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田變工業區、海岸變工業區,我們為什麼需要這麼多工業區養蚊子?

6041782050_e880b28986_b

◎本文作者:張肇烜(醫師)

「在同伴愈來愈稀少的馬路上,而我們望見城市的工廠、工廠的煙囪、煙囪的煤灰隨著一陣一陣吹來的風,瀰漫吾鄉人們的臉上。以粗糙的皮為衣,以乾硬的果為實,笨拙的植立馬路兩旁,我們是愈來愈瘦、愈來愈稀少的木麻黃。」

這是詩人吳晟 1975 年的詩作《木麻黃》。40 年過去了,該長大茁壯的老樹,不知被貪婪的人們砍伐了多少?不知有幾棵能夠留下?這些年來,台灣又多了多少「促進經濟」的工業區?

吳晟的故鄉在彰化,我的故鄉也在彰化。彰化和雲林得天獨厚,因為濁水溪的灌溉沖積,使得這裡的土壤肥沃適合農作,從清朝以來就是台灣的米倉,1719 年完工的八堡圳採自然分流工法,灌溉萬頃農田,興盛農業兩百多年,直到現在彰化、雲林兩地的稻米產量佔台灣總產量的 45%。「聰明」的後代,認為「務農沒前途」、「農業不值錢」,國土規劃由農轉工,最指標的就是雲林麥寮的「六輕工業區」。

 

  • 為陳定南掬一把時代的眼淚

當年六輕要設在宜蘭,時任縣長的陳定南公開反對,認為六輕高污染的性質,和宜蘭發展農業、觀光的角色衝突,不惜槓上王永慶。豈料王永慶竟聯合八大知名資本家,於 1989 年 1 月 4 日在經濟日報刊登「資本家之怒」一文,指責台灣投資環境惡化就是導因於環保運動、勞工運動和公權力低落。台塑將暫停國內投資、凍結人事做為抗議,並將六輕搬到中國海滄。陳定南堅持留下宜蘭的青山綠水,甚至與王永慶在電視辯論。陳定南說:「如果我同意台塑,我會是宜蘭的千古罪人。」迫使六輕最後落腳雲林麥寮。將近 30 年過去,看看現在的宜蘭和雲林,不禁為陳定南的遠見和堅持,掬一把感動的時代眼淚!

雲林是全國面積第一大的工業縣,彰化縣僅次雲林,工業區總面積占全台 13.47%,約 9701 公頃。政治人物總是告訴人民,發展工業區帶來工作機會,可以促進經濟帶來地方繁榮,真的是這樣嗎?如果是的話,已經有這麼多的工業區了,彰雲兩地的經濟有比較好嗎?人民的生活有提升嗎?彰化縣政府自前縣長卓伯源任內,積極開發工業區,包括「二林精密機械園區」和溪州「彰南產業園區」等在內。魏明谷縣長就任之後,沒有依照承諾撤銷「彰南產業園區」,讓以八成選票支持魏明谷當選的當地居民都憤怒地認為「被騙了!」近日包括蔡英文愛將等重要彰化縣政府幕僚紛紛請辭,出生彰化芬園的民進黨立委林淑芬痛批:「沒想到民進黨縣長繼續凌遲農民,剛支持他當選,就必須要去抗議他」,她認為魏明谷「背叛選前承諾」,「沒有核心價值」。

 

  • 留一口乾淨的飯給孩子吧!

「挫傷,可以用你教導我們的堅強療養。窮困,可以用你教導我們的勤勉克服。屈辱,可以用你教導我們的厚道原諒。若是你的骨骼、你的血脈、你的肌膚一再遭受傷害,還能稱為美麗之島嗎?再美好的家園,不盡心維護,轉眼將成廢墟。制止他們啊制止他們!用我們不容曲解、不容敷衍的聲音,制止他們繼續摧殘你!」

台灣到底還需要多少工業區?特別是彰化縣最不缺的就是還在養蚊子的閒置工業區!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占地高達 635 公頃,至今只有一間衛生器材廠商進駐。後續還要開發的有彰濱工業區(崙尾區)1343 公頃,二林精密機械園區 352 公頃、大城產業園區 95 公頃、鹿港打鐵厝工業區 70 公頃以及彰南產業園區 98 公頃。為何政府不惜毀滅良田,執意繼續開發?環境就像人體的神經系統,一旦破壞了很難再復原,縣長如同父母官,請給後代留一片藍天綠地,留一口乾淨的飯給孩子吧!

 

(本文為張肇烜授權刊載,原文刊載於 《蘋果日報》蘋論陣線 ,原文標題:台灣還需要多少工業區?,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圖片來源: 政衛 ,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糟了,是世界奇觀 3】欠錢縣長榜首劉政鴻,無息教你開挖 648 億負債大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