業人才失去工作機會

律師、電腦專家、軍事分析師、老師,這些工作有什麼共同點?答案是,現在很多職缺都讓他們成為受過專業訓練,卻無法找到穩定、全職工作的一群人。

從 2008 年起,這群人就只能以約聘、派遣等身分任職,當初他們放棄了新聞、藝術、娛樂工作的夢想,以為經過專業課程訓練後能找到所謂「安定」的工作,但事實上,這些都是附屬且替代性高的工作,他們還是得和其他人一樣,為了工作搶破頭。

  • 人們的價值逐漸喪失

許多剛畢業找不到工作的學生,常被別人說他們選讀的科系「太不切實際」,應該選擇科學或資訊工程等學系,但事實上,在現今經濟蕭條的世代,各個產業都遭受牽連,企業只好以約聘或派遣人員取代正職,而公司內的初階職位,則是給予學生無薪實習,以降低公司的人事成本。

以美國來說,9% 的資訊工程系畢業生目前處於無業狀態,14.7% 的資訊管理系學生面臨失業,而 45% 的法律系畢業生也找不到全職工作。

在台灣,學生們也有相同困境,以教職而言,目前尚未任教的合格儲備教師,以及沒有正式約聘的代課教師,這些「流浪老師」的人數也逐年升高。 你以為轉修熱門科系可以改變一切,但卻改變不了已經破碎的經濟體系

許多人面對批評者的嘲笑:「你有博士學位,你能得到什麼?」因為他們注意到,76% 的教授沒有就業保障,而且通常只能領到較低的工資,從 2009 年開始,這些教授們已經失去了 40% 的優勢。

事實上,不是我們所學的技術或專業讓我們找不到工作,是我們(人)的價值正逐漸喪失

  • 高等教育的迷失,是社會出問題的症狀

高學歷青年失業,讓他們學而無法致用 ,許多人花數十年獲得高學歷文憑,但卻沒想到這張文憑將讓他們成為失落的一代,不僅面臨經濟困難,也失去人生方向。

儘管目前高等教育有著悲慘的就業情況,年輕人還是繼續攻讀碩士學位,讓許多人不禁疑惑地說:「為什麼要花數年時間換取沒有價值的學位,怎麼不去找工作?」但與其畢業後只能無薪實習或從事低薪工作,念研究所似乎是很好的逃生門。

不過這樣的想法馬上遭到抨擊:「不是看你現在賺多少錢,而是要看你進研究所後,沒工作的狀況下,喪失了多少機會成本。」但此話讓 30 多歲正為生活打拼換取微薄薪水的人也出來現身說法,「先工作」這種論調他們以前也聽過,但事實上並沒有比較好。

其實,高等教育的迷失,是大環境病了的症狀,現有環境甚至讓教師們接受自己低薪的狀況,讓他們認為是自己「專業」的選擇,而使自我價值受限。

  • 社會系統失靈,個人價值由業主決定?

通常大學時期所選讀的科系,往往會被業主認為是可以在公司展現的能力,當業主不需要這項能力時,這些領域的學生都可能會被定義為「沒用」。

但我們的個人價值應該要重新定義,因為過去學習的任何專業,都是幫助我們獲取現今職位的工具,觸發我們有更多思考面向。

現今社會的問題不在於我們選擇什麼是「有用」或「沒用」的專業,而是整個系統出現瑕疵,人們不清楚什麼是真正的工作,於是以為自己沒有用處,而不知道怎樣的待遇可以被容忍,不知道怎樣的犧牲是可以被允許。

我們忽略了自己的價值,活在別人的框架之內,於是我們沉默,竭盡所能地做「本分」內的事,甚至忍受物質、精神上的剝奪,還要冷靜地告訴自己「現實生活不過如此,我們應該理性看待這件事,不敢對未來有太多期待,繼續努力安於現狀,將犧牲視為生存的美德」。

  • 一起改變,找回自我價值

也許有人會說,期待未來是件不切實際的事情,那是因為他們無力反駁現狀,只好保持沉默,但人是可以自由選擇的,生存不僅是錢的問題,而是心態問題,不要誤把運氣不好當成是自己人格特質有瑕疵,不要誤把錯失機會當成機會不曾來過。

現代人的危機不是沒有工作技能,也不是因選錯科系而失去價值,是整個社會認知出現偏頗,認為「對」的才去執行,應該要做回自己,不受別人影響。現在我們除了要努力把工作做好,也要集合大家一起改變現狀,在這失落的年代中尋求一絲機會,記住,生存不僅是錢的問題,心態也很重要。

你不等於你的工作,如何看待身旁的一切才會形塑出你的形象。

(資料來源:Al Jazeera;圖片來源:Jrim,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