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們給我這不可思議的體驗」:因為手天使,讓這名身障者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圖片為示意圖,非當事人(Photo Credit: Casey David ,CC licensed)

《BO》導讀:「每每加入男同學情慾話題的討論,總會感覺身邊同學報以一陣靜默,並撇開頭轉移話題。『後來我才發現,他們認為我不該有情慾。』」身障者的性權,很少人能關注到,但在歐美、日本,都已有了性義工組織,來服務重度身障人士的性。

而在台灣也有一個性義工組織 –「手天使」,以服務領有重度殘障手冊的身障者為主,每人可以申請三次服務,服務完全免費以幫助自慰為主,替身障者的慾望找到出口。但這項服務卻被許多人用異樣眼光看待著,還有人戲謔著說:是否有口天使?《BO》為了讓更多讀者能有不同角度的理解、看待此議題,《BO》詢問手天使授權此篇文,為青春鳥(受服務的身障者)接受手天使服務後的感受與想法。

以下即為青春鳥第一人稱全文書寫。

好幾年前,曾經在網路上看到日本「白手套天使」的消息,心想著:「日本真的是什麼都有!要是台灣也有那就好了」,但是想到台灣的政府官員、接著是還存在封建思想、道德界線一堆的台灣 (老一輩的) 人,只能不由得嘆氣。
接著我注意到有部電影「性福療程」是一個有小兒麻痺、全身只剩頭能動的記者,想結束自己的處男之身,因而遇見性治療師的真人改編故事。
現在看到手天使,我才意識到,原來這世界上的人已經注意到:「身障也有性需求」這件事。

在今年初,漫無目的瀏覽 FB,恩就像下面示意圖。

看我過去一星期錯過哪些大新聞,看到蘋果日報貼了一個 手天使的新聞  (我承認看到「正妹」也是想法之一 XD)。底下討論挺熱烈的,當然有一堆盡是讓我翻白眼的道德魔人,相對的也有理性支持的人,不過這不是重點。

忘了說,我有裘馨氏肌肉萎縮,身體都有反應,只是都不能動作。是個異性戀,對男的完全沒興趣。

經過一串關鍵字爬文程序,用 google 把手天使整個底掀了之後,我腦中萌生想申請的念頭,但是我要怎麼跟姊姊說呢?如果直接說我想 OOO 一定會被罵死。我打了一長串委婉的要求做準備,猶豫好幾天要不要傳送訊息,還擔心會不會被當變態、A 片看太多之類的……

所以我先試探性的問姊姊「有沒有看到手天使的新聞?」,他說「怎麼?你想要嗎」,我就把這落落長的要求傳送。出奇的是姊姊說「很正常啊,怎麼會色呢、這是老天給你的本能」這讓我把心中的大石頭放下了,還說「我又不是古代人~ 放心」這讓我笑出來的回應。最後答應我會保密、不會讓除了手天使以外的人知道,再來就是申請了。

因為姊姊不會 word,所以整個申請書都是我弄 XD,然後再丟給她傳。

ㄜ…申請的原因,我有想到幾個,或許有更重要的原因,只是我沒有想到:
第一:嘗鮮,看看是在做什麼的
第二:姊姊也同意了
第三:沒地方發洩—在這說個秘密,我用電腦有個嗜好,會蒐集各種日本
人畫的 H 圖 (日語 Hen-tai,中譯是「變態」)、R18 同人本、三次元圖
,普通人看這個不自慰有點困難,但是我束手無策。(結果性教育都
從網路學 XD,大人只有說 GG 不能亂玩)

經過留言協商之後,要安排兩次的面談,因為我家真的像「巴別塔」一樣一堆樓梯,只好在 skype 聊了,不然原本是要出去找個地方講的。幸好 Vincent(編按:手天使創辦人)有準備一堆問題跟我聊,不然我這不會說話的人很難講出什麼東西。

有一點讓我訝異的是「不能收任何東西,連請喝茶都不行」因為有任何對價關係性交易就成立,性交易在台灣一直以來都不合法 (這哪門子的法條?),為了怕被政府查水表 (?) 要做到這般徹底,不過也只能配合,不然會麻煩大。

然後有說過程中會放我喜歡的 A 片增加氣氛,只是我這人有點怪,看不太習慣三次元真人 A 片 ( 要看也是可以,可是沒喜歡的女優 ),反而喜歡靜態的圖

Like this↓ ,所以我決定用自己電腦找個放鬆的音樂,也省的義工麻煩。

經過了好幾個月,手天使仍在做準備,因為我還有在上課,差點忘了這件事,直到 Vincent 提醒。
6 月中敲定 7 月初第二次面談 + 服務,原本是要約 6 月中旬,我說 nononono 有國外回來借住的親戚,在這段時間什麼都不能談,等他飛回去國外再說,否則會捅出大簍子…,聽我說準沒錯,囧。

到服務的這天,只覺得有那麼一點緊張而已,畢竟都是第一次認識、碰面的人。我有個毛病,因為跟家人久了,也沒跟同學互動,碰到一些外人或是人不是待在家裡,我覺得自己會焦慮,腦袋會空白,只會回應問題,這應該是我不緊張的原因。(或許是網路成癮在作祟?)

(因為記性實在有夠差~ 可能過程有些忘記~)

進到我房間有三個行政義工,其中一個是特教老師,人很親切,進來就先問候跟一些問題啦~,就是感覺如何、會不會緊張、有什麼特別的問題想問……之類的,然後把規則再說一次。只是我在看比賽直播,為了能聽清楚對方說的話,已經把網頁靜音了。
確認都沒問題時,要把我弄上床,兩個很壯的義工在準備東西,不過我不知道那些是什麼@@,有點像燈具?(我拿掉眼鏡就像瞎子),接著脫褲等性義工上來。

性義工進到我視線時,我腦中的人臉辨識資料庫有了動作,長的像某個女實況主,就不說名字了,免得當事人成為手天使的搜尋結果 XD。

說真的我滿擔心自己會不喜歡性義工,雖說我有拒絕的權利,但是我覺得這樣不厚道……我原本還想拿眼罩把眼睛蓋住,就看不到了,沒有喜不喜歡的問題,但是這個蠢想法我最後決定打消了 XD,說服自己平常心就好,就像走在路上會看到任何人一樣。結果只是虛驚一場 (?)。

他跟我打個招呼之後,接著是拿精油說先按摩,因為按摩是接觸人最快的方式,此時我腦中閃過「這不是跟外面按摩店一樣作法嗎?!」的想法,嗯…也有道理。不過說是按摩……給我感覺比較像是「把油抹在我皮膚上而已」XD,因為他第一次當手天使,也不是做按摩業的,他按的非常輕,但我不嫌棄,原因是我最不喜歡按摩了,從小到大被按摩只有痛,沒一次舒服過的 (哈哈哈),而且等會就要打手槍,要我放鬆也很難,就當作消磨時間吧 XD。

他幫我把手、腳、肚子都按 (ㄇㄛˇ) 摩 (一ㄡˊ) 完,直接往我底下進擊「打手槍」,

沒有告訴我,害我嚇一下,此時腦中出現一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