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看紫光事件》台灣是被慣出來的孽種,半導體產業被取代也是早晚而已

《TO》導讀:中國清華紫光向中國政府呼籲,應該要向台施壓開放晶片業 ,激起台灣產業界一片討論。畢竟,暗著搶人才、明著用商業手段競爭的方式,早就讓台灣人興起一陣留才、留技術的恐慌。不過對於台灣晶片業的現況,中國媒體雷鋒網則是從中國晶片產業發展的觀點,作出評論。在文章中,雷鋒網對比中、台兩邊的晶片、封測產業,並且分析其優劣勢,並且整理出為何中國晶片產業要這麼汲汲營營向外擴張搶市場,算是一篇極為全面的產業分析。雖然,中間不免夾雜兩岸錯綜複雜的政治觀點,但除去這層面,仍可看出台廠在國際晶片產業中的定位與中國的野心。

日前,清華紫光董事長趙偉國提出要以更大力度扶持本土重點企業,並向台灣施壓放開晶片產業,否則禁止台灣晶片在大陸銷售的提議。

那麼,問題來了,萬一真的實行對台灣企業進行封殺,禁止台灣品牌和台灣生產的晶片在中國銷售,中國企業是否能夠頂替呢?

要知道,台灣在晶片代工、封測領域實力很強,台積電更是一枝獨秀,全球市場份額佔比超過 50%。

  • 紫光為何建議對台施壓?

10 月 29 日,在北京微電子國際研討會上,清華紫光董事長趙偉國提出要以更大力度扶持本土重點企業,並向台灣施壓放開晶片產業,否則禁止台灣芯片在中銷售的提議。

清華紫光的幾點建議到底是金玉良言,還是包藏私心暫且不論。但在海峽對岸,紫光關於政府向台灣施壓的建議卻一石激起千層浪——「紫光進逼,台灣如何接招」成為台灣輿論的焦點,台灣媒體認為紫光這一建議不僅可以為 展訊 等大陸企業帶來雄厚的資金,還會對聯發科、台積電、華亞科、南亞科等 IC 設計、晶片代工、封測公司產生衝擊。

(圖片源自台灣經濟日報)

  • 土豪的清華紫光

清華紫光背景非常深厚,就以 2014 年國家設立集成電路大基金來說,1200 億的基金,紫光作為一家依靠收購展訊和銳迪科方才進入 IC 設計領域的新丁,在缺乏技術底蘊和技術成果的情況下,獨得 100 億,並獲國開行 200 億元貸款。

在資本運作、國際投資和跨國併購方面,清華紫光可謂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在 2014 年前後收購展訊和銳迪科;以 25 億美元收購華三公司 51% 的股;豪置 38 億美元收購西部數據 15% 股權,進而由西部數據出面,繞過美國政府的管制,以 190 億美元收購閃迪…… 紫光在商業併購方面出手闊綽,土豪光環盡顯。

那為何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紫光要向政府提出向台灣施壓呢?這就不得不提紫光的發展戰略和集成電路產業對台灣的意義。

  • 集成電路產業對台異常重要

台灣緣何對清華紫光的建議如此反響如此激烈?

因為晶片的設計、生產和封測,已經成為台灣製造業支柱——2015 年 1~7 月台灣出口至大陸地區的商品中,電子產品約為 269 億美元,佔台灣對大陸地區出口近 41.67% ,為最大宗的出口產品大類,其中四類集成電路產品佔台灣對大陸地區出口總額的 2 成。

在晶片設計方面,聯發科雖然起家之初被大量用於山寨機,並被打上了山寨的烙印,但走草根路線的聯發科,在手機晶片市場上依靠低價和交鑰匙方案,不斷蠶食高通的市場份額,截至目前,聯發科已經實現在手機晶片市場三分天下有其一。

在晶片代工方面,拋開台聯電這個小兄弟,單憑台積電就足以碾壓中國晶片代工企業。2014 年,台積電全年合併營收為新台幣 7628 億元,同比增長 27.8%;全年淨利潤達到新台幣 2639 億元,同比增長 40%;全球市場佔有率高達 53.7%,是一台不折不扣的印鈔機。

在封裝測試方面,台灣也有日月光半導體、力成科技等一批封測企業,在美日相繼淡出晶片封裝和測試領域後,台灣封測企業實力頗為不俗。

正因晶片的設計、生產、封測已經成為台灣製造業的支柱,台灣對其格外愛護,對中國資本投資這些產業就更是嚴防死守,這為紫光這次建議中方向台灣施壓埋下了伏筆。

(簡介芯片代工 1-5 名,台積電、台聯電、格羅方德、三星、中芯國際)

  • 紫光發展戰略與台當局政策的衝突

在收購展訊和銳迪科以及獲得集成電路大基金輸血後,紫光一方面和台灣聯發科血拼價格戰,導致聯發科在 3G 手機晶片市場份額不斷流失,股價更是飛流直下三千尺,從 2015 年年初至今,股價已被腰斬,損失超過 2000 億元新台幣。另一方面,紫光積極從台灣招攬人才,從聯發科和晨星共挖走上百位資深員工,削弱了台灣 IC 設計公司的人才儲備。

正當紫光順風順水之際,8 月 25 日,台灣投審會駁回了紫光集團子公司展訊在台灣設立分公司的申請。理由是展訊為 IC 設計公司,此業務台灣並不對中國資本開放,且未來展訊可以挖角台灣人才,因此不予核准。

  •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10 月 30 日,紫光集團與台灣內存封測龍頭企業力成科技簽署策略聯盟契約及認股協議書,紫光集團擬向力成科技斥資 6 億美元,獲得力成科技約 25% 的股份。該私募案若於 2016 年獲得主管機關核准,紫光集團將成為力成第一大法人股東。同時,趙偉國表示,「若台灣法令願意開放,我願意馬上和聯發科董座蔡明介見面,促成紫光旗下展訊、銳迪科與聯發科合併,攜手超越高通。」

11 月 2 日,聯發科回應紫光的提議,表示只要政策許可,聯發科願意採開放的態度,攜手兩岸,共同提昇華人企業在半導體產業的地位及競爭力。在聯發科回應紫光後,帶動股價高開高走,盤中一度達 270.5 元,大漲 16 元,漲幅達 6.28%。

不過,台灣官方對兩岸半導體合作限制頗多,而且依然沒有放鬆的跡象。當市場法則被行政干預打破之時,也難怪紫光要向政府建議向台灣施壓了。

市場法則被行政干預打破,大陸對台灣開放的同時,台灣卻能對大陸「進行」各種封殺,這種不對等的遊戲規則之所以能大行其道,離不開對台讓利政策的影響。

  • 讓利政策的慘痛教訓

一直以來,中國政府奉行對台讓利政策,對台灣的開放程度遠遠超過台灣對大陸的開放程度,就已在太陽花運動中被否定的「服貿協定」為例,對中的要求幾乎全部是高於 WTO 中的規定,而對台灣卻幾乎全部是低於 WTO 的規定。很顯然,中國政府在對台灣同胞方面,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但是,台灣方面卻對中國的友善政策並不領情,以當年台灣在面板產業上坑中國,最終自陷囹圄為例。

當年台灣明知道韓國將台灣面板貼牌後向中國銷售,但因對其抱有敵意,依舊不願意向中國直接銷售面板。

當 2008 年金融危機爆發後,韓國自然不會為了照顧台灣面板企業而閒置自己的產能,於是大量撤單。而中國成功抵禦金融風暴後,對面板的市場需求不減反增,韓國企業從中察覺到了商機,於是主動到台灣訂貨,並且因為金融危機因素,韓國人將價格壓得非常低。

韓國之所以撤單後又回來採購台灣面板,為的是搶占台灣面板產能,使中國無法採購到台灣面板,而達到控制中國電視產業、控制台灣液晶面板產業的目的,並從中牟取暴利。

與此同時,為照顧台灣同胞,為了挽救台灣的液晶面板產業,中國企業不顧自己的需求,那怕是超量庫存面板,也要完成政治任務——組團赴台採購面板。

但結果卻是——台灣寧可以少量賠本的價格,接受了韓國訂單,也不願意接受中企的橄欖枝,造成大陸採購團到台灣後,面臨無貨可購的局面。而在庫存面板消耗殆儘後,大陸企業只能高價從韓國購買面板……

其實,台灣企業對韓國企業的做法心知肚明,但因為政治正確,寧可虧損也不願意接大陸的單。讓利政策不僅使中企付出了高昂的代價,還使中國電視產業和面板產業受制於人,更因為照顧台灣面板業,國家並未重點扶持本國面板企業,使中國面板企業痛失發展機遇期。

吃一虧,長一智。吸取教訓後,中國政府方才開始大力扶持京東方、華星光電等面板企業,並使曾經是台灣支柱產業之一的面板業遭遇滑鐵盧,在中、日、韓面板企業的夾擊下,舉步維艱,逐漸沉淪。

台灣對大陸的限制政策,不僅沒能實現兩岸互利共贏,反而使自己的面板產業在同行的競爭下日薄西山。

大陸每年對台輸血,也沒能實現兩岸一家親,輸血的資金反倒成為台灣當局高價購買美國「阿帕契」直升機等二手武器的經費,成為台灣當局敢於在釣魚島問題、南海問題上和中國政府唱反調的經濟基礎。

長期對台讓利,只換來了陳水扁和馬娘娘「台灣在 50 年前就已經是獨立的國家」和「不統不獨不武」的承若,並未對兩岸和平統一起到多大的推動作用。事實上,除非中國的平均經濟水平和生活水平超越台灣,和平統一只會是海市蜃樓、鏡花水月。

正如一句調侃——「殺出來的奴才,打出來的順民,慣出來的孽種」,回想古今多少事,這句調侃卻一一應驗。不得不說這是歷史給世人的黑色幽默。中國著實將 2 個島嶼寵壞了。

正是因為過往的政策對台過於“寵溺”,以至於使得紫光在台灣政策投資造成了很多不利因素,這也是紫光提議對台施壓的誘因。

雖然清華紫光對政府的幾點建議也許或多或少夾帶了一些私心,但無論是糾正被實踐,證明不靠譜的對台讓利政策,還是逼迫台灣放棄對中的歧視政策,和扶持中國集成電路產業茁壯成長,對台施壓或限制台灣集成電路產業的建議還是有其積極意義的。

  • 台灣半導體產業弱點

雖然台灣在晶片代工、設計、封測等方面實力不俗,但也不必長他人威風,滅自己志氣,因為這些本質上是美國主導的全球產業分工下的產物。

具體來說 ,台積電能代工生產晶片,但台灣卻不具備產業升級的能力 ——因為台積電晶片代工生產所需的光刻機、刻蝕機、物理化學氣相沉積等晶片生產設備,完全依賴從歐美進口。比如,光刻機全部來自荷蘭的 ASML;刻蝕機也是採購自歐美,在這方面,同為美國馬仔的韓國和台灣如出一轍。

在晶片設計方面, 聯發科不具備設計微結構的能力。聯發科的手機芯片其實是 ARM 的 IP 核與 GPU(Mali、Imagination)等國外技術授權的組裝貨,雖然銷量非常大,但商業模式的成功無法掩蓋其在技術積累方面的貧乏,雖然市場化運營非常成功,但一直不具備微結構設計能力。

因此, 不具備全產業鏈,過於依賴歐美廠商,以及在集成電路設計上過於依賴 ARM 的 IP 核,未能掌握核心技術成為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弱點。

  • 擁有全產業鏈的中國

中國大陸則擁有全產業鏈優勢。

在光刻機製造方面,有上海微電子裝備有限公司、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四十五研究所、合肥芯碩半導體有限公司、先騰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無錫影速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等廠商,雖然和 ASML 有不小的差距,但是中國企業始終沒有停下追趕的腳步。

563830fc812dc.png

(上微光刻機)

在刻蝕機製造方面有上海半導體和北方微電子等企業,其中,上海半導體的刻蝕機能加工 14nm 以上的晶片,北方微電子的刻蝕機能加工 28nm 以上的晶片,韓國、台灣、新加坡都曾經採購過上海半導體的產品,而中芯國際用來加工 28nm 芯片的刻蝕機則大多是北方微電子的產品。

5638315d40dad.jpg

(北方微電子刻蝕機)

在晶片設計方面,大陸不僅有走獨立自主路線的龍芯、申威,更有屬 ARM 陣營的海思、展訊、聯芯等 IC 設計公司,此外還有與大陸外廠商合資或合作的兆芯和宏芯。

56383185eed0e.jpg

在晶片代工方面 ,國內有中芯國際、華虹等一批芯片代工企業。雖然中芯國際還未掌握 14/16nm 芯片的製造能力,全球市場份額僅為台積電的十分之一。但其所擁有的 28nm 芯片製造能力足以應對絕大部分 IC 設計公司的需求——AMD 的很多 CPU 和英偉達 maxwell 架構的 GPU 都是 28nm 製程,現在手機芯片主流製程也是 28nm。

在 DRAM 生產方面 ,國內也有武漢新芯和西安華芯等廠家,搭載龍芯、申威、飛騰的安全可信 PC 的內存近乎全部來自這兩家企業。

在晶片封測方面 ,2014 年國內 IC 封測產業的銷售收入規模為 1238.5 億元,同比增長 23.8%,中國大陸 IC 封測產業不僅基本盤比較大,而且發展勢頭良好。雖然國內封測產業以外資或合資企業為主,但內資企業中也有長電科技、通富微電、華天科技、晶方科技等龍頭企業。

563831ad73483.png

因此,中國的集成電路產業和美國的馬仔們不同,中國是全球為數不多的具備全產業鏈優勢,並能實現自我升級,打破美國主導的全球分工秩序的存在。雖然 目前實力相對有限, 但發展潛力無限。

  • 能否完全替換台灣企業?

誠然,在具備全產業鏈,門類齊全的光環之下,隱藏著是實力還不夠強的現實,特別是這些產業涉及的細節末梢又特別多,部分環節中國企業缺乏​​足夠的行業經驗。

雖然有些東西短期內無法替代,全面封殺等於自殺,但是可以通過限製手段,縮小台灣的晶片封測、代工服務的相對優勢,將天平像國內企業傾斜。

另外,經驗都是在實踐中積累出來的,以中國現在的技術積累,只要高通、博通、英偉達、蘋果、馬維爾等國際巨頭將業務轉移到中國,晶片代工和封測企業就能在實踐中茁壯成長。而且,在很多領域,中國企業已經能夠實現完全替代。

在晶片代工方面,部分高通驍龍 400 系列晶片已由中芯國際代工生產;龍芯 3A3000 也正在中芯國際流片,計劃採用中芯國際的 28nm PolySiON 製程工藝量產;海思、博通也看好中芯國際 28nm HKMG 製程工藝,與中芯國際簽約,成為中芯國際的客戶。

56383115b81fb.png

(中芯國際財務報表)

從以上報表可以看出,中芯國際雖然和台積電有非常大的差距,但企業總體發展勢頭良好。

在封測領域大多能實現對台灣封測企業的替換。

舉例來說,蘋果 6 的 SOC 就是由長電科技使用後道光刻機封裝的。按目前的發展趨勢,在封測領域,5 年之後中國和台灣的差距會被拉近到微乎其微。

在晶片設計方面,由於走 ARM 路線技術門檻較低,本質上是高級一點的組裝產品——購買現成的 IP 核(ARM),購買 GPU 核(Imagination、Mali)以及各種接口 IP 核(Synopsys),通過一定的流程,集成(高級組裝)SOC。根本不涉及最核心的微結構設計,因此——

在晶片的性能、功耗、安全性等方面 ARM 陣營 IC 設計廠商不具備話語權。

相對較低的技術門檻直接導致 ARM 陣營廠商的地位很容易被競爭對手取代——正如聯發科在幾年內就大片蠶食高通的市場份額,高通將曾經的霸主德州儀器攆出手機晶片市場。

而在手機 SOC 中起到至關重要的角色的通訊模塊方面(基帶),海思可以背靠華為,聯芯可以背靠大唐,華為和大唐等老牌通信廠商的技術實力遠遠強於作為通信業門外漢的聯發科。

因此,如果封殺聯發科,那麼空出來的市場會立馬被國外的高通、馬維爾,國內的海思、展訊、聯芯、瑞芯微、全志、新岸線等公司填補。

563831461cdb8.png

  • 對台限制是否可行?

雖然全面禁止台灣品牌晶片或台灣代工封裝的晶片在中國出售可能缺乏可操作性。但對台灣集成電路產業進行適當的限制,縮小台灣的晶片封測、代工服務的相對優勢,這種做法還是可行的。

一旦對台封殺,像英偉達、高通、蘋果等國際巨頭就必須掂量一下了,如果將晶片都交給台積電和台聯電,那將勢必無法在中國大陸銷售。

因此,為了打開中國市場,就必須將一部分業務交給中國大陸的晶片代工企業和封裝測試企業來做——

正如高通在被發改委反壟斷後將部分驍龍 SOC 的代工業務交給中芯國際。

這將會給原本相對弱小的大陸企業發展壯大的機會,而且還能積累行業經驗,在實踐中學習和磨礪技術,並對中國大陸集成電路產業起到很大的促進和推動作用。

(本文轉自 雷鋒網 、圖片來源: 蘋果日報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