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教就像蘋果 IOS 一樣不開源,確保用戶體驗但也潛藏危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左思右想(letter2dora)。2015 年 11 月 13 日,巴黎發生 ISIS 製造的連環恐怖事件,目前已造成至少上百人死亡。這篇文章中,作者以互聯網思維探討伊斯蘭世界宗教問題,對於宗教信仰問題的看法因人而異,無分對錯,歡迎大家交流討論。

最近巴黎又出現了伊斯蘭的恐怖事件。想想也是奇怪,世界性的宗教不少,基督教、佛教、道教、猶太教、印度教、摩尼教等等,都沒多少負面新聞,甚至皈依者還在增加。和其他宗教相比,伊斯蘭教有什麼特別之處,為什麼關於它的,不是恐怖主義,就是戰亂和貧困,或者是海灣國家式的愚蠢炫富呢?

伊斯蘭教特別之處,在於它是第二代的人工宗教。 這是什麼意思呢?

幾個世界性的的宗教,如佛教​​、印度教、猶太教、基督教、拜火教等等,都是出現在公元前。而只有伊斯蘭教出現在七世紀。這中間的時間差,簡直就是元朝和我們現代之間的距離。

其他宗教出現的時期, 是德國哲學家與歷史學者雅斯貝斯 (KarIJaspers) 所謂的軸心時代 (axial age),大約是公元前 800-200 年。在這段時間裡,原來住在遙遠並且顯然是不通聞問的人們,在精神上與思想上都有重大的突破。有幾個古代文化都發生了「終極關懷的覺醒」,這幾個地方的人們開始用理智的方法、道德的方式來面對這個世界。

這個時期在中國有孔子和老子,在印度有佛陀,在伊朗有瑣羅亞斯德,在以色列有眾位舊約中的先知,而在希臘則哲人備出。他們以不同的思路,回答了關於人生意義、世界起源, 人與人、平民與統治者等各種關係的難題。這就奠定了舊大陸接下來數千年的文明走向。雖然這幾家看起來好像很不一樣, 其實, 如果與電腦或手機來做對比的話,它們都可以看做是思路不同的操作系統, 不同社會憑藉這些操作系統來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社會模式。

但是,這些軸心時代的思想者, 因為他們都是原創的思想者,而且在他們生活的時代影響力都還不大, 所以他們主要是提出了一些大致的思路和方向,更多的思想細節都是由他們的一代代門徒發展出來,中間當然就出現了很多爭論、改變和派別分裂。 他們的思想可以類比成開源的安卓系統, Google 寫出源代碼後, 接下來的不同公司就按照各自的偏好和需求把它改造得改得面目全非,比如三星啦,MIUI ,HTC SENSE 等等 。這在造成很多紛爭的同時, 也給了它們不斷試錯和適應時代演變的能力。也因此,雖然現在的各種佛教已經和佛陀那個時期很不一樣了, 但佛陀在菩提樹下的點滴思考,直到今天依然滋養人們的心靈。其他宗教和哲學也是這樣。

而軸心時代過去了幾百年後產生的伊斯蘭教, 穆罕默德宣布自己是最後也是最偉大的先知,所以他去世後,上帝想要傳達給人類的啟示就已經完成。伊斯蘭教的全部教義都只能來自他口授的古蘭經和記錄生平的聖訓。所以一開始, 伊斯蘭教就像蘋果的 IOS 一樣走了閉源路線 ,創立之初就排除了接受外界改變的可能性。這是伊斯蘭教和其他宗教的重要差別,為什麼呢?

首先, 伊斯蘭教不是原創的, 而是在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影響下形成的二次宗教。穆罕默德接受了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大部分設定,只是加上自己結合阿拉伯地區傳統的更多解釋。當然在這種情況下,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伊斯蘭教的理論體系會更嚴密一些。比如說, 比起基督教的承認耶穌也是神(導致基督教的第一次大分裂), 伊斯蘭教宣布穆罕默德確實是人而不是神,這就實現了邏輯上更徹底的一神論。

更重要的是, 穆罕默德與摩西和耶穌兩位先輩有個很大差別。摩西並沒有進入應許之地就去世了, 耶穌則被釘上十字架,接下來的幾百年下來基督教一直是個受迫害的少數宗教。但是穆罕默德在他的有生之年,在現世得到勝利與權力,所以他在行使先知的精神權威時,也行使政治上的統治權威,這樣他就就以先知的身份, 對很多詳細瑣碎的事務都做出判斷和決定,也同時指定了他的信徒生活中的種種規則。

所以, 我們可以把 伊斯蘭教類比成像 IOS 一樣,創始人是個注重細節的完美主義者, 對自己的產品做了事無鉅細的干涉,而且不許受到其他系統的影響。 所以, 由於伊斯蘭教的極大成功, 可以看做是已經實現了 IOS 這樣的市場規模和封閉系統。

從這個角度來說, 伊斯蘭教作為曾經是設計非常好的社會操作系統, 也要歸功於它的閉源。還是拿 IOS 來類比。IOS 之所以受歡迎, 是因為閉源造成的使用體驗的統一,同時設計師從自己的判斷出發針對易用性做的各種人性化設計,使得對智慧手機不太嫻熟的用戶也可以輕易使用。伊斯蘭教其實也是這樣

伊斯蘭教宣布, 它的理論來源就是來自穆罕默德的言行,除此以外均不承認, 其他教義很難影響到伊斯蘭的原則,這就實現了徹底的閉源。除此之外, 不像其他宗教可以使用各民族語言,雖然《古蘭經》有各種語言譯本,但在清真寺裡只能使用阿拉伯語來做宗教語言,所以伊斯蘭化的話,就會多少有點阿拉伯化,再加上只要是信徒就是平等的兄弟的理念,這樣就為遍布世界各地的信徒提供了統一的用戶體驗。此外, 伊斯蘭教對信眾的從生到死的生活準則都做了規定, 這樣只要當上信徒後,不管是在北非沙漠還是東南亞海島,每日的生活和遇到的各種情況就都有同樣的規章可循,每天有很多時間都要圍繞著自己的信仰運行,所以不管是什麼民族, 皈依了伊斯蘭,生活方式和精神世界都會趨同。

伊斯蘭系統的高明, 從它的流布歷史可以說明。歐洲有一種說法是伊斯蘭教因征服而傳播,這是有誤導性的。雖然伊斯蘭教傳行天下,開始相當程度上無法離開平行進行的征服行動。但是阿拉伯征服者最原始的作戰目標,並不是藉由武力來樹立伊蘭教信仰,而是為了獲得戰利品。因為阿拉伯帝國里對穆斯林的稅收很低,而對其他教徒稅收高, 所以執政者根本沒有動力去勸人入教。除了早期的中東地區, 伊斯蘭流傳到其他地區基本上是和平的。

中亞邊境上的突厥人,是自己接受了伊斯蘭教後才進入阿拉伯帝國, 從此成為伊斯蘭最忠實的戰士。印度次大陸的穆斯林,除了中亞移居來的征服者,很大比例是當地那些在印度的種性制度下受壓迫的人們為了提高社會地位而加入伊斯蘭的。更典型的例子是東南亞的馬來半島和印尼。伊斯蘭在那里傳開的時代,和西方航海者到達的時間其實差不多。但是由於伊斯蘭教的特性更適合他們的社會,東南亞人反而在西方大舉入侵的大航海時代接受了伊斯蘭。

08-09 年,很多中國女生第一次用的智慧手機都是 IPHONE,因為這款手機很容易上手, 不像當時其他諾基亞或 HTC 手機一樣要自己琢磨好久。同樣, 除了中東地區,伊斯蘭流傳的地方,皈依者都不是從所謂的其他高級宗教改宗來的,而是原來處在精神荒原中的部落民。因為伊斯蘭教義的簡潔性,和信仰生活的詳細規定, 那些中亞、北非或東南亞的部落民加入伊斯蘭後, 馬上就可以像模像樣地進入比較文明的社會模式,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精神上很大的提升。(反過來,這也是伊斯蘭教對類似漢族這種已經有豐富傳統的民族毫無吸引力的原因之一)。這也可以看成是一種考慮周全的用戶體驗吧。

  • 那麼,這個中世紀的完美系統, 是怎麼在近代失落的呢?

事實上,西歐文明的崛起,是人類史上的特別現象。所以不僅僅是伊斯蘭文明, 儒家、印度教、東正教文明也都受到同等的衝擊。但是, 只有伊斯蘭適應衝擊的紀錄特別差。儒家文明雖然也有過掙扎的痛苦, 但算是已經走在現代化的道理了。印度教或佛教國家也沒有伊斯蘭國家那麼痛苦。

伊斯蘭在近代的失落,正是由於它在中世紀的成功。進化論上有句格言:最大的失敗莫過於成功。一個生物如果完全適應它的環境,一個動物如果把它的全部能力和精力都集中使用在眼前的某一件事,它就不可能再有力量去對付任何突然發生的變化。

伊斯蘭作為完美的封閉系統,先天地帶來了兩個特點,第一就是 細節和主題難以區分 , 改變細枝末節和改變整個程序一樣要經過困難的流程。而如果源代碼已經由創始人在 1000 多年前鎖死了, 那改變的可能性簡直就是抓頭髮把自己提離地面。

在穆罕默德去世之後,伊斯蘭教書記員全都著手狂熱地收錄他的言論和軼事,直到與他同時代的最後一人去世為止,然後就整理成聖訓來指導一代代穆斯林的生活。這中間會有一些由於穆罕默德作為普通人的好惡帶來的各種瑕疵。比如, 穆罕默德在處理一位意志堅強的老婦所提出的訴訟遭到困難之後,他一時衝動,宣告老婦都不能進天堂,因為天堂是寧靜的處所。後來,他後悔不該作這樣的斷言。然而時至今日,在老婦是否有靈魂這一點上,伊蘭教各宗派教義仍不一致。(林頓《文化樹》)

所以要做個好穆斯林, 就要在每次引進任何新做法時都斟酌再三是否違背無所不在的教義, 那就很難試錯了。說起和西方接觸學習的話, 那麼比起東亞國家,奧斯曼土耳其在地理上離西歐近得多了, 但是, 經過幾百年的點滴學習, 土耳其人還是淪為西亞病夫,最後只好認識到他們採取的學習措施「每一次都太少而且太晚了」。只有在凱末爾的極度西方化政策下,土耳其人才多少擺脫了這個怪圈。

其次, 當時的進步現在可能就成為落後 。我們現在覺得伊斯蘭是壓迫婦女的,但是在創立之時並不如此。聖律允許伊斯蘭教婦女有著某些權利,譬如財產事務方務方面的權益,這可是同時代的歐洲和其他地方婦女所未享有的。但是,在婦女普遍受教育和工作的當代,這些千年前的詳細規定就變成了束縛。其他宗教為什麼沒有這種問題?因為它們的創始人沒有空講這麼詳細的問題。

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的轉型對誰都是很痛苦的,要放棄很多傳統,改變很多想法。可是,如果在你信仰的宗教的聖書裡,對你的各種嘗試已經明確地說,不行,不行,那麼怎麼一步步開始呢?

那麼, 有沒可能穆斯林慢慢地選擇像其他宗教的信徒一樣, 皈依到更自由化的宗教,或者乾脆徹底世俗化遠離宗教呢?很難很難。這就涉及到伊斯蘭在用戶粘性上的優點。

如果我們把宗教看成像操作系統一樣,有爭奪用戶的本能。那麼,不管好不好用或者對用戶是不是最佳選擇,只要用戶多,這​​個操作系統就是成功的。

邏輯上說, 宗教信徒人數的增減取決於幾個條件。如果信徒生養的兒女眾多,子女也都能成為虔誠的信徒,或是讓其他宗教教徒或本來不信教的人信仰自己的宗教,信徒的數目就會增加。如果沒有新信徒加入,或是徒改信其他宗教,信徒的數目就會減少。據演化學家威爾遜的研究, 一個宗教能夠成功吸引眾多信徒,與其宣揚的教義是否脫離現實無關,而是那樣的教義與宗教實踐能否激發信徒投入、生育下一代、拉攏其他宗教的人或不信教的人,以及能否建構一個功能健全的社群。

伊斯蘭教既是信仰,又是律法,為人類製定了從生到死的生活準則。在這個體系下,每個人的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會花費在宗教上。這樣的話, 只要出生在這樣的家庭, 絕無可能去信仰其他宗教。而如果成年後想要離開這個宗教, 不說遇到暴力因素,也意味著要背棄自己的家庭和全部社會關係,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選擇。

同樣以 IOS 為例。蘋果設備只能用 IOS,沒法刷機到其他類型的系統。如果你不想在使用 IOS,除非把現在手裡 IPHONE 換掉。如果你還有其他 IPAD 設備,又有大量照片已經在 ICLOUD 裡了, 就很難下決心脫離 IOS 系統了。但是你如果是用安卓設備的話,那就可以不時刷到其他系統試試,選擇可能性就多了。

而如果是伊斯蘭內部的自由化運動呢?如果我們記得我黨黨內歷次鬥爭的話,就會認識到, 在這類認為世界上有唯一真理在握的思想體系裡,“左比右好” 都是個固定規則,選擇表現得更激進更正統肯定更安全。大眾往往會被激進的一小伙人綁架,而不是去聽自由化人士慢慢說理。就連個 IOS,不是也經常有果粉引用賈伯斯,堅持IOS7之前擬物化的設計風格麼?設想一下,喬布斯要是手癢生前寫個蘋果十條,把他的偏好規定為才是純正的蘋果風格,那庫克現在早被罵死了。

那麼,伊斯蘭世界就沒法改變了嗎?不然。伊斯蘭現在最大的軟肋,就是威爾遜總結的最後一點:這個宗教能否建構一個功能健全的社群。

什麼時候果粉們會不得不放棄 IOS 呢?假如雖然這個系統用得順手,但是已經過時,沒法使用社會主流的應用,那麼 IOS 就像前幾年的黑莓一樣,自然會被拋棄。

伊斯蘭這個操作系統,其實已經出了幾百年問題。但是,如果不是湊巧伊斯蘭國家有不少都有這種豐富的石油資源(不只是海灣國家和兩伊,尼日利亞和印尼也依賴這種自然資源), 那麼,伊斯蘭世界的發展水平, 就要比我們如今看到的遠遠低得多了。

作家奈保爾在他寫於 1979 年的遊記《信徒的國度》裡無情地斷言,伊斯蘭國家已經失敗並將繼續失敗。他描述道,伊斯蘭世界「感知到周圍籠罩著另外一種新穎而強大的文明,一種他們無法支配的文明。他們只能不斷排斥抗拒,同時,又深深依賴著這種文明。」

何謂依賴?「巴基斯坦人感情上拒斥西方和西方人所倡導的普世文明。西方文明動搖國本,威脅社會秩序。偏偏西方文明同時又不可或缺,因為巴基斯坦需要西方人的機械、商品、醫藥。 、戰鬥機、移民僑胞的匯款,以及有望治療缺鈣的美國醫院和能夠提供大眾傳播碩士學位的美國大學。」這樣一來,就伊斯蘭整個團體而言,「意即整個團體將淪為寄生蟲。寄生,卻自居為主人,這就是虛偽。」虛偽何以見得?「激進派的毛拉,大限將至就飛到波士頓治病;伊朗宗教領袖霍梅尼誓言橫掃全世界所有國家,百戰百勝,使用的是法國造的戰鬥機……層層堆疊的虛偽,難道不是來自文明本身的缺陷?」

這種寄生和虛偽最典型的視覺例子, 是已經成為聖戰者標誌的 AK47 步槍,這可是完全沒有一點伊斯蘭色彩的現代工業製品,60 年前就出現的俄國工業製品。而且這種相對簡單的製品他們也是進口過來的,而不是自己製造的。更有甚者,為什麼聖戰者偏愛 AK47 呢?這裡面有難以啟齒的技術上的弱點。

美軍在 2010 年準備把伊拉克政府軍的武器由 AK47 換成 M16,發現伊拉克士兵很難接受。M16 是比 AK47 要準確和精密, 這樣一來, M16 就需要比較精細的保養,這種並不復雜的要求對於伊拉克士兵來說就是個大負擔。而且,M16 設計中的使用方法,是良好訓練的士兵進行準確點射,而伊拉克士兵已經習慣了使用 AK47 來不經瞄準地四處掃射,M16 可不適合這種掃射類的使用。但是,仔細想想,作為現代專業軍人,連好好保養和準確使用自己的工具都勉為其難,這是有多可悲。而恐怖分子對 AK47 的偏愛,也正說明說明了他們技術上的無能。

現在喧囂一時的伊斯蘭國 ISIS 呢?也可以從這個角度來分析。他們的資金來源, 要么來自海灣地區金主,要么來自自己佔據油井的收益(歸根結底都是由於有西方這個能源市場),要么就是通過搶劫和勒索這種盜匪手段。他們的武器來源就是繳獲的政府軍的美製武器。而宣傳手段呢?就是西方發明的各種社交網路,並且在上面招攬那些在西方的福利制度下衣食無憂,但是無法融入社會的移民後裔來當聖戰者。這其實也是一種寄生基礎上的恐怖組織,細思令人爆笑。

當然也不用太吐槽伊斯蘭國家。他們之所以過渡得這麼辛苦,反而也是因為他們的條件不夠惡劣。100 多年前,我們也是遇到了這個坎。當時義和團乞靈於各種古老神明,殺害境內的外國非武裝平民和外交官,執政者還向多國宣戰,跟現在的原教旨主義者有什麼差別。只是當時我們處在一個更殘酷的世界, 遇到了八國聯軍的血腥反擊,大師兄們四散奔逃。所以全民族痛定思痛, 意識到改造傳統文化,追隨德先生和賽先生,是古老文明的唯一出路。

從這點來說,伊斯蘭的困境是特殊的,又不是特殊的。他們的特殊性在於宗教的閉源性確實給他們的轉向製造了更多困難。而擁有石油資源,理論上給了他們很寶貴的緩衝空間,實際上又沖淡了他們的危機感和緊迫感。

這些年的伊斯蘭恐怖主義的猖獗,反而從另外一個角度說明了整個伊斯蘭文明的危機感的加深。齊澤克在查理報社的恐怖事件後寫的文章指出:「如果今天所謂的基本教義者真的相信他們找到了步向真理的道路,那麼為何他們還會感受到來自不信教者的威脅,為何他們還嫉妒這些不信教者?相比真正的原教旨主義者,恐怖主義的基本教義者總是深深地受到困擾的、受到迷惑的、和對不信教者的罪惡的生活著迷的。所以, 恐怖分子的激情強度見證了真正的信心的缺席。基本教義派的問題,不是所謂他們比我們低劣的問題,而是他們暗地裡認為自身比我們低劣。」

可見,即使是最狂熱的伊斯蘭信徒,也認識到了自己所在的社會操作系統的巨大缺陷。正如如一位神經症患者的感嘆生活真可怕, 生活是那麼地充滿現實! 他們要么閉上眼睛不看現實,要么就遷怒於現實。可是,隨著生活情況的不斷惡化,那麼,當不了鴕鳥的伊斯蘭世界, 要如何面對現實呢?

再囉嗦一下,就宗教來說,最大的問題是是不能和科學一樣。科學是要有可證偽性,宗教則一定要有不可證偽性。比如上帝和天堂的存在,自然是不可證實也不可證偽的。但是,伊斯蘭教把自己也承認是凡人的一千多年前的穆罕默德捧到了絕對正確的位置,和不斷變遷的現實比照下必然會出現很多錯誤,這是不可避免的,可以說是伊斯蘭操作系統的原始 bug.按照湯因比的說法,這種以人為神,不僅在邏輯上是錯誤的,在道德上也是錯誤的。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左思右想(letter2dora),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圖片來源:Trell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