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裡明明就沒聲音,《地心引力》如何做出讓人愈聽愈害怕的音效?

  • 想成為太空人的夢其實…… 沒那麼美好

小時候你是不是曾經對媽媽說:「媽媽,我以後一定要當太空人!因為太空人可以在太空上遨遊。」

哪個人小時候,不曾對外太空的浩翰和未知充滿夢想,即便到現在,用著 Google Earth 時,也仍然懷著親眼從外太空感受這水藍色星球的夢。在你還是小孩子時,我會鼓勵你:「當你真心想要完成一個夢想時,全世界都會幫助你。」(出自 〈牧羊少年的奇幻旅程〉);在你長大後,我會誠實說:「當你真心想要成為太空人時,只有你可以幫助你自己。」因為外太空寂靜無聲,只有你,和你的呼吸聲音。

太空到底有多寂靜?美國歐爾菲德實驗室(Orfield Laboratories)用玻璃纖維和雙層隔音鋼牆打造出的無聲密室就是最好的測試例子,99.99% 的隔音設備讓你連腸胃蠕動生都聽得一清二楚,想成為太空人?NASA:「你得先確保你不會崩潰。」

  • 電影《地心引力》,用音效傳達太空全然寂靜的恐懼

想體驗太空這極大的密室?10 月 7 日上檔的《地心引力》保證能帶你親身感受這種極近絕望的恐懼,被《阿凡達》導演卡麥隆譽為「影史上最好的太空片」,《地心引力》甫上映就廣受各界的好評。該片講述蕾恩博士(珊卓布拉克飾演)在資深太空人麥特科沃斯基(喬治克隆尼飾演)陪伴下,第一次執行太空任務,卻不幸遭遇到太空梭全毀的大災難,就此捲入無邊無際且絕對寂靜的宇宙裡,孤立的兩人失去聯繫,吸著所剩無幾的氧氣,絕望就此席捲而來。

但你一定會好奇,既然太空中是個缺乏聲波,連喊叫也無法聽到的大密室,難不成這部片無聲?重點來了,這部片最大的賣點就是用非常理的音效手法和突然間的沉寂,忠實傳達出太空中沉重的黑暗和演員面臨全然寂靜的焦慮和恐懼,而這種不同於普通動作片的音效呈現,卻是這部片幕後音效小組面臨最大的挑戰。

電影《地心引力》的導演艾方索‧柯朗為了忠於最真實的太空,「即便太空沒有任何聲音,我們也要設法用音樂傳達故事。」所以當你在電影橋段看到衝撞爆炸的場面時,你不會聽到「碰」的一聲,反而會聽到低頻音的隆隆聲,此種音效手法正是讓演員甚或觀眾,能身歷其境的感受太空中那種接近幽閉恐懼症般的焦慮。甚至在如太空梭脫離或氣壓過度艙門開啟的畫面時,音效團隊也利用能引起焦慮頭痛的配樂,替無聲的太空填上聲音。

這種在無聲的太空電影中,也要用音樂傳達情緒的龐大重任,即是落在曾經幫《異星大作戰》和《世界終點》配樂的作曲家史蒂文普萊斯身上,他的任務就是要用必須用相對壓迫的情緒性音樂,替蕾安博士傳達內心無法說出的:「我很確定我快被這太空給逼瘋了。」

這種瀕臨崩潰的感受,普萊斯表示:「普通來說,在一個動作片中,你必須要製造爆炸的場面音效,但這部片的音樂不同,無法用傳統譜曲時用的定音鼓撞擊聲,或碰撞時的金屬打擊樂器聲來傳達。」

因此,為了在無聲太空中也能真實傳達出角色情緒和每個動作場面,《地心引力》裡的配樂不只是純粹音樂伴奏,也是種音效呈現,例如,有些橋段普萊斯使用震動和低頻音,將主角在太空衣內感受到的震動這種非音樂性聲音傳達出來;或者在許多事情發生的片段,又只伴隨著普萊斯的音樂還有蕾恩博士(珊卓布拉克飾演)和麥特科沃斯基(喬治克隆尼飾演)說話的聲音。

另外,不同於普通動作片的懸疑感和緊張感,普萊斯運用類比的樂器,如大提琴或人聲,還有混合電子樂器和空心樂器合成出全新的音效,設法將原始的太空寂靜和機械爆炸聲做融合。

當然,這部片的音效特殊處理不只如此 ,電影的片頭曲 〈Above Earth〉 也是一種全新的音效手法,普萊斯用他原本的音效處理技巧將音效放慢至大約原本速度的 1/60th,普萊斯表示:「基本上,你聽到的是音調之間的間歇感。」

但要說最有趣的莫過於《地心引力》中出現的,如在太空中尖叫卻聽不到般那種無法真正聽見的聲音,例如在最後一首歌 〈ISS〉 的嘶嘶聲,即是普萊斯用喇叭錄音聲注入他朋友借的老舊的合成器中製造出來的,儘管很難在影片動作中察覺到,但在原聲帶中是可以被聽到的,但普萊斯無奈的表示:「製作出這聲音的老舊合成器最後壞掉了,恐怕我已經無法製作出那首音樂裡相同的音效聲。」

《地心引力》的音效處理是一絕,在音效設計上更有其經典之處,尤其是在某些場面無預期從太空艙內部的尖叫切換到外界無聲的那一刻,會徹底感受到在浩瀚宇宙中人類的渺小和宇宙的殘酷,而這恐怕是每個懷抱太空夢的我們沒有預想到的恐懼,或許,這也是這部片如今能如此成功的關鍵吧。

如果你還沒觀看過這部片,何不先點開資料來源的文章連結,內附《地心引力》原聲帶,搶先來感受一下太空寂靜般的震撼吧!

(資料來源:Wired;圖片:Wikipedia,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