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就該乖乖讀書別反課綱?呂秋遠:沒思辨能力怎麼當國家的主人

「律師叔叔你好,最近不是有反黑箱課綱的議題?我了解後,父母仍不支持,希望叔叔寫一篇相關的文章。還有一個重要的點,就是桃園第一志願,武陵高中的校長,在朝會時說的話,相信有看臉書一定知道。也是因為那句「高中生最重要就是讀書」,「上武陵就不要參加社運」,(我不是武陵的學生),讓媽媽用課業能夠阻止我參與,只希望我是一個知情的人而已,請叔叔可以寫篇文章跟家長說說好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親愛的孩子,中年男人最忌諱人家叫他叔叔,長大後要記得啊!先來說說我的經驗給你聽。

國三那一年,我遇上了天安門事件。我依稀記得,平常嚴肅的訓育組長,竟然開放廣播,用興奮的語氣,說著三十八軍與二十七軍即將內戰,中共政權瓦解指日可待。當時的國中,瀰漫著一股反共復國即將成功的氣氛,直到六四以後,情況急轉直下,我們開始對於中國的未來充滿悲觀。無論如何,那時候我是憂國憂民的國三生。

高一那一年,爆發野百合學運。那時候年紀太小,沒可能認知到國會全面改選、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廢除臨時條款有多重要。但是我一定不會忘記,當時的建國中學老師態度。建中是三點五十分下課,但如果是最後一堂,某些老師就會刻意要我們去「校外教學」,地點就選在中正紀念堂。他要我們好好的去觀摩一場民主運動,因為這才是真正的人生,課本帶不來的知識。也就是說,拜這些老師所賜,下午兩、三點就可以見到建中學生『合法不違規』的出沒在中正紀念堂,似懂非懂的混在人群中。

我記得某位老師是這麼說的:『一切注意安全就好。四年以後,你們就是國家的主人,要開始見習政治了。』

高中歷史課綱,對於未來的高中生非常重要,姑且不論『欲亡其國,先亡其史』,在程序上也有諸多可以檢討之處。如果,去年我們支持孩子參與太陽花學運,今年就沒道理在涉及自身權益上的運動,竟然要他們『只看不說』。

我不是說太陽花運動或者反課綱微調的運動一定是對的。對於某些人而言,他們從根本上就認為這些運動不符合他們的價值觀。然而,不論這些運動對錯,既然孩子在四年後就有投票權,他們是不是應該學著如何透過社會運動,緩慢的學習政治運作。難道我們要讓孩子在四年後才開始學會如何選擇政治人物嗎?如果是如此,為什麼乾脆不讓孩子在四年後再開始接觸性?

不可能,對不對?因為日常生活就都是充斥著許多訊息,如果孩子二十歲以後才可以接觸性知識,那麼可能會認為牽手就會懷孕,林志玲的日文名字真的叫做波多野結衣。大學以前禁止孩子談戀愛,畢業以後就問孩子要結婚沒,這是什麼鬼邏輯?難怪台灣的離婚率特別高。

如果我們希望孩子在未來成為傑出的公民,那麼現在就應該讓他介入運動。唯有孩子透過教育、思辯、溝通,才能逐步的接近他心目中的真理。真理或許不可觸及,但可以接近,如果把孩子關在學科中,將來我們只會培養出一批幫財團賺錢的工具人,而不是獨立思考的公民。

參加運動會影響功課?不要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了。我不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嗎?我爸媽可沒有讓我去補習,而以前的聯考制度,不會比現在更簡單呢!

PS. 親愛的孩子,即便如此,你還是不應該叫我叔叔啊。

延伸閱讀:「搞社運去校外搞!」年輕世代的自決權,往往被長輩的一句鬼扯給毀掉

對課綱微調無感,就準備接受下一代被大中國史觀洗腦的事實吧!

給參與課綱微調抗爭的高中生:不管是贊同或反對你的老人,你都不用理

(文章來源:呂秋遠 授權,非經許可,不得轉載;圖片來源: 自由時報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