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媽媽:那年我被性侵了,而我正養育著強暴者和我的孩子

女性主義者努力為著被強暴的受害者爭取墮胎權益,尤其在有些國家墮胎並不合法,受害者沒有權力墮胎。但以下的故事,讓我們看見另一群被社會遺忘卻痛苦的人,同樣都是被強暴的受害者,選擇把孩子生下來的媽媽們,卻面臨著最痛苦的障礙。

(以下故事以原文匿名作者第一人稱進行中文編譯。原文匿名作者在 xoJane 上發表一文《I Am Raising the Daughter of A Man Who Raped Me》)

「媽媽,我的捐精者長什麼樣子呢?」我女兒天真無邪的問。

我從來沒有告訴我女兒她有個捐精者,我也沒告訴過她任何關於我如何懷孕的事,我也不知道她怎麼會脫口出她這樣的猜測。

但事實是,根本沒有捐精者,而她父親是個強暴者!我覺得無助,遇到這樣的問題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也不知道如何解釋,沒有人告訴我該怎麼做。我讀了一堆書、一堆部落格都教我怎麼偷把蔬菜藏到漢堡裡、教我怎麼騙小孩去刷牙,但沒有人教我如何解答「真正困難」的問題。

光想到在未來的某天,我必須跟女兒說出實話,我就覺得緊張的想吐。

  • 第一眼在超音波上見到她,她是怪物的小孩,卻是個天使

當第一眼看到她時,是在墮胎婦產科裡的超音波影像中,我存了好幾個月的錢才去成的,在努力存錢的這幾個月間,我也自我調適心情,準備面對即將席捲而來的兩種感覺。

我的州政府有給付產前相關健保,卻沒有給付任何墮胎相關費用。所以我簡直是在跟時間沙漏賽跑,看時間不斷的流失,我只能拼了命的工作才有錢準時到墮胎婦產科報到。我吃了產前維他命,戒菸也戒咖啡。

這兩種感覺不斷地充斥我的身體, 一方面我覺得我身體曾被一個惡魔入侵了,我恨不得把他殺了,另一方面我卻感覺到肚子裡有個快樂的小生命正在萌芽,不管播種者是誰,我都覺得這小生命將會拯救我 。其實在看到她之前,我一直覺得肚子裡的「東西」同時是個我討厭的怪物,也是個小孩,我不知道該相信哪個。

最後,我終於看到超音波影像。這天距離我被強暴已經過了 17 週又三天了,過了好一段時間了,所以映入眼簾的不是當初那噁心的精蟲,我看到的是一個生命,是一個小孩,是我的嬰兒。

怎麼辦,我真的做不到,我大哭,醫生被我嚇到了。醫生告訴我,他們從不在這麼後期做墮胎手術,他們會願意做手術,一定是有嚴重的健康問題,或是像我這種「狀況特殊」。

「我真的無法。」我懇求。

「你無法什麼?墮胎?留下寶寶?」醫生說。

我啜泣的說:「我兩者都做不到, 如果我留下孩子,我就要花下我的大半輩子養育一個禽獸的小孩,我無法看著小孩的眼睛,不想起我被強暴的事實但如果我墮胎,我一定會大大的受傷一次,我會永遠忘不了我現在在超音波上看到的影像,我永遠都不會知道這小孩的未來可能會是多麽幸褔 。」

此時突然有個護士和諮商師走進來,護士拍拍我的肩膀說,「你不用現在作決定,但你可能也不能再拖了。」

我突然有點歇斯底里,我拜託他們幫我決定!因為我知道我不管做什麼決定,都會是錯的。在我發了瘋一陣子後,我看著診所裡的醫護人員,他們也盯著我發瘋,我總算瞭解到沒人可以幫我決定,我收起眼淚。

「我可以再看看另一張超音波嗎?」

超音波師把儀器再放回我的肚子上移動了一下,嬰兒的影像再度出現,不知道為什麼,在眼淚中我竟然不由自主地微笑了。

「我無法理解,這麼可惡又噁心的怪物,怎麼能創造出這麼美麗的生命?」我說出口。

醫生輕輕的點點頭,就這樣我的小孩在六個月後出生了。

  • 除了我愛她,該支持我的親朋好友們,卻不斷說出傷人的話

我愛她,無怨無悔,全心全意。但只有我愛她,不會有人愛她,她的出生沒有掌聲,也沒有人幫我辦 baby shower(美國習俗,在準媽媽預產期一個月內,準媽媽的女性朋友會聚集起來,共同把祝福、禮物、食物給準媽媽,幫助她做好物質和精神上的準備),醫院裡也沒有歡樂的探訪者來看剛出生的嬰兒。只能全靠我自己了,我窮死了,但還是得振作點,為了自己,也為了她。

光是事前,不管我有沒有告訴我的親朋好友這件事,他們就七嘴八舌的出一堆意見,那些該支持我的人,通通都變得很傷人 。他們不斷告訴我我太年輕就當媽,告訴我我的小孩會一生都活在惡夢裡,還告訴我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他們不斷告訴我我的人生已經毀了,我永遠也逃不出那男人的褲襠中,而每個人一同指責我的就是,我不該讓這孩子出生

我還記得,當我女兒兩歲大的時候,我 email 了一些照片給親戚,有一個人卻這樣回覆:「我希望我可以很真心的恭喜你,但我無法。」

我知道我懷孕了,還有她的出生沒有得到祝福的原因,但我無法理解為什麼那些該愛她的人,竟然還說出了那些傷人的話?

就像我當初被強暴的經歷一樣糟,這小孩根本沒有錯啊!她無法選擇她的出生方式,也無法選擇她如何被製造,她是別人暴力行為下的受害者,就跟我一樣,卻要終生受折磨。

  • 除了墮胎權該被重視,選擇將小孩生出來的呢?

有很多的女性主義者都倡導著被強暴者的生育權, 但他們並沒有看見我們這些人的需求,不是每個人都會選擇墮胎的 !我們選擇將孩子生出來就註定被人看衰,我們活在被忽視的世界裡,沒有人認可我們的存在。

茶黨的參議員 Richard Mourdock 說過這樣的話:「被強暴而懷孕,是一種祝福。」而女性主義的姐妹們斥責這樣的言論可笑、荒唐至極!

我知道這些女性主義的姐妹們是出自好心, 但同時我也感到傷心別人認為我的小孩不是「祝福的禮物」,而我愛她是錯誤的。雖然這些刺耳的話很傷人,但我還是會開心的回顧,因為我得到的這麼完美的禮物。

我承認,我有時會看著她想到他噁心的臉,這讓我感到恐慌,我很擔心她長大越長越像那個男人。

我花了很多時間回答她好奇的問題,我總是簡單的帶過她沒有爸爸的事實,但當我說出:「妳沒有爸爸。」我總覺得胃在絞痛,我懷疑這個秘密還可以再藏多久?

我只知道,總有一天,我都會告訴她事實,不管我會怎麼訴說這件事,這件事的開頭與結尾都會是「親愛的,這不是妳的錯。」

而我想,我也希望哪天,我也能夠告訴自己:「這並不是妳的錯。」相信自己,並走出來。

全天下的母親都是辛苦的,媽媽能無怨無悔的愛你,你也做的到嗎?不管如何,我們都該撥通電話給媽媽,告訴她辛苦了,平時別忘了時時表達自己的心意!

(資料及圖片來源:xoJane;首圖來源:harinaivoteza,CC licensed)


探索更多「我想這樣活活看」的生活方式→加入 VidaOrange 生活報橘粉專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