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滋味背後的陰影:淌血的黑暗巧克力

 

2015-11-09_161617

文/ 蔡頌恩 Joanne Choi (公平點副總監)

Halloween 又到了(編按:本文發文時間為 10 月 31 日),而聖誕亦即將臨近,這兩個節日令我們想起巧克力。我也是一名巧克力愛好者,特別當情緒低落,又或生理期時,總會心思思想吃巧克力。我們選擇巧克力除了看口味,看產地之外,你又知道知你吃的,是由非洲近百萬名的可可童工之一生產嗎?[1]

2009 年,我們開始在中小學講解可可童工的問題,有一名小六男生問:「但他(指可可農使用童工)好衰,為什麼會被叫警察捉去?」基本上人口販賣及使用童工在當地是非法行為,我們除了透過法律及執法阻止外,有沒有想過根本原因-為何可可農仍要冒險使用童工

要知做農夫,收成,售價,肥料價格等都是不能掌控的,當可可豆售價低,可可農便要想辨法節省成本,他們能掌控的,就是節省人手成本 。西非一名可可農每天賺取約 0.5-0.65 美元,[2] 而聯合國的絶對貧窮線則是每天 1.25 美元,可見貧窮是西非可可童工的根源問題。

2008-9 年,童工被鞭打後的相片被人權組織拍攝到,引來西方社會極大迴響,不少消費者及 NGO 促請巧克力品牌改善,不少品牌亦相繼設立監察系統,承諾改善童工問題及推動可持續的社區建設。數年過去了,成效如何?

剛剛在義大利舉辦的世博展覽,在可可豆區的展館中,我看見一些品牌標榜其可可豆的可追蹤性,相信這也是不同認證系統所要求的。可惜,在最近 Tulane University 的五年研究報告指出,西非可可豆童工上昇了 20%。[3] 數年前因可可豆價格低,不少可可農放棄種植或轉行,去年可可豆的供應不足而急需增加供應量,或許這也驅使可可童工的增加。

20150529_131703_amend-1024x672

全球 50% 的巧克力由五大國際品牌分佔,縱然國際品牌給你很多美麗的承諾,但你又會否嘗試支持一些良心品牌,公平貿易品牌,除了看口味,看產地之外,更看生產商的理念及立場,不再成為踐踏別人幸福而滿足自己的殘酷消費者。美國巧克力製造商 Hershey 更預測,2017 年,中國將成為繼美國以後第二大巧克力市場,或許我們能成為改變的力量,以消費帶來改變。[4]

有關可可豆童工問題,大家可看一看這套紀錄片

The Dark Side of Chocolate

International Labor Rights Forum 亦於 2014 年 12 月出了一份報告有關西非可可農及童工問題

註腳:

[1] The Fairness Gap: Farmer Incomes & Solutions to Child Labor in Cocoa

[2] Child Labor On The Rise in West Africa as Demand for Cocoa Grows

[3] Child Labor On The Rise in West Africa as Demand for Cocoa Grows

[4] 16 年後可能無沒有巧克力吃了?

(本文由 公平點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粉絲專頁: 公平點 ( FAIR CIRCLE ) 原文標題: 淌血的暗黑朱古力 。首圖來源:Korona Lacasse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未來的巧克力變得又酸又苦?趕快記住現在的幸福滋味

你我所不知的童工剝削!這不該只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工作

童工:我 6 歲我靠自己養活家庭,10 幾億國際資金投入阿富汗根本沒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