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業者都來找我好啦,我們要當國際灘頭堡」- 專訪中經合朱永光

06

台灣的創業生態圈在政府、民間企業、新創業者等多方勢力催化下正要起飛,而這股潮流也 吸引國際創投注意 。美商 中經合集團 與王文華創辦的 Start up Taiwan 在 1 月 29 日 舉辦「台灣創業,國際接軌」論壇 ,宣布要積極耕耘台灣創業圈。不禁讓人思索,從國際創投角度看現下台灣創業景況,會有怎樣的解讀?

  • 配合行政院施政三箭,中經合也推「創業三支箭」

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玉玲昨日到場致詞,強調行政院推動創新創業會報致力建造台灣原生創業環境,其中一項重點就是加強國際資金的鏈結。而中經合身為國際老牌創投的角色,在此時宣布要積極佈局台灣創業生態,就顯得相當具有代表性。

中經合昨日 (29 日)在台北舉辦「台灣創業,國際接軌」論壇。如其名,將來自美國矽谷的新創團隊、中國創投都帶來台灣,直接與台灣創業者面對面交流。中經合董事總經理朱永光在會場宣布中經合推出「創業三支箭」。

配合行政院科技施政三支箭「使用開放資料、鼓勵創新、加強網路溝通」,朱永光的創業三支箭分別為:

  1. 舉辦國際創業論壇,讓各路人才得以有經驗與實務合作交流
  2. 投注中經合國際資源,打造台灣創業生態圈
  3. 引介人才直接到矽谷、北京去闖蕩

另外,中經合除了集團自行營運之外,也打算要申請加入國發會「推動創業拔萃方案投資計畫」,成為 500 Startups、華美科技創業投資基金、TransLink CapitalPartners、本誠創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後,又一聯手國發會的國際創投資金。

從朱董事總經理應和台灣創業政策與集團的佈局積極度來看,中經合是真的想要在營造台灣創業生態上面參一咖了。

  • 資深國際創投,中經合的目光瞄準哪?

美商中經合集團成立於 1993 年的矽谷,專注於早期與擴張期企業投資,也是最早進入中國的創投公司之一,對於美國、中國、台灣都有多年佈局累積深厚資源,在三地都設有辦公室。目前旗下有逾 7 億美元的資產,著重投資高科技數位新媒體、醫療健康,總共投資超過 250 家公司,創造 80 家公司 IPO 的案例。

朱永光在論壇致辭上說:

「中經合願意以一個國際創投的角色,分享看到的機會、趨勢,以及提出具體的創業培育作法。我們要對創業圈喊話,要創業一定要跟國際接軌。中經合會利用公司的國際人脈、跨區域平台資源、國際創投經驗,作為台灣國際化的橋樑。」

這間國際老牌創投現在要扮演中間牽線的角色,將台灣與國際創業市場的軌道搭起。而所謂的「橋樑」,不只是把台灣人才送到海外就有去無回,在昨天的論壇上,可以看到中經合同樣把矽谷的人才帶到台灣,甚至要幫矽谷團隊在台灣找市場、找資源。

《TechOrange》特別專訪中經合集團董事總經理朱永光先生,請他以國際創投的身份來談談台灣目前的創業環境,以及中經合在未來的台灣創業圈將扮演何種角色。 以下是專訪重點整理。

《TechOrange》採訪編輯鄒昀倢(以下簡稱「問」):為什麼中經合集團會想要辦「台灣創業,國際接軌」論壇?

中經合集團董事總經理朱永光先生(以下簡稱「朱」):因為我們看到國內的新創事業正起,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網路帶來新經濟體系發展,台灣產業環境結構必須改變,所以現在行政院、科技部、國發會都在協助新創事業的發動。

國發會也有三支箭政策包括修改法規、花博創業園區、吸引國際創投的政策。這些措施其實有發酵,把民間過去孕育的能量,加上政府的推動全面引爆出來,我們看到新創事業的動能有在動了。其實中經合一直覺得創業要成功一定要走國際化,因為台灣的市場太小。但是要怎麼踏出去、出去之後要怎麼做?

中經合這種老字號創投,本身在矽谷、北京都有設點,是個跨國際的平台。我們也都會做新創事業的投資,現在看到國內的新創能量引爆後,就覺得應該要來加速這個動能。對我們的商業利益來講,也是一個機會,可以藉由我們的商業資源、人脈、實務經驗作為一個橋樑、平台,接軌國際與台灣的動能。

我們知道如何去協助投資的公司讓它變得國際化。在三國之間也有設辦公室,因此就決定設置論壇,希望與國內新創團隊還有策略合作夥伴一起來打造台灣新創事業的生態。建立這個生態對中經合也是有好處的,生態建立起來集團才有投資的標的。其實整個過程就是在借力使力的道理。時間到了、有平台、政府又出力打造,我們就從旁協助推一把。

你看我們投資的矽谷團隊 Quixey,投資三年多,從矽谷小公司開始,我們把他帶到亞洲的台灣、中國來,到台灣就是到 HTC 談合作;在中國就跟阿里巴巴談策略性投資,現在他在杭州有 300 人,阿里巴巴也把 Quixey 當作最主要的搜尋引擎。中經合也有協助台灣的團隊從本土走向國際。

我們投資好玩家後,引入 Intel 與經緯創投也陸續投資,現在好玩家在東南亞、日本都發展得很好。另外一家就是 HWTrek,他們做軟硬整合的服務公司,我們帶他走到矽谷。可以看出來我們非常有實務經驗。

問:以中經合國際創投的身份角色來看政府推動的創新政策,您有什麼想法?

朱:我覺得這些政策有的針對「根本」治療,有些則是提出具體執行的標的。法令要修改才能適應時代,這是一個根本的作法。增加創業聚落、吸引國際創投到台灣來,這些是目前要達到的目標。我們自己創投來看,我們覺得很好。

創投要做的事情,就是順應這股風潮,協助增加新創業的機會,給年輕人機會。我們積極鼓勵年輕人要有 遠見、膽識,以及我們既有的國際人脈網路 。這些就是我們跟政府能夠相輔相成的地方。

問:國發會上個禮拜有發布四支創投基金會與國發會密切合作,中經合有這樣的意願加入嗎?

朱:我們自己有三支箭,也想要變成新創事業的國際灘頭堡,所以如果能夠國發基金有更直接的連結合作的話,那其實讓這些東西可以更落實。

問:中經合所扮演的「灘頭堡」角色是什麼意思呢?之前中國獵豹來台灣也說要把台灣當成灘頭堡。

朱:灘頭堡的意思是我們提供台灣年輕人一個海外發展的基地,提供資源。另外一方面也是作為國際接軌橋樑,這次論壇我們帶了美國自拍社交軟體 Shots 來,其實是在安排他要跟國內談一些合併的事情,例如策略的合作、股權的投資,Shots 創辦人 John Shahidi 這次也有在思考。這種東西也是灘頭堡的一個意義。

問:中經合在美國、中國、台灣都有做一些佈局經營,你覺得這三個地方各自的特色是什麼?

朱:應該這樣說,台灣剛好在其他兩個國家中間。美國非常創新,市場非常大。中國創新是另外一種,複製性的創新。他們複製 eBay、Amazon 的商業模式獲得成功。但是中國年輕人有創業的狼性,這些是來自於中國的經濟發展與法規沒限制的影響。

美國的法規就規範的很嚴謹。台灣就是新創團隊沒有那麼狼性,台灣的創意文化衍生出來的景象,反而是其他地方沒有的特色。台灣的人才教育水準又很好,CP 值比起來最高。

我們看到國際脈動,從他們在論壇上各自的表達方式,就可以看出不一樣。

問:中經合看到未來的投資趨勢是什麼?

朱:大方向來講是一樣的,都是由網際網路衍生出來的變成行動裝置網路,再來是 big data、物聯網、雲端科技。因為有這些東西的撼動,改變大家生活習慣,產生新經濟體系,產業結構隨之改變。台灣、美國、中國面對這種產業結構的方式是不一樣的。

大陸在這波趨勢底下就是直接改變生活;美國則是一直就這波趨勢想出更多的創新產品;台灣在這波也有機會。例如美國的 Drop 主攻物聯網料理相關產業,利用一個電子磅秤與料理 app 來主攻智慧廚房市場,衍伸出後續的服務銷售,磅秤也可以在未來做出物聯網的連結。從 Drop 軟體、硬體雙管齊下的例子來看,台灣本來就有硬體方面的技術資本,又有很多軟體人才,而且具有強大的彈性生產製造能力。台灣這種產業的能力也被國外所看重。

Drop 這次肯來也是為了找尋未來的硬體工廠,本來他的電子磅秤都在深圳製造,但未來要高品質彈性製造、商品化的硬體,就得靠台灣商業化、產業化能力,這是台灣未來加入第二波網路趨勢的一個契機。

問:您對目前台灣的投資環境有什麼評論?大廠有錢,資金鎖在房市,可是沒人願意投資給新創小團體。

朱:我覺得慢慢在改變了。因為類似像 Drop 這種軟硬整合的公司,在台灣會慢慢出來。他們出來之後就會帶動另外一股台灣的投資風潮。目前台灣的創投生態也正在洗牌,以後會由國際創投帶領台灣創投環境重新洗牌。這些國外創投有像中經合一樣的跨區域平台,他們可以把整個價值鏈重整,找到標的給年輕人出頭機會。所以這也是我們覺得很興奮的原因,你們大家都來找我好拉,中經合要當國際灘頭堡。

延伸閱讀: 平平是招攬台灣人才,中經合的手法比中國獵豹高明多了

延伸閱讀:【辭職前最後一個專訪】管中閔:政府不該扶助特定產業,點火讓國外創投來台帶動創新才是正道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