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紙錢是蔡倫發明的?起源竟然是「裝死詐騙推銷」?

burnt-money

《VO 導讀》:燒紙錢是一種宗教習俗,但污染問題該怎麼解決?因此台灣許多大廟已經開始實施進燒紙錢,就連北市也規定,住家外禁燒金紙,若遭檢舉將罰 5000 元。今天推薦這本 拜拜 經濟,要帶你深入了解「紙錢產業」,而且就連冥幣也會有通膨問題!不過最有意思的應該是,你應該不知道燒紙錢是蔡倫發明的?而且竟然還是一場詐騙…

年燒紙錢一百三十億元

華人習慣焚香燒紙錢,這是一種民間信仰的習俗,但傳統與現代之間有很多矛盾的問題,其中之一就是汙染。

中國大陸每年在清明節期間用於祭祀焚燒的紙張就達千噸以上,清明節當天,這項「白色浪費」便高達一百多億人民幣。在臺灣,根據臺灣區造紙同業公會統計,臺灣每年進口及自產的敬神用紙約十二至十五萬噸,以公會統計的二○一一年的紙張總量為五六七.八萬公噸(包含進口)當基礎,臺灣每年少說有二%以上的進口紙張用量是用於金銀紙的製作,若加上臺灣業者的自身供應,環保署的數據是每年燒二十八萬公噸,當然,這些紙錢的最終形式就是焚化。

燒紙錢這個問題其實挺嚴重的,最重要的問題來自於空氣的汙染,以及所造成的廢氣與重金屬汙染的問題,在臺灣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人均值一直很高,設法降低紙錢焚燒的環保問題就變成是環保單位要傷腦筋的問題。

燒紙錢本來就是華人的民間習俗,要讓傳統信仰不燒紙錢的難度很高,但是減量這件事,或許可以透過宗教領袖們對信徒加以宣導,比政策宣導來的有用。但臺灣每年燒了多少紙錢、多少炷香呢?

根據統計,臺灣傳統燒金紙的習俗,每年至少浪費一百三十億元,還排放近一億公 斤二氧化碳,以燃燒一公斤紙錢會排放約一.五公斤二氧化碳來估計,每年燒掉的紙錢 至少排放二十二.五萬噸的二氧化碳,需要至少一千五百萬棵喬木才能吸收完畢 而且,焚燒這些紙張等於砍掉兩百萬顆樹,無法回收利用。以二○一三年二月的進口廢紙價格每公噸二百二十美元計算,若全部紙錢都採用進口供應,以每年用量十五萬公噸計算,則一年臺灣光焚燒紙錢的「經濟規模」就達三千三百萬美元,合九.九億元。當然,九.九億元純粹是以進口廢紙的價格計算,若加計中間的加工程序、輔料、包裝、運輸等成本,一年浪費一百三十億元的可能性就非常高,再加上焚香的費用,恐怕遠遠超過一百三十億元的經濟規模,就資源而論,當然是一種浪費。

臺南市環保局就曾調查過,臺南市三百二十六家宮廟一年燒掉九百三十五噸金紙,產生的空氣汙染物,相當於全市十九萬多輛小客車,每輛跑三百一十公里的廢氣汙染量。若加上燒一百一十三噸香產生的汙染,對空氣品質影響更大。環保局呼籲宮廟及民眾,配合紙錢集中焚燒及一人一炷香政策,減輕空氣汙染,並推動紙錢集中燃燒及減量政策,希望從每年中元普度開始推動減量運動。

一開始臺南市的普查結果顯示,全市只有一○六家宮廟辦理中元普度,焚燒的金紙僅六千五百多噸,僅佔全年焚燒量的○.七%,因此環保局希望把「紙錢集中燒」擴展至其他節慶及農曆每月初一、十五,希望能夠把效果擴大。在臺南市政府提倡紙錢減量與集中焚化的計畫後,很多地方政府也來效尤,甚至提供「以功代金」鼓勵民眾配合這項活動。政府單位或宮廟要改變民間傳統信仰,想必是有難度的,這個癥結點在於傳統的焚燒紙錢與燒香,基本上是透過焚燒的程序來表達人間的敬意,但問題在於集中焚化,而且還是送往環保局的垃圾焚化爐焚化,一則會讓信徒以為鬼神們如何得知哪些數量是他們的「心意」呢?民俗學家也反對減量以及集中焚化的倡導運動;二則是紙錢的減量不只少了信徒的心意,也汙衊了紙錢與香,恐怕神鬼界也難容政府的「創舉」!

這證明一件事,就是傳統信仰並非不能改變,但要完全改變信仰行為,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若以私利的角度來看,政府推動紙錢減量運動,或者積極一點說,「不准」燒紙錢,恐怕會引起民眾的撻伐,因為這會戳破「功利」性這個泡泡。

 陰間也有通膨?

廣義的華人世界,想必一年之內對冥界與神界「傳送」了不少金錢,但人間的各國政府有中央銀行可以統計貨幣供給,也可以控制貨幣供給來調整利率與通貨膨脹的問題,但神界與冥界可沒有中央銀行的機制,在這兩個地方會不會有通貨膨脹的問題呢?人間一年孝敬祖先與好兄弟的銀紙,在人間造成了空氣與水汙染,大量的焚燒紙錢,會不會因為我們刻意對紙錢的「量化寬鬆」,反而在陰間造成通貨膨脹的問題?這是個把無聊當有趣的問題。

二○一一年以來人民幣連續升值,工資連番爬升,大陸與香港的物價也高漲,媒體針對這個現象還報導連「冥界」也受影響,紙錢等祭品價格普遍大漲。由於大陸民工薪資高漲,同時也造成沿海省分缺工,加上人民幣匯率升值的影響,香港媒體很諷刺的指出連冥幣也貶值了。香港《中通社》曾經報導,受人民幣升值影響,加上大陸內地民工短缺,香港紙錢、紙紮等用品漲幅高達四成,連祭祀用食品也漲價約兩成。香港的盂蘭節(等同臺灣鬼月),各種祭祀用品紛紛漲價,香港人的祭品消費額明顯縮水,金額由過去港幣五十元減半至港幣二、三十元。在二○一○年盂蘭節到紙紮店只須付港幣三元,就可買到一疊一千張、每張面值五千萬元的「冥通鈔票」,但到了二○一一年,同樣價值的冥紙已經要花港幣四元,以「相對幣值」來論,港元對冥元當然是「貶值」了。

港幣對人民幣而言是愈來愈不值錢了,以五年匯率圖來看,當年約貶值七.八%,由此可見香港人要買中國大陸出口的紙錢,除了價格上漲外,加上匯率貶值,購買力當然愈來愈差。假定港元對人民幣持續貶值,又冥元的印製成本又相對提高甚多,可以推論未來港元會持續對冥元貶值,也就是說,港元對冥元的購買力下降很多了。

如此一來,香港會不會效法臺灣的地方政府,要大家減少焚燒紙錢,如果香港人可以有志一同的話,他們的壓力也許會降低很多,但就怕神明與祖先不悅了!

這幾年,人間的政府大力提倡量化寬鬆政策來拯救經濟,貨幣愈印愈多,造成預期的通貨膨脹心理作用(實質上各國中央銀行發現,量化寬鬆政策好像也沒引發通貨膨脹的問題),物價在短時間內一路攀升。 人間量化寬鬆的操作手法,連紙錢也依樣畫葫 蘆,差異在於人間的貨幣量化寬鬆政策是中央銀行發起的,但紙錢造成的陰間通貨膨 脹,並不是冥界的中央銀行引起的,反而是人間刻意捐輸過去的 因此,我們會發現一件事,先撇開傳統的銀紙不說,現在華人世界很流行的冥界紙鈔,面額已經是愈印愈大,壹後頭的「零」愈印愈多。

二○一三年的清明節,香港的《蘋果日報》就曾報導,由於人民幣升值、原物料價格與人工成本攀升,造成的物價飛漲,通貨膨脹已經蔓延到陰間,陰間也受牽連,清明節前夕,有紙紮舖推出「冥通銀行」最新的「壹萬億圓」面額冥紙。

沒聽錯吧,是壹萬億元,壹的後頭有十二個零!人間最大面額的貨幣辛巴威幣也才一百兆(十四個零),冥界貨幣也不遑多讓衝到十二個零,相差只有一百倍而已。

但問題是,辛巴威有冥紙嗎?

把問題再稍微擴大一點,冥界與人間的匯率應該怎麼算?當港幣對人民幣也才貶值不到八%,香港發行的冥幣後頭加上十幾個零,會不會造成冥界的通貨膨脹,購買力大幅下降呢?

曾有銀行界的從業人員打趣的說,人間的貨幣應該和冥幣的匯率是等值的一比一才對,不管一個人用多少貨幣買了多少紙錢燒給祖先和好兄弟,這匯率應該是一比一才對,雖然實質的貨幣不會不見,但把冥紙的面額搞得這麼大,難道陰間的祖先和好兄弟們,不會知道人間對陰間搞「量化寬鬆」的「陽謀」嗎?

 宗教小辭典

傳說紙錢源自蔡倫,因為紙張銷售不佳所想出的推銷點子。蔡倫和妻子串通好假裝重病死去,蔡倫的妻子告訴鄰居,將紙張剪成銅錢狀焚燒就可以賄賂陰間鬼差,死者即可復活 (這也是民間給往生者燒腳尾錢的做法)。鄰居不相信,後來蔡倫的妻子一燒紙錢,蔡倫立刻復活。蔡倫向鄰居解釋,燒給他的紙錢就是陰間的錢,鬼差向他索賄時,他將收到的錢交給鬼差,人就從陰間回來了。

unnamed(本文:摘錄自時報出版《拜拜 經濟》鍾文榮著,圖片來源:epSos.de, CC Licensed,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