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夭專欄】環境愈險惡愈驍勇!謝謝學校連《古文觀止》都禁,才煉出這對作家兄弟檔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夭夭》是一本來自桃園的地方刊物,他們的編輯團隊走訪桃園這座城市,為人物、建築寫下故事,每則故事裡的文字承載著生活多方面向的討論與介紹,舉凡桃園的古蹟、小吃、獨立書店、地方風景、旅行、藝文訊息,無所不包。不僅是一本地方旅遊導覽,也是小確幸的生活指南。如果你想索取《夭夭》的 實體刊物 ,他們每季發行一次,鋪書點遍及全省書店,數量有限,趕快去搶吧。

對談人/朱宥勳、朱宥任

朱宥勳、朱宥任兄弟倆都在文學路上奮戰,二位同是棒球迷,都寫過相關的小說,最近則正好都出了新書,哥哥宥勳已是文壇頗受矚目的小說家與評論者,這本以簡馭繁的文學導讀書《學校不敢教的小說》已是他的第三部著作;初次登板的弟弟宥任則交出一本目前文壇少見的棒球小說集《好球帶》。

OLYMPUS DIGITAL CAMERA

  • 請問棒球對你們的吸引力在哪?尤其宥任的棒球小說彌漫著挫敗、落空感,請談談這部分

宥勳: 即時性很高的東西我處理不來,像籃球,一下子就發生一堆變化,太快了,棒球則會停頓,可以思考佈局、策略,有點像下棋,很合我們胃口。

台灣的球迷其實很獨特,在美國看棒球可能是歡樂的家庭氣氛,日本可能很熱血,台灣則有一種韌性,尤其經過假球案之後,隔年還是有八百、一千人進場,這些人在想什麼?其實我覺得台灣球迷很不安,比如說在 BBS 板上,「假球」是不可以出現的關鍵字,但隨便一問,每個球迷都相信現在還是有,這種空洞的心情很適合用文學處理。

宥任: 我高中就開始寫棒球,寫的是投手濫用的問題,很多球員投太多球最後去開刀,球員生涯從此跌落谷底;假球案爆發那時我心情很低落,也看清一些結構上的問題,比方說明星球員,本來會以為他們月薪都那麼高,打什麼假球?對不起還是打了,因為組頭一定會去找強的球員,找弱的球員根本沒用啊。那時高中同學打來說,最近的事情應該給了你不少靈感吧(笑)。好像也沒說錯,寫台灣棒球其實很自然會處理假球,這本身是很好的小說素材。

  • 請宥勳談談《學校不敢教的小說》這本書

宥勳: 我唸社會學、歷史,唸台灣文學,現在我覺得這些就是我可以貢獻給社會的。318 爆發時我在嘉義服替代役,打開臉書看到朱宥任就在青島東路上,我們家還有一個小弟是大學生,居然在議場裡面,那時我就想,我不在第一線,我能做什麼?另一個例子:社會主義革命最尷尬的地方,就是它是為工人而生,但沒有工人看得懂,好的小說會直接把理論變成一種憂鬱的形式直接告訴你。

現代社會很複雜,要做正確的選擇,常常是需要知識門檻的,我做的事是把文學跟讀者接起來,畢竟文學的力量是緩慢的,這本書就是希望能夠幫助這種力量,好在未來發揮影響力。

  • 你們從小就接觸文學嗎?彼此經常討論嗎?

宥勳: 我們國中都唸九份的私立學校,住校,什麼都不能帶,連《古文觀止》都要經過老師簽名,否則一律視為違禁品。我從國一下開始會去合作社買作文簿偷寫小說,同時班上有三四個人也開始寫,每天晚上四節課,只要能在第一節課把作業拼完,兩節課可以寫一千字,如果每個人都寫出來的話,最後一節就可以一次交換看三本,反正蓋起來是作業本,可以光明正大寫。後來宥任班上也開始寫,小弟進去了,他們班也在寫。好幾年之後,我回去做一個調查,才意外發現學弟妹還有人在寫,一樣都是到了國一下,就有人開始去買作文簿⋯⋯這件事真的很玄。

我們兩個小說很不一樣,我是過於正統的文青,文字很四平八穩,怕犯錯比怕沒創意多,宥任的文字就比較飄逸。

宥任: 大學才對文學比較有意識,那時看了一部戲叫《推銷員之死》非常喜歡,開始想要寫這樣的故事。我們家的書幾乎都是宥勳買的,有好幾個書櫃,我只看了一點點,比起來我比較不用功,比較愛看電影。

  • 出書的心得、未來的創作計畫?

宥勳: 我覺得我很幸運,有一個地方可以安心寫作,也能以一本書為單位來思考自己的創作計畫。目前我在寫一個職棒簽賭的長篇,初稿已經完成了,明年會出。如果有人找我出下一本,想寫當兵前在學校實習時看到的一些東西,那裡真是異次元,直接寫出來就是小說,再來就是像剛出的這本,我把它定位成「文學科普書」。

宥任: 出書前其實很焦慮,每次跟人說我在寫小說,但拿不出屬於自己的東西。第一本書完成了,算是一張名片。未來希望繼續寫小說,下一本還是想寫棒球。

作者:朱宥任
出版社:九歌
ISBN:9789574449415

作者:朱宥勳
出版社:寶瓶文化
ISBN:9789865896669

(追尋美好生活,歡迎加入 夭夭 Facebook Page;文章經《夭夭》授權刊登,不得轉載;書本圖片: 博客來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