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經濟發達就要我多繳給歐盟「17 億歐元」?殺了我吧!

635506921974168264

《BO 導讀》:英國不久前才挽回鬧分家的蘇格蘭,現在自己也跟歐盟鬧不合了。

相對於德國法國為了整個歐元區經濟備感困擾,英國整府拿出比歐陸各國更亮麗的經濟成績單給全國人民看。但好像人紅遭嫉,歐盟重新修正英國應該繳納的預算分擔額,要求英國補繳 17 億歐元的鉅額費用。英國首相卡麥隆跟英國人都氣到要跳腳了。

英國對歐盟的關係,一直像個保持禮貌距離的紳士,既慢熱(歐盟前身「歐洲煤鋼共同體」1951 年就成立了,英國 1973 才加入)又不完全敞開心胸(堅持繼續用英鎊),但當然還是要跟大家當朋友(被孤立與邊緣化的政治經濟成本英國絕對不想承擔)。英國對歐盟的態度總顯得曖昧,現在冒出補繳風波,英國雖然不太可能拂袖離開歐盟,但卻很大程度上衝擊英國國內的政治局勢,主張脫歐的極右派政黨有得鬧了。卡麥隆要如何對內緩解民意的騷動、對外處理跟其他歐盟國間的齟齬,絕對是很大的挑戰。

英國首相卡麥隆曾稱,一旦保守黨贏得 2015 年的大選,將於 2017 年底前就去留歐盟問題舉行公投。如今,歐盟 21 億歐元預算補繳單加劇了英國反歐盟力量要求脫歐的步伐,有輿論甚至認為,這件事很可能成為英國退出歐盟的最後一根稻草。英國需要提早做決斷了嗎?英國獨立黨敦促英國退出歐盟的程度已經到有點「瘋狂」,還有很多右翼保守黨議員也一樣瘋狂,首相卡麥隆感覺害怕了。

聊到那個關於「21 億歐元」的問題:「卡麥隆會支付那 17 億英鎊嗎?」倫敦一位計程車司機上周這樣問我。 儘管卡相一度就此勃然大怒,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問題的答案將為「是」,只是圍繞具體支付時間和其他小細節,毫無疑問還會有些討價還價。

在最後一個被告知歐盟預算補繳這回事時,卡麥隆在其未成年人般的脾氣暴發中說出了這樣關鍵一句話:「我是不會在 12 月 1 日繳這筆錢的!」這就在今年的耶誕節前,留下了 23 天付款日。

關於首相先生如何被《金融時報》獨家新聞有效伏擊的故事——官員們一直希望這個話題在歐盟峰會上能被氣候變化議題巧妙取代——是喜劇般可笑的,但又潛藏著悲劇性。

成員國對歐盟預算的貢獻額有一個複雜的計算公式,其中細節我不建議拿來厭煩讀者。你們只要知道,2002 年以來,歷屆英國政府關於英國經濟比大部分歐元區成員都公認表現好的自吹自擂,已經得到了應有的報應。英國的國民收入結果高於預期,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計算公式調整卻沒有及時跟上。更令人驚訝的是,統計學家現在被要求,把賣淫和毒品交易的貢獻都算到國民幸福生活裡去,於是基於國民收入算出的成員國對歐盟預算貢獻額增加了。

英國面對的 17 億英鎊預算補繳額,由 2002 年至今 11 年來、每年 1.5 億英鎊構成。 國民收入調整對於英國的歐盟攤牌費的含義,低級別官員已經知道好幾個月了。但似乎直到本次歐盟峰會伊始、丹麥低級別官員在倫敦提醒其同行的時候,白廳(英國政府)才對這件事可能在峰會上被抖出恍然大悟。

《金融時報》透露,財政大臣奧斯本獲悉了此事,但卻並未及時把這個熱門消息告知首相。既然卡麥隆先生和奧斯本先生現在的關係比他們的某些前任好太多了,那麼我們不禁要問這樣一個問題:財政大臣真的看過他的簡報嗎?他並不以對歐洲事務感興趣著稱,而且態度似乎還有些懶散。

我想起了奧斯本先生幾十年前的前任雷金納德•莫德林。雷吉(雷金納德的簡稱)的懶散臭名遠揚,但他很聰明,坐在公務車後座上就能把簡報讀完。奧斯本大概太忙於思考聯合王國獨立黨(觀察者網注:UKIP,極右翼政黨,主張英國脫離歐盟)的事了,沒空理會歐盟預算問題的細節。莫德林就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這裡的難題是:因為預算補繳額對歐盟產生的怨恨,與獨立黨現象密切相關。重要的不是我們從歐盟成員國身份中受益巨大,不是歐盟預算總額只占 28 個成員國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一,也不是極端壞心眼的獨立黨事實上把錢從歐盟身上花到了自己身上。而是獨立黨瘋狂到了敦促我們退出歐盟的程度,太多右翼保守党議員也一樣瘋狂,首相對此有些害怕了。

英國於 1950 年代中期歐洲經濟共同體成立之初沒有加入其中,隨後從 1960 年代至 1970 年代初花了超過 10 年時間尋求修正這一歷史性錯誤。我們的申請分別於 1963 年和 1967 年兩次遭到法國總統戴高樂否決,第一次是在哈樂德·麥克米倫領導的保守黨政府時期,第二次是在哈樂德·威爾遜領導的工黨政府時期。

最後,愛德華·希斯領導的保守黨政府在 1972-1973 年間做了第三次幸運的嘗試。希斯與戴高樂的繼任者蓬皮杜總統關係很好。而戴高樂雖然在戰時曾是英國的座上賓,但在加萊以北,他其實沒和什麼人關係良好。

英國現在已經到了這種階段,難能可貴的《金融時報》認為有必要提醒我們:在向獨立黨這只地獄犬不斷徒勞提高音調等恐慌性反應中,「卡麥隆先生看起來就像一個將為挽救自己的首相地位不惜一切的人,無論國家要為此付出什麼代價。」

不得不這麼說一位保守黨首相,是一件可怕的事,尤其考慮到他的前任,基斯,曾為推動英國 1973 年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做了那麼多事情之後。那時工黨圍繞此事深陷意見分裂。

史蒂芬•沃爾(Stephen Wall)在其權威性著作《英國和歐洲社會官方歷史》第二卷中,引述了威爾遜首相高級政策顧問伯納德·多諾霍(Bernard Donoughue)的話。英國 1975 年就是否繼續留在剛剛加入的歐洲共同體舉行公投,威爾遜就此表示,如果那些希望退出的人取得勝利,就會給「英國錯誤的那類人,常常是極端民族主義、保護主義、排外和向後看的那些人」賦予權力。

舞臺右側,那些曾被卡麥隆稱為「水果蛋糕」的人,正是這樣一群人。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 觀察者網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