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藤雄要不要出走都可以,我們該關心的是台灣為什麼沒有技術創新?

「台灣經濟只剩房地產,政府還要胡亂打壓,逼有錢人帶資金逃離台灣,俗話說『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此話一出,群情激憤,有評論者請他出走腳步加快

趙藤雄的這番發言,思考邏輯是這樣的:「台灣 GDP 要提升,勢必要靠內需帶動,若房市再被打趴,市場投資動能會減少,台灣經濟也會下滑。」

問題來了,趙藤雄恐怕真的說對了一半。

根據主計處的資料,過去 20 年,台灣的 GDP 組成,內需型產業金融及保險不動產業的佔比不斷拉高,出口型產業製造業雖然仍然高居第一,但佔比卻一路下滑,兩者在趨勢線上不斷逼近,台灣 GDP 組成的確往內需結構位移。

但趙藤雄說錯的另一半是,由房地產帶動的內需經濟成長,帶動民間消費的增長並不明顯,更不可能解決薪資停滯、青年失業問題。

經建會主委管中閔早在今年(2013)初接受《TechOrange》專訪時,就指出台灣經濟結構的弊病,「台灣的出口動能沒有問題,問題出在這些出口轉換成國內價值的能力愈來愈差。所得分配結果表現不佳, 2004 年後,內需市場動能主要依靠政府投資而不是民間消費。」

沒有廣大土地和天然資源,台灣勢必依賴出口加值貿易維持經濟動能。過去 20 年來,台灣貿易條件不斷劣化,出口賺的錢愈來愈少,所得停滯民間消費自然凍結。政府為了維持漂亮的經濟增長數字,只好不斷擴大政府投資,還有另一個最方便的作法,就是依賴財團買空賣空炒作地皮帶來的虛假經濟增長數字。

月初,立委質詢國科會主委朱敬一,為什麼 GDP 成長維持在 3% 到 4%,但所得卻完全停滯?朱敬一的回答是:因為「技術沒有創新。」這跟管中閔說的不創新、台灣經濟成長動能就不會存在,如出一徹。

我們不必關心趙藤雄要不要出走,我們應該關心的,是台灣為什麼沒有技術創新?是搞錯方向?還是原地打轉?

上週二,工商時報一篇題為「Google 股價漲破一千美元的啟示」的社論,從全球市場變化看台灣的國際處境,是近期寫得最鞭辟入裡的一篇產業評論,可惜沒有獲得應有的關注。

Google 的股價不久前衝破 $1,000 美元關卡,美國輿論高度關注。紐約時報評論說:「$1,000 美元只是一個數字,但另一方面,這顯示科技業遊戲規則在短短幾年間丕變。」

現在的市場巨人,遠比過去的巨人要年輕,而且競爭門檻愈拉愈高。Google 股價從 IPO 至今已經翻漲了 11 倍,同時間,Amazon 翻漲 8.3 倍,三星翻漲 7.6 倍,Apple 暴漲 33 倍。相較之下,這 9 年來,納斯達克股價總值成長 1.2 倍,而 10 年前的科技巨人 Microsoft 只成長了 0.28 倍,就顯得遲鈍。就在 Google 股價大漲的前不久,史坦普 500 指數成分股也出現成立 56 年來,第一家股價突破 $1,000 美元的企業,是一家叫做 Priceline 的旅遊訂票網站,也是網路業。這些科技巨人除了年輕,與前輩最大的不同,是他們的客戶是一般消費者、不再是企業。

類似的現象,日本、韓國、大陸都在上演,Line、阿里巴巴的崛起,都在述說類似的故事。事實擺在眼前,過去 10 年,圍繞著網路與軟體的科技創新,快速成為全球商業市場最具成長動能的領域,誰能在這個領域創新,誰就能稱王。

就在台灣不創新的這 10 年間,Google 的市值成長到等於台灣所有上市公司總和的 40 %,而還不到 10 歲的 Facebook,總市值是台灣最大上市公司台積電(約 1 千億美元、3 兆元新台幣)的 1.3 倍。

台灣過去 10 年唯一「倍數增長」的領域只有房地產,過去 3 年股市即使在政府基金護持下,總市值仍然原地踏步毫無增長,績優股愈來愈少,長青明星台積電的技術創新方向,和這股以消費者市場為目標的網路軟體創新趨勢,距離又太過遙遠。

我們怎麼丟失這個機會的?1990 年代時,台灣曾經是網路產業的早發國家,但在全球網路業蓬勃成長的時候,我們卻在國際市場上缺席。PChome 網路家庭董事長詹宏志是這樣觀察的,「2000 年網路泡沫的挫折是全球性的,很多國家、很多市場的反應是調整、然後再出發。台灣的狀況是,回來調整,然後(調整的)主體就消失了。」

工商時報的社論講得很白:「台灣制訂政策的政府官員、企業領導者以及學術界領袖們,都是三年級、四年級生組成的『老人兵團』,大家雖然非常努力,但是對於新世紀網路產業的發展,反應總是慢半拍。掌握決策權的老人們將台灣的資源不斷投入師老兵疲的實體經濟,卻不知道網路社群與電子商務才是『百倍奉還』的高成長沃土。台灣有非常多創業型的網路軟體、社群公司,但是這些生機盎然的年輕公司,要不是缺乏資本,就是面臨老舊法規的阻撓。」

台灣的網路和軟體的創新並沒有在 2000 年後完全斷絕,而是由這群年輕人在資源稀缺和法規百般刁難的環境下,硬著頭皮努力尋找可能性。

想要讓台灣這股創新火苗燒成熊熊大火,只要移開阻撓就可以了,不用饒了他們。

(圖片來源:pdxjmorris

 

Posted by:

張育寧
在網路時代,媒體將成為社會發展與存續更重要的力量與資本。新媒體場域,最不需要的就是媒體英雄,因為所有的閱聽者,自己就是媒體的一份子。台大經濟系學士、清大社會所碩士,前雜誌社主編,現任TechOrange(科技報橘)與BuzzOrange(報橘)總編輯。email:changyn@techorange.com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