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創業家來台搶人才搶團隊,台灣的對策是什麼?

國發會今天(1/14)在花博爭艷館舉辦「2015 創新創業高峰論壇」,行政院長毛治國表示,台灣在國際創新創業價值鏈中,應成為主要的基地,政府不僅要促成綜合性創新創業育成基地,也努力為台灣創造具國際競爭力的創新創業大環境。

創業圈有種說法,「關於扶植創業,政府最好的作為就是什麼都不要作!」因為,缺乏整體思維的產業政策,不只無法扶植,還可能扼殺。不過,這次,政府要以中央規格的能量等級提升台灣在全球創新創業價值鏈上的競爭力,範疇包含法規鬆綁、還包含在資金面和環境面的大規模升級,請毛院長說話要算話。因為, 關於創新創業,全球正在上演一場人才大戰 台灣在嚴重落後多年後要爭取贏面,不只需要從下而上的民間力量集結,也需要從上而下的資源整合。

  • 台灣創業者得靠中國成功創業家資助?

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昨天在獵豹移動和「兩岸企業家台北峰會」共同主辦的「移動互聯網兩岸年會」上說,「過去十年相比中國,台灣錯過整個互聯網時代。」所以,「獵豹將在台灣創立『獵豹創業基金』,投入一億新台幣。」同時與會的,還有代表共同主辦方的前副總統蕭萬長和台灣創業家代表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

上個月,馬雲才應同一個單位(關於兩岸企業家峰會,有興趣的人可以上他們的 官網 了解)之邀來台灣演講,和馬雲同台的台灣創業家代表是高齡 83 歲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這個演講場合上,馬雲說,既然台灣老企業家不交棒,「那台灣年輕人來中國,我來幫!」

到人家家裡作客還這麼不客氣,更有趣的是作東的人一句話也沒吭。

  • 我們怎麼讓這個世代不敢再作夢想家的?

不管是馬雲、雷軍還是傅盛,他們的言行,從中國創業家崛起的社會背景教養、從兩岸政治經濟關係、從企業搶佔全球市場的商業策略等面向來看,完全恰如其分。 這是一場人才戰爭,是中國以大國姿態在全球崛起過程中,爭取重要戰略資源的一環 就算姿態財大氣粗,但台灣一整個世代在全球網路創新的歷史階段上缺席,以及更上一代硬體創業者在這個歷史過程中完全消音,就是個擺在眼前的事實。

我固然不欣賞他們說話的姿態,但雷軍和馬雲說的沒錯,台灣人不敢做夢。而要成為一個好的創業者,需要敢於夢想的人。

我們怎麼失去一整個世代敢於夢想的人?

馬雲的詮釋是,因為七、八十歲的人不相信年輕人比他們更會創新,而且不願意給年輕人創新的機會。Pchome 網路家庭董事長 詹宏志的詮釋 是:「台灣社會,特別是掌握資源分配權力的人,對網路產業特性的理解真的太少。」

說法不同,但馬雲和詹宏志觀察到的脈絡是一樣的:掌握政治經濟資源的上位者,寧可安於現狀,也不願意面對變動帶來的可能風險。一群不敢做夢的人,壓著後繼世代一起不做夢。20 年過後,我們在全球化競爭場域裡,遭遇中國大國崛起的歷史時刻,只剩捉襟見肘的種種不利處境,這就是作東的人一句不吭的原因。

  • 台灣上個世代的創業者早就丟失在創新創業領域的話語權

看在台灣年輕世代的眼裡,這樣的一聲不吭,實在令人憂心。

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是一位老派紳士,面對馬雲帶著挑釁意味的話,大概也只是一笑置之,在晶圓代工的領域他一直兢兢業業帶領台積電維持全球領先,但在截然不同的軟體領域,他無話可說。和張忠謀同一代創業先鋒施振榮等人,大概也是一樣的狀況。

這就是創新創業沒有世代轉移的後果:台灣在全球創新典範轉移的歷史歷程中,完全丟失話語權。缺乏市佔率話語權事小,長期在創新創業的全球趨勢中缺席,缺乏脈絡理解和專業識別能力,才是最嚴重的問題。

詹宏志說,「幾乎只要一座晶圓廠的錢,就可以滿足台灣現階段網路產業的投資需求。」在台灣有過募資經驗的創業者都知道,台灣缺的不是資金,是對新時代創業體系的知識能力。

矽谷的創業生態系是靠著一代又一代的創業家轉為投資人然後傳承而下,技術與產品的換代變革是隨著創業生態體系的有機生長代謝而轉移,從硬體轉向軟體,再轉向軟硬整合,老世代支援新世代,代代更迭。

中國也正在遵循矽谷經驗,馬雲和雷軍是中國改革開放後集國家社會之力培養出來的第一代創業家,他們成功攻入全球市場後,回頭成為投資人,培養下一代後繼者,只是中國的轉速更快,他們是有意識的把這個創新創業的換代生態系當作國家級的戰略工作在耕耘著。

那台灣呢?當依賴獎勵投資和促產條例培養出來的老創投仍然用舊的硬體資產計算模式來估算軟體業與網路服務業的價值,投資人和創業者之間話不投機半句多的結果就一定是常態。於是,近幾年收割台灣創業人才創新價值果實的,都與台灣既有的產業體系無關,例如 Gogolook 和阿碼科技,前者以 5.9 億賣給韓商 NAVER,後者以 7.9 億賣給美商。

滿手資金的台灣硬體科技業、金融業和地產投資者,卻因為「看不懂」軟體的創新與發展模式,而無法「冒險」把資金轉移到新世代的手上,也吃不到創業的甜美果實。面對這樣的環境,敢在台灣做夢的創業者只會愈來愈少。在台灣被投資人傷過心而為中國資金心動的創業者,只會愈來愈多。

  • 台灣「後發優勢」的機會稍縱即逝,我們需要國家級的產業策略思維

中國大國崛起的路程只會持續加速,中國在創新與創業的範疇,勢必會逐步追趕美國,成為另一個全球強權。在這個全球競逐創新人才的賽局裡,在兩岸的政治關係仍處敵對的現實下,台灣打算做出什麼選擇:「我們要成為輸出人才的被動者,還是成為競逐國際創新人才的主動者?

2000 年,台灣人均 GDP 排名全球 24 名,2011 年,我們落到全球 50 名 。要回答上述這個問題,不需要對經濟的政治後果有什麼複雜分析,也不需要思考政治的經濟後果可能是什麼,只要思考另一個更簡單的問題:「我們要留給台灣的下一代什麼樣的未來?」答案就會變得很清楚。

今天的「創新創業高峰論壇」上,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在演說中說,「落後反而是一種優勢 :落後代表充滿各種巨大的發展機會。」但他同時也強調,台灣社會的風氣要改變,要容許失敗,保守絕對無法創新創業。李開復是台灣目前少數擁有全球軟體創新和創投經驗的「老人」,他看到的未來,台灣還有機會。但這個機會,稍縱即逝。要抓住機會,李開復認為,台灣需要一個相對專注的策略思考,亦即我們需要國家級的創新創業策略思維,而且時間非常緊迫。

詹宏志說,「2000 年以後, 台灣失去了產業思考的延續性 。」現在最急迫的,就是把這個產業思考的斷點接續起來。

雖然還有巨大的改善空間,但國發會的創業拔萃方案是一個值得鼓勵的開始。從去年底推行至今,這個方案被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視為最重要的施政重點。他多次主動邀請不同領域的台灣創業圈意見領袖會面,反覆了解創業者每天所面臨的實際問題,最終提出「台灣需要構築新的創業生態體系」的結論,策略面的作法包含法規、資金和軟硬體環境的優化。

目前看來,以國發基金作為資金支援的天使投資計畫和吸引國際頂尖創投來台灣投資,以及目前正在和台北市府柯文哲團隊討論的創新創業園區,展開中央與地方之間的良性合作,這些都值得期待。更重要的是,台灣媒體需要更密集的關注這個政策的未來發展語言續,要接續台灣產業思考延續性的斷點,絕對需要社會的高度注目和監督。

因為,這是一場全球規模的人才大戰,台灣,得登上競逐的舞台,而不是被動的輸出者。

(圖片來源:familymwr)

延伸閱讀: 馬雲和雷軍爭著要幫台灣創業家籌錢找機會,背後圖什麼?

獨家專訪管中閔(上):台灣要當作剛經歷過金融風暴,一切重新來過!

獨家專訪管中閔(下):網路產業,是所有產業的基礎建設

沒有趨勢可以,但不能沒有未來:專訪詹宏志 100 分鐘全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