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花 3 個月開發產品就在 Kickstarter 募到 1200 萬台幣 —專訪 Sentri 創辦人董彥良

三個月、五個人、60 萬台幣,他們破了台灣人在 Kickstater 募資最快最多的記錄,最後募到了約 39 萬美金(約 1200 萬台幣)。

Sentri  這個智慧家庭的樞紐產品,是由 AppWorks 之初創投所育成出的台灣團隊 Sentri 所設計,成員有前 HTC 、Acer、Asus 的軟硬體設計師和美國熟悉群眾募資策略的創投家, 一起以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快速研發出的創意結晶,特別的是,這三個月內包括打造原型機、拍 KickStarter 影片、飛去矽谷的機票錢、生活費等等,一共只花了 60 萬!

到底他們是如何辦到的?TechOrange 再次專訪 Sentri 共同創辦人董彥良(Yen),請他點出軟硬整合產品在群眾募資平台上成功的關鍵,也請他談談在募資的過程中,有什麼內行人才懂的小撇步。

《TO》: Sentri 在募資上有遇到什麼有趣的事嗎?最多支持者的地區是哪裏?

Yen:目前的 Feedback 都滿不錯的,大家蠻喜歡我們的設計,也對「安全」滿關心的。

我們有收到很多信,包括有美國七十歲的爺爺和英國的許多支持者,但我們發現大部分的消費者還是從美國來,然後再來是加拿大、英國,新加坡,但令我驚訝的是,阿拉伯也滿多人在支持 Sentri 的。

《TO》: 關於台灣軟硬整合,Sentri 有什麼可以分享什麼給大家?

受訪者:我個人從這次 Crowdfunding(群眾募資)經驗中學到很多東西,真的非常多。我覺得以台灣軟硬整合的實力,上群眾募資平台會是一個非常好的成功機會。因為用群眾募資去曝光產品,你不用再擔心得不到市場的即時反應。

TO Startup Mixer 5 月 16 日 登場,我們特別請到阿碼科技創辦人黃耀文、貝殼放大 Backer-founder 共同創辦人林大涵和 Flux 聯合創辦人與 COO 林士生到場分享各種群眾募資的 Know How,有任何問題都能夠和他們面對面聊聊哦,歡迎大家一起來玩!

譬如說為什麼我們的產品叫 Sentri,但其實一開始產品名稱的發想並不是從這方面去想。一開始我們想要叫 KRONOSIGHT,也有人說可以做 Watch Dog 等等,所以後來我們選了十個名字,做同一套網頁去試探市場對各名字的反應。

使用者連過去的時候會連到不同網頁,所以這 十個名字都是一模一樣的網頁,上面是一模一樣的文案,放一模一樣的圖,唯一的差別就是名字不一樣。然後我們在 Facebook 上打廣告,並在 Facebook 上建立十個不同的粉絲團,然後這粉絲團全部都長一模一樣,只是就是名字不一樣

接著我們開始打廣告,用很便宜的價錢去測試美國市場。

本來我一開始我個人最看好 Look out,而有些人認為 Watch out 很好,Sentri 也是。

但後來我們發現 Sentri 光是同樣的時間去打、花同樣的預算,Sentri 可以吸引到兩倍多的點擊率。而且點擊進來到我們的網站後,有七倍多的人會留下 Email,所以我們最後收集到兩、三百封 Email,我們那時候 Reach 到六萬多的人。花兩百塊美金達到這樣的結果,我個人覺得非常值得,所以我們就從中認為 Sentri 是這個產品最好的名字。

我要講的就是,很多在做軟硬整合的人,他們很認真在做軟體、硬體,工程能力也非常強。但做行銷的時候,他們只坐在電腦前拼命看數據,其實是不需要的。 很多時候就是走到市場,讓市場告訴你我們的產品名稱是什麼,讓市場告訴你該怎麼樣去行銷

《TO》:Sentri 從開發產品到 KickStarter 上線只花了三個月,這三個月你們一共花了多少錢?

包括打造原型機、拍 KickStarter 影片、飛去矽谷的機票錢、生活費等等,一共花了 60 萬。其中 KickStarter 的影片就花了我們一半的錢,因為我們特別要求影片的品質,所以選擇了比較好的影片製作團隊。

《TO》:Sentri 上線前,你在矽谷待了一陣子,是為 KickStarter 的上線做準備嗎?

沒錯,我在美國待了幾個月去拓展人脈和拍影片。但因為我在矽谷的人脈是零,所以必須完全從頭開始建立。

我的方法就去參加矽谷各式各樣的 Meetup,然後開始在各種不同的場合跟別人 Pitch Sentri 。我覺得對任何想要做群眾募資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很棒的方法。

因為開始時,你會覺得自己的 Pitch 是完美的,在那種場合基本上大家都蠻友善地跟你聊天,但如果你講的東西不夠吸引人,對方很快就沒有興趣。所以在這中間,你可以不斷琢磨不同的 Pitch,讓很多人不斷挑戰你。當然,人家也會跟你 pitch,我們也可以不斷的去挑戰別人,從這當中可以得到很多寶貴的 Feedback。

我很喜歡矽谷的一點是,在那邊我聽到有些真的很酷的 idea,也有些 idea 真的爛到爆炸,但那邊的人都超級有自信的,然後他們都很願意嘗試把他們相信的產品做出來。

另外,大家彼此很主動,會互相介紹資源給別人。我在那邊的時候沒有什麼資源,所以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去認識很多人,然後就把不同的人介紹給不同的人,慢慢建立我自己的人脈。

《TO》:後來有因此認識到對 Sentri 上線有幫助的朋友嗎?

有!因緣際會的關係,我們後來間接認識了 Indiegogo 的主管。他很喜歡我們產品,希望我過去 Indiegogo ,也給我許多寶貴的意見。

他認為群眾募資要成功的話,其實要保證有 30% 的資金要從自己的人脈進來,也就是希望在募資頁面上製造一些資金。所以至少要確定自己的朋友、人脈裏,有人會去幫你籌到一定的錢。

但後來我們覺得 KickStarter 平台比較大,所以我們決定去了 KickStarter。

《TO》:如果未來台灣軟硬整合的新創團隊想上群眾募資平台,你會建議他去 KickStarter 而不是去 Indiegogo 嗎?

受訪者:我覺得都很好。主要是產品本身要夠吸引人。反而,我認為行銷和媒體是比較重要的關鍵。

募資平台本身會帶來流量,但是我個人覺得沒這麼重要。媒體方面,在 Launch 的第一天,新聞就要上報。因為我們認為媒體帶來的不是增加支持者的效果,而是堆疊的媒體效應。

第一天的曝光率越高越好,媒體曝光率越高, 會產生加乘效果。當它越高的時候,可以推你上排行榜,而更好的排行榜,會讓你得到更多的曝光率。幾個大的媒體會吸引更多小的媒體,所以在第一天的媒體操作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我個人覺得除了媒體外,要非常重視 backer(支持者)的意見。

我們現在頁面上的評論大概有八十幾個,但其實我們收到的訊息是遠遠超過八十幾個的。支持者他們會主動寄信問問題,說「你們支援 Windows Phone 嗎?你有沒有想過要放這個咧?你有沒有想過要支援那個咧?你有沒有想過要做 …….。」

他們每問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就會開始去想是不是 Sentri 這產品講得不夠清楚?我們會不斷去思考支持者的意見,去了解、重視的某一個被忽略的方向。

我們可能會指定一個人專門回支持者的問題。在這裏要做的功課其實滿多的。如果以後要再做一次群眾募資,我可能會把花更多的資源在這上面。

《TO》:募資挑戰成功後,Sentri 有什麼特別的體會嗎?

我會說,群眾募資結束以後,挑戰才真正開始。絕對不是你今天把產品上到群眾募資平台上後,你就可以每天睡個好覺,然後就看著募資數字一直往上飆。事實上沒有這種事情。你要不斷地監控,不斷回你支持者的問題。

你可能要不斷地去連絡媒體,要回很多不同的信,見過不同的投資人、然後你要不斷思考策略。

結束之後你還有更多挑戰。你拿到錢了以後,公司要怎麼樣去接觸代工廠?要怎麼去製造 …… 挑戰非常多,還要思考如何去募資更多的錢。所以,如果有人決心要走這條路,我覺得當然很好,只是想辦法證明自己以後,之後的挑戰其實是更多,壓力會更大。

延伸閱讀:

【Crowdfunding 專欄】從 HTC 、Acer、Asus 離職,這群台灣工程師打造出蘋果式的 Smart Home 設計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