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演戲又創業又投資錢都給你賺就好啦 — 小編內心男神 Jared Leto

《TO 導讀》:飾演《藥命俱樂部》又獲得 2014 年奧斯卡金像獎男配角鑲金的演員 Jared Leto 近來風靡無數少女,被封為男神的他,除了是時尚名人、鑲金演員、迷妹心中的男神之外,他還是個徹徹底底的創業家。中國媒體 36 氪獨家專訪他的創業路程,以及理念,來看看這位已經是人生勝利組的男神,為何也選擇踏上創業之路。

(以下為 36 氪作者 曾小蘇 Clara 第一人稱敘述)

這是 Leto 第一次接受來自中國的獨家專訪,他自己都萬萬沒想到是以一個創業者和投資人的身份作為打開方式。這個 第 71 屆金球獎得主、2014 年新晉奧斯卡最佳男配角 在過去幾年裡創辦了演唱會直播和互動網站 VyRT、電子商務和社交媒體 Hive、讓粉絲直接找到明星的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都沒聽說過?那還有他投資的 NestWishZenefitsSurf AirRadius 等,總有一款你聽過。

  • 「其實,我一直不止是個演員


Leto 說:「相比起投資人,我更喜歡創業者這個角色。這也是我在作為演員、歌手、藝術家、投資人、一個創業的人,這所有角色中最喜歡的一個了。我愛死了把一個東西從無到有創造出來,分享出去。細節的東西我也會很敏感,比如我會非常在意產品的設計和 UX,要好看。」

根本上講,我還是想定義他為一個藝術家,雖然他剛剛說出了 UX 這樣一個互聯網用詞。 好吧,採訪剛開始,我並不能判斷他在科技這個角色設定中的才華指數,但看他拿出自己的 iPhone 6、上面滿滿的 app 後,我心裡默默把他劃為圈內人了。

「我非常好奇科技如何創新地解決問題,好奇科技會如何改變藝術和人們的生活。

我於是知道了他在紐約戴大墨鏡低調出行被雨困住時會自己去叫一輛 Uber,跟朋友聯繫喜歡用 Viber,他跟我們一樣是狂熱的 Yelper,與公司同事們都是 Slack 的 fans ,更不要說 Instagram 這種標配 app。Leto 說不能想像沒有 Instagram 的生活,因為 「實時分享對一個明星和搞藝術的人來說太重要了,這種方式快速又容易,酷!」

Nest Mobile 是 Jared 手機上常年存在的 app,也是他最得意的投資之一,今年年初 以 32 億美金被 Google 收購 為什麼投?「因為我喜歡用它。」

他忙起來有時會幾個月都沒空回 LA,但只要回家,車還在半山腰時就會用手機來遙控家裡的溫度,然後回家時,家裡是暖的。Leto 覺得這玩意像它名字巢一樣,帶給人溫暖居家的感覺。「我這麼喜歡這種感覺,那為什麼不投?」

所以我知道了,說了這麼多,其實三個字——憑感覺。「另外,它(Nest)長得好看。」好吧,和一開始說的在意設計和 UX 一樣,一個演員以及藝術工作者的本質,又暴露了。

他還是 Zenefits最早的投資人之一,當時 Zenefits 只有 15 名個人,後來這筆投資呈現出一年 1300% 的增長率,目前 Zenefits 有 130 名員工, 獲 B 輪融資 6650 萬美元

  • 「投創業公司主要投的,是人。」

他接著說,投創業公司主要投的,是人。

或許是 Leto 演技太好,從他口中說出來這些話一點不像在亂講,也不像是在打廣告。 可以說他是有基本的產品和投資感覺的,雖然看上去這感覺還要加一個參考標準幫助他確定。

我從一個演員那裡得到這些訊息,但基本確定這人不僅僅是個演員。 很想知道這個有著藍寶石一樣的眼睛和金色長發的男人,是怎麼穿著這一身碼農裝走到我面前,並且對科技有著這樣深的一種…… 用他的話來講,「非常好奇」的感情。

  • 科技在改變好萊塢和一切

如今的洛杉磯是創業者的另一個天堂。 好萊塢咫尺之間,沿著 Venice Beach 的海岸線,Google 已入駐了它的南加辦公地點,和氣質高冷的 Snapchat、Oculus、Beats 等一起,打造了矽谷外的另一個創業生態圈,規模已居世界第三。

Leto 轉動著海水一樣的藍色眼珠,告訴說他知道這些。22 年前從紐約搬來 LA 後他再沒離開這片土地,清楚知道這裡的每一個變化。

「以前在好萊塢的街頭巷尾遍布著懷抱著音樂夢想來的少年們,跟我一樣。現在走在好萊塢,還很有可能會有人過來告訴你,他有一個項目在尋求融資。」

演員總是非常敏感,他說五年前就嗅到了。

究竟怎麼嗅到? 可能僅僅是伴隨著上述的天然直覺,可能是他那些矽谷的朋友給到的信息。Leto 和矽谷一票 CEO 都保持著——按他的話來說“哥們一樣”的關係,他目前在好萊塢矽谷往返飛的頻率是每月一次。

世界在變平。 點與點之間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在極短的時間裡就能產生如此劇烈的化學反應;不同形態的物體間,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在無論多麼遙遠的空間裡都可以彼此連接。 從 Leto 本人的身份跨界,從矽谷和好萊塢厘不清的曖昧裡,我們都會驚呼:Wow,世界已經如此之平。

「這些變化和化學反應的催化劑都是科技。」Leto 自己說出了這句話。這有點接近真相,解釋了為什麼新晉奧斯卡最佳男配角、Thirty Seconds To Mars 主唱 Jared Leto 會坐在我面前,而我採訪的是創業者和投資人 Jared Leto。

他話鋒也跳轉的厲害,突然說到了優酷。 對,用中文,然後狡黠一笑。 原來優酷、YouTube 這樣的音樂分享平台,正是影響到 Jared 並讓他踏進科技這條船的那個源。

「還有 iTunes,Spotify,這些平台徹底改變了音樂分享的方式,改變了人們的消費方式,也改變了音樂人分享音樂的方式。」他最早接觸到這類網站時一下就激動了。是不是覺得可能影響到自己作為音樂人的收入,我沒好意思直接就問。他說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科技,這可能是最炫酷瘋狂的事了。它簡直可以改變一切!”

Leto 也想到了關於與此帶來的收入問題。音樂和視頻變得無形和隨時隨地都可獲取,獲取和分享它們的障礙越來越少,新的問題就此產生,例如剽竊,和商品化過程中的版權問題。「要是其它商品也像音樂和影視這樣貶值的這麼厲害的話,我們現在恐怕就處於貧窮狀態下了。我擔心科技真可以強大到這種地步。」

思考再深入下去,Leto 發現,在信息爆炸的當下,音樂和影視還將面臨:更難找到受眾的時間,難以​​挖掘新的藝術家,難以獲取真正有價值的內容。 看到這些問題和挑戰,他也看到了投身科技的絕佳的時間。

他開始從好萊塢飛去矽谷,然後在短短幾年時間裡投了四十來家公司,並自創了三家。

  • Oh man 西海岸離中國如此近!

確實,不僅是好萊塢,越來越多華爾街的人也開始往矽谷遷徙。 華爾街的銀行家紛紛脫下西裝革履,走出高樓林立,走進山林和陽光。 這從一個側面體現出,跨界融合的現象,已經極為普遍。 從另一個側面來看,如果說美東的多年繁榮某種程度有賴於這是全美最靠近歐洲大陸的區域。 那西海岸呢? 毫無疑問,最靠近的,是中國。

我剛開口說,以上一切正是互聯網精神的衍生。Jared Leto 接話,It’s also about China.

他要了一個真正的廣告時間,想 pitch 一下自己創辦的第一家公司 VyRT,這是一個連接全世界歌手和歌迷的演唱會直播平台。我說:「OK,Jared 你用一句話來形容一下 VyRT 吧。」他的回答真像一個真正搞產品的——

VyRT 是一家純技術公司,通過社交化的方式記錄和分享實況轉播,為藝術家提供了一個包括演唱會本身、後續訪談、周邊內容在內的持續的市場平台,也保證他們可從中盈利。

網站屬性、方法論、結果、盈利點,每一個因素他都說到了。 現場打開 VyRT,跟我想的一樣,頁面非常漂亮,直播過程中實時聊天功能能收到表演者的回复。

但是關於直播網站本身怎麼給表演者帶來反流,怎麼增加直播效果的不可預期性,怎麼在直播前期用平台來給演唱會做預熱等,Jared 現在還給不出回答。 但他明白,美國和歐洲有很多歌手想去中國巡演,但並非每一個都具備條件和能力;中國的歌迷也不能總跑來好萊塢或紐約看演出,那這個網站或許能幫上那麼一點忙。

看,再一次證明世界被科技碾平。

關於未來,Leto 說他能想到的一點是,藝術製造,比如唱片,可能都將不存在,或者存在形態僅僅是紀念品。 但是電視的出現沒有扼殺了電台,也沒有讓電影消失。 所以在他的世界觀裡,時下的科技也不會完全抹殺之前的技術。

「今天許多人仍然會戴手錶,雖然可以從手機上查看時間。讓我們等著看吧,可以確定的是,科技還將創造一個更有意思的未來。」

他未來的心願,Leto 想了想,說:

「拍一部和中國有關的電影。

是否會有科技元素? 可能性,大。

 

(本文轉自合作媒體 36 氪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首圖來源:NRK 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