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作商家平台 Etsy 大紅大紫後,頂得住淘寶商家的抄襲嗎?

關於最近竄起的新興網路商店平台 Etsy,很多人抱持著截然不同的看法。例如 Etsy 平台上的熱門賣家 Three Bird Nest,這算是一個成功的創業故事?還是一個因為手工網快速成長而變質的商店例子?

在 Three Bird Nest 的老闆 Alicia Shaffer 小姐與 25 名當地的女裁縫的合作下,靠著在 Etsy 販賣精美頭飾與襪套,每月營收上看 70,000 美金(約台幣 210 萬元)。但隨著她的生意越做越大,越來越多人開始批評她賣的其實是來自中國工廠大量製造的商品。更甚至有些批評者覺得她是 Etsy 的老鼠屎。

  • 「公平貿易與道德滿足」手作商品平台 Etsy 的兩大立基與弱點

Etsy 為主打手作商品的平台,所以當 Etsy 進行首次公開募股時,商品的製作方法與銷售方法等爭議更成了迫使 Etsy 改變的「成長痛」。

不過 Shaffer 小姐表示她的生意並不受這些議題所困擾,但她明白大家對 Three Bird Nest 的產能有所疑問。她解釋她的商店完全遵守 Etsy 的規則,無論是店裡所販售的手作商品還是骨董二手貨品,以及某些獲得 Etsy 准許外包的商品。

Shaffer 小姐說:「我們的創作團隊全心投入,而且我們有能力將事業擴張到略為量化生產。」

對 Three Bird Nest 的粉絲而言,Etsy 只是一個販售點,他們不但把這裡視為全球量產與消費的解毒劑,還將之作為抵制全球化企業品牌的一個商家。對他們來說,選擇購買這些優質的手作商品比跟大公司買,來得讓他們覺得更加道德,而且還能刺激更多的各種手工藝和訂製產業的發展,像是床單或是牛肉乾等等。

在另一方面,Etsy 也因這類的購物需求而受益,目前在平台上販售超過 2900 萬樣手作珠寶、陶瓷器皿、毛衣,偶爾也會有賣藝術品的。

  • Etsy 的困難:外界批判與出走的商家

根據 Etsy 的首次募股的說明裡,到去年年底為止,Etsy 的會員人數已經達到 5400 萬人,其中 140 萬人在 Esty 平台上做生意、2014 年裡約有 200 萬人在 Esty 上至少完成一次購物。

因為這樣的大規模發展很花錢,所以這個網站還沒開始賺錢,但是 Etsy 正蓬勃發展,去年商品的總營收高達 1,930 億美金(約新台幣 6 兆元),而 Etsy 從售出貨品的抽成加上其他廣告服務的收入金額約有 1.96 億美金(約新台幣 58.8 億元)。

然而,Three Bird Nest 與其他營業額正快速成長的賣家,他們的生產方式卻仍然引起很多批評,更甚至還有一連串知名賣家的出走,這些都反映出 Etsy 正面臨著成長與維持獨立製作特色的兩難困境。

  • 到底是 Etsy 還是 Ebay?不明確的定位讓大眾開始混淆

有賣家表示他們很擔心以後這個網站可能會被一些仿製品與廉價飾品所攻佔;也有人擔心 Etsy 手作的堅持將會變成只是個行銷的小把戲,導致消費者失去興趣,進而投向其他競爭網站的懷抱。

Etsy 上的資深賣家 Grace Dobush 宣布退出 Etsy 時,引起了很多人的討論,她說:「根據『手作』的定義,手作事業本來就不是可以無限擴張的。當 Etsy 變的這麼大,它已經變得越來越像 eBay 了。」

Etsy 的誕生源自於三個布魯克林人為一個設計專案所做出的藝術與手作告示板。在當時,獨立創作的概念才剛萌芽。Etsy 希望建立一個嶄新的「新經濟」平台,讓賣家能在這裡銷售他們自己做的東西,並重建賣家與消費者的關係。

但是當店家規模開始快速發展,賣家開始抱怨無法獨自完成所有訂單,所以合理的下一步,他們認為是開始增加投資,並招募員工,或是外包給其他單位,讓其協助製作,但是這麼一來就與 Etsy 的規定相牴觸。

  • Etsy 的難處來自規模經濟,也來自阿里巴巴的抄襲競爭

創辦人之一的 Kalin 先生是反對取消這項規定的人,所以一直等到 2013 年年底,當新任執行長 Chad Dickerson 上任時才逐漸對這些規定鬆綁,而這些改變讓賣家可以招募員工或是將訂單外包給符合員工人數與環保規定的小型製造商。

很多人批評這些政策根本是為量產的廉價飾品打開大門,例如有條在 Etsy 很多人賣的紅色項鍊,售價從 7 美元到 15 美元(約新台幣 210 元到 450 元)不等,但其實這條項鍊也可以在中國的量販網阿里巴巴買的到。

根據阿里巴巴的資料,這條項鍊是上海的 Yiwu Shegeng Fashion Accessories Firm 所製造,該公司宣稱他們可以在一個月內大量製造出近 8,000 萬條類似的項鍊。專賣手工珠寶的 Diane Marie 說:「這就好像這條街上有一家高級餐廳,旁邊有高級畫廊、書店與咖啡店,但是麥當勞跟沃爾瑪超市也開在同一條街上。」

當然 Etsy 也試著監督控管這類事件,但這就像是在玩打地鼠遊戲一樣。雖然使用者可以在可疑的店家上做標記,Etsy 也會利用自己網站的電腦演算法去抓出這些店家,但即便如此,Etsy 也無法擔保賣家所合作的製造商是否符合標準。有些人已開始質疑 Etsy 是否「真的」會對這些帶來高網頁流量與大賺錢的店家進行調查或是勒令停業。

  • Etsy 還有辦法繼續身為「大量製造解毒劑」的身份嗎?

Three Bird Nest 目前有 25 位女裁縫師,她們跟 Shaffer 小姐一樣都是媽媽,有些在家工作,有些則是在倉庫工作,以大量生產商品來應付每月數以千筆的訂單。Three Bird Nest 聘請專業的攝影師,並請 Shaffer 小姐的朋友來擔任模特兒,為產品拍攝行銷照片。

Shaffer 小姐表示所有進口項鍊與飾品都是透過 threebirdnest.com 銷售,而不是在她的 Etsy 網站。

jpEtsy2-articleLarge

在 Shaffer 小姐接受雅虎專訪之後,她的故事依然被大家放大檢視。有人發現在 Alibaba 網站上的長襪跟她賣的看起來一模一樣,但她說她的圖片被盜用。去年 Three Bird Nest 的銷售翻倍成長,所以 Shaffer 小姐很快地將必須委外製作訂單。為了向 Etsy 證明她還是會繼續設計髮帶與襪套,她必須提交照片並填寫問卷,來向 Etsy 說明外包製作的流程。

美國地區以外的 Etsy 賣家也指出手作與大量生產其實沒有那麼不同。專賣日本風呂敷布料的 Kyoko Bowskill 與獨立藝術家合作設計花樣,然後交給傳統染布的小型家庭企業去進行製作。她以每件 50 美金(約新台幣 150 元)的價格,每個月賣出 40 到 50 件商品。

Bowskill 小姐說:「我正努力擴大我的產量。Etsy 不能期待一個人日以繼夜的獨自生產所有商品。雖然我們正試圖打造一個實際可行的生意,但這並不代表我們正在大量生產我們的商品。」

Etsy 拒絕接受專訪,但 Dickerson 先生已知曉讓賣家與製造商合作正逐漸弱化 Etsy 的手作精神。他表示:「畢竟,Etsy 一直自居為大量生產的解毒劑。對此,我們並無改變。」

Etsy 的成功,又或者該說是 Etsy 的問題讓類似的販售平台遍地開花,例如像是以社群為基礎的 Artfire,許多脫離 Etsy 的賣家都遷徙來此,但 Artfire 開始收取月費的決定讓賣家感到不滿。另外還有在歐洲很風行的德國的 DaWanda,這裡專賣手作商品與復古商品,但這個平台的營收跟 Etsy 並無法相提並論。

正在寫書討論全球經濟與手作工藝的 Nicole Burish 認為要把手作與大量生產完全分開一直都很困難,例如一件「手工毛衣」與一件「手作陶器」,它們「手作」的程度要多高我們才會認為這是件手作商品呢?大部分在 Etsy 上販售的商品都不是 100% 的手作,因為除非你是自己挖陶土,自己織布,自己養羊。

(資料與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Times;圖片來源:Charles & Hudson,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