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直是 Coding 界的麥可喬丹,21 歲少年把全世界 coding 大賽全贏光

ACM 國際大學生程式設計競賽 是全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大學生電腦競賽,聖彼得堡國家訊息技術、機械學與光學研究型大學(以下簡稱聖光機大學)拿下了 2015 比賽的冠軍。有人覺得這毫不意外,因為聖光機大學有一位傳奇人物——Gennady Korotkevich

Gennady-Korotkevich

過去 10 年,Gennady Korotkevich 更讓人熟知的是他的網名——Tourist。Gennady Korotkevich 來自白俄羅斯,出生在 1994 年。8 歲那年,他在白俄羅斯的一項 coding 大賽中得到了第 2 名,這個比賽很有分量,以他的表現,他可以直接免試進入任何一所大學。

從他 12 歲開始,Tourist 開始獨霸各項 coding 大賽的歷程。他拿下了從 2007-2012 年 6 屆國際訊息學奧林匹克競賽的金獎,這是高中生參加的最高級別 coding 大賽。

之後,他又幫助聖光機大學包攬了 2 屆 ACM 國際大學生程式設計競賽的冠軍,而這個比賽規定,每個人只能參加 2 次總決賽。他拿下的其他由 Facebook、Google 贊助的頂級 coding 比賽大獎更是不計其數。

彭博社寫了一篇長文介紹了他成為傳奇的經歷 ,也介紹了並不為人所知的各種 coding 比賽,很多聰明的學生把它當成獲得名校和大公司垂青的途徑,還有人在工作後仍然會去參加比賽,還有人甚至把它當成了一種職業。

其實,這也可以稱得上是一種運動,就叫 sport programming(coding 運動)

以下是文章的節選:

  • 神到可以光靠參加 coding 比賽就不愁吃穿

21 歲的 Gennady Vladimirovich Korotkevich 已經是個傳奇。他在網上被人熟知的名字是 Tourist,現在,他是全世界最頂尖的 coding 運動選手。他和其他的高手一起角逐,解決難題。他精於此道,或者說,他簡直太擅長了。

「或許他是唯一一個可以以此謀生的人,因為 Gennady 贏了太多比賽了,」Vladimir Novakovski 說到,他是一位退役的 coding 大賽選手,卻仍然非常關心比賽,「我們從來沒見過像他一樣的人。」

Korotkevich 可以靠他的技能在矽谷任意一家公司獲得一份高薪的工作,但這位白俄羅斯小伙還沒打算把這個當成一種職業。今年秋天,他表示將重回聖光機大學,他說自己可能會選擇稱為一名研究人員。

coding 運動現在的實際情況是,沒有那種可以反複播放的慢鏡頭集錦,也很難發現令人不可抗拒的個人魅力。在很長時間裡,包括現在依然不被人注意。這是一項表彰天賦,堅韌和團隊合作的運動。

在 2015 年的今天,成為一個優秀的 coding 運動選手,是幫助年輕人被那些願意投資天才工程師的公司注意到的不二之選。

Facebook 的 Hacker Cup 是一年一度的 coding 運動大賽之一。初選在網上進行,選手們要在線上解決難題。進入決賽的高手們可以去 Facebook 總部參加比賽,費用全部由 Facebook 承擔。所以你明白了吧,對於來自俄羅斯、東歐、亞洲的年輕人來說,Hacker Cup 會是個不錯的矽谷之旅,而且他們能在吃著免費壽司的時候接受一兩家矽谷公司的面試。

facebook-hacker-cup-room

Hacker Cup 的決賽在一間多功能會議室舉行,裡面有 4 排顏色單調的桌子,牆上有誇張的海報,寫著「專注」(FOCUS)、「大膽」(BE BOLD)。幾乎所有的參賽者都把自己的電腦連接到巨大的顯示器上,手邊放著筆記本和筆。

Hacker Cup 和其他比賽差不多:3 個小時內用任何方法解決 5 個難題。編寫的程式要盡可能高效。最快時間內寫出的最乾淨、最準確的代碼獲得第一名。

通常題目可能是:給定一系列限制條件後問從舊金山到洛杉磯的最短路徑,或者是怎樣以一個特定的方式鋪滿地板。

這些問題通常是一些著名的算法,或者數學難題的全新變種,精英選手們必須快速找出背後的邏輯並相信自己的能力,「你必須很早就確信自己能通過哪種方式解出難題,」Wesley May,一位運營 Hacker Cup 的 Facebook 工程師說到。

facebook-cup

Hacker Cup 開始前,參賽者看起來都很鎮定。斯拉夫人來回走動,和來自中國、日本的競爭者們聊著天。一個年輕人開始測試他的工作站,過程中不停的握緊、放鬆自己的拳頭。Korotkevich 在和他的剋星,來自俄羅斯的 Petr Mitrichev 聊天。後者已經 30 歲,是一名 Google 員工。

Korotkevich 靜靜地坐在他的桌子前,手邊放著一杯水,他看起來就像是個 coding 刺客:黑鞋、黑褲子、黑色的帽子,一頭拖把一般的棕色頭髮垂在右半邊臉上。水杯旁邊,是另一個 coding 大賽的棒球帽以及他的紙筆。

所有人坐定後,一個 Facebook 的監考人員會來到會議室前,拿起麥克風,快速的陳述規則後就開始計時,「三、二、一,」他數完,「祝最好的工程師贏得比賽。」

這些細節決定了為什麼 coding 大賽甚至沒有「拼字比賽」在電視上獲得的曝光率高,它甚至比不上同為宅男運動的國際象棋比賽和神奇寶貝錦標賽。一切都是因為它幾乎沒有「運動」,比賽開始後整個會議室就陷入了沉寂。

5 分鐘之後,終於有人放下寫得一片潦草的筆記本,去鍵盤上敲了幾個字。

競爭對手們認為 Korotkevich 一半是天才,一半是因為他的努力。他從很早時就開始參加這類比賽,不斷的比賽過程中,他幾乎遇到了所有的題型。他第一次讓眾人震驚是在 8 歲,他在白俄羅斯的一項比賽中得到了第 2 名,讓他可以直接免試進入任何一所大學。

12 歲那年,他在國際訊息學奧林匹克競賽種排名第 20,這是最有影響力的高中比賽,隨後他就創造了奪得 3 連冠的記錄。

當 Korotkevich 開始思考難題的時候,他的腳開始以每秒鐘數次的頻率抖腿。他拿起鉛筆不停地在手背轉動,然後拿過水杯,不停地揉捏下巴。比賽開始 10 分鐘後,他終於開始打字。

他依然在抖腿,手上卻像一個速記員一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上下翻飛。每 7 秒鐘,他會眨一次眼。

在第 19 分 33 秒,Mitrichev 提交了第一個答案。我知道他的名字原因是會議室前的選手積分榜上出現了他的名字,積分榜上顯示著他解決的問題以及用時。選手積分榜是個難得的吸引人的東西,因為它能幫你一窺比賽的背後。

積分榜上只顯示 Mitrichev 解出了這個問題,卻沒有顯示他到底對不對。這個訊息要到比賽結束才會揭曉。在第 24 分鐘,第二名參賽者提交了答案。1 分鐘後,Korotkevich 的名字第三個出現在了積分榜上。

Korotkevich 看起來完全不緊張,45 分鐘後,他開始挖鼻孔,然後看看手裡的工藝品,繼續挖鼻孔,挖出更多東西。之後,他帶著大批工藝品的中指去了洗手間。這位老兄太優秀了還能抽出時間去撒個尿。

比賽最後一個小時,終於出現了一些容易察覺的瞬間,所有參賽者都開始坐立不安。Jakub Pachock,一個波蘭程序員,第一個解出了 3 個問題,排名第一。

Korotkevich 最後排名第二,Mitrichev 排名第 4。然後,只剩 5 分鐘了,Korotkevich 成功登上了積分榜榜首,他第一個解出了全部 5 個問題。

比賽結束後,參賽者們不耐煩地走來走去,和其他人交談著。Facebook 的僱員在檢查結果並確認最終分數。最終結果揭曉,Korotkevich 解錯了第 2 題,但因為在其他題目上的速度和準確性,他依然贏得了比賽。

經常獲勝的 Mitrichev 最終獲得了第 4 名。因為他的努力,Korotkevich 獲得了 1 萬美元獎金和周圍人的掌聲,這讓他有了一絲微笑。接著,他脫掉了帽衫,把 Hacker Cup 獎杯舉到了空中。

hacekr-cup-final

1 個小時後,Facebook 把所有參賽者接上大巴,開始了一段矽谷美食之旅。

(本文轉自 Pingwest,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科技報橘 2019 全面徵才 ── 跟我們一起找到台灣在國際中的創新產業定位

我們正在找「社群編輯 3 名」、「資深採訪編輯 2 名

來信請將履歷與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信件名稱:應徵 TechOrange 社群編輯:(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