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明輝專欄】不論是尊重市場或政府干預,都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做些骯髒事

 

桃園的合宜住宅弊案涉及產官學的黑色三角 ,我們該從中學到什麼教訓?一定會有人老調重彈:政府只會貪污且注定無能,還是把一切都交給市場機制,政府什麼都不要做。這就是雷根所謂的「向下低流」經濟學理論(trickle-down economics),或者所謂的「市場化與自由化」(neo-liberalism)。

把一切都交給市場機制,官商勾結就會減少嗎?讓我們擺脫經濟學界「硬把假說當真理而不看實證的證據」這種壞習慣,來看看事實的統計資料。

  • 台灣官商勾結變本加厲

台灣在加入 WTO 的前後開始被美國等國家要求啟動較全面的自由化:國營企業私有化、市場開放、減少政府補貼。而且開始加速減稅。結果,官商勾結有減少嗎?


上面這一張圖是《經濟學人報》的世界「官商勾結程度」(crony-capitalism index)排名,台灣從 2007 年的第十名升格為第八名,顯示官商勾結變本加厲。這應該是合乎許多人隱約的印象,卻違背主流經濟學的預言。(關於《經濟學人報》的排名,進一步的解釋請看這個中文網頁。)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繼續連任第一名,新加坡繼續連任第五名,因此你不需要羨慕他們的 GDP(主要是被有錢人吃掉了)。

  • 經濟學人可能低估

不過,這個排名有可能低估台灣和南韓實際上官方勾結的嚴重程度。主要原因是:(1)《經濟學人報》在評估財富集中程度時只取富比士排名中財富高於十億美元的人,因此有機會低估經濟發達程度較低的國家(如台灣、韓國與大陸);(2)《經濟學人報》在評估財富集中程度時忽略公司的財富而只計個人財富,這樣或許會因而因而低估南韓的財富集中程度。(進一步的討論請看這裡)

經濟自由化也許有助於略為提升 GDP 成長率,但是官商勾結卻變得更嚴重,貧富差距更迅速擴大。為什麼會這樣?

  • 自由化為何會助長貧富差距和官商勾結?

法國經濟學家 Thomas Piketty 已經在 2013 年出版的《21 世紀資本論》裡統計出來:過去兩百多年來資本的報酬率很穩定地維持在 5%~6%,但 GDP 成長率平均僅 1%~2%,因此資本報酬一定會吃掉 GDP 的成長,而使得富者越富且貧者越貧── 除非政府切入干預,以稅收與社會福利進行所得重分配。這箇證據強烈支持:財富重分配是政府不可以捨棄的必要責任。(進一步的討論請看這裡)

不過,假定我們有辦法讓 GDP 成長率高於 6% 呢?

  • 台灣把一切交給市場決定會怎樣?

如果我們有辦法確保政府絕不跟財團勾結,倒值得試著把一切都交給市場,看結果會怎樣。問題是:我們根本沒有辦法確保政府絕不跟財團勾結。我們甚至可以打賭說:即使把稅率降到最低,財團還是會跟政府勾結來炒高房地產,並通過房地產炒作逼受薪階級交出一輩子的辛苦錢去買兩棟爛房子以便留給孩子;而政府去管制的結果,更是讓奸商可以放手欺騙消費者,壓榨土地與勞工的。

所以,台灣在 2000 年之後勵行各種自由化政策,結果卻變成:「國營事業私有化」的主張變成是賤賣國產,私人銀行以小資產吞掉國營銀行的大資產(媒體稱之為「小蝦米吞掉大鯨魚」);「國際貿易自由化」變成是在談判過程中犧牲勞工、消費者、小產業與環境保育,換取特定企業的利益(譬如降低關稅);「減稅」變成是富人減稅而其他人不減稅,甚至削減公共預算,減少對底層民眾的社福支出。自由化變成是奸商掏空國家,壓榨受薪階級,以及政府規避責任的藉口。

仔細算算,台灣施行經濟自由化政策的結果是:(1)富人減稅,且侵吞國營事業的資產和市場,且商品關稅下降而獲利上升;(2)底層的人失業,但國營事業已經私有化而使國營事業對基本生活費的補貼消失,生活費用上升,此外因為社福預算被砍而受害最深的都是底層的人。所以,勵行自由化的結果是:富人得利,貧者受害;富者越富而窮者越窮。我們需要對這一段歷史感到訝異嗎?不用!

「市場自由化」這一派的經濟學主張錯在:誤把政治問題都成過度簡化的經濟問題,又用過度簡化的經濟主張去處理政治的物題,所以越治越糟。

  • 官商勾結是政治問題

官商勾結是政治問題而非經濟問題,無法用經濟自由化來解決。官商勾結是因為監督機制有問題,是公民參予的文化不足,是媒體文化有問題。不管你如何減稅或去管制,財團都還是可以借用政府的權力去扭曲市場,壓榨薪水階級、消費者與土地。因此,放任市場不管的結果,根本就是鴕鳥一隻:閉眼不去管實際上官商勾結可能變得更猖獗。

而且,就算你疾聲呼籲不要干預市場,不要劫貧濟富,也不要劫富濟貧,結果政府當然還是樂於終止「劫富濟貧」,卻繼續我行我素地「劫貧濟富」。最後,「放任市場」的主張只是合理化政府的「擺爛而任令底層被剝削且無以為生」,卻對官商勾結只有助長之功(因為主張去管制),而無節制之能(狗吠火車)!

  • 合宜住宅政策該怎麼辦?

 

既然德國有辦法辦合宜住宅且避免貪污,我們就該認真檢討現行制度的弊端,加強監督與防弊機制;既然瑞典有辦法同時維持高所得、高稅負、低國債、高社福支出而遠比台灣更少貪汙與官商勾結,我們就該去研究北歐的制度來改善台灣的制度。德國與北歐作得到,我們只要努力就有機會做到。

每一代對下一代的最重要責任和貢獻,就是建立起一個越來越好的公共制度和公共參與機制、文化,以便交給下一代一個月來越好的社會。北歐政府效率高而貪污少,那也是一代又一代的努力建構起來的。

  • 不能因為害怕政府貪污,就交由市場決定

因為怕政府貪污而放棄一切政府職能,把一切都交給市場,就叫做「因咽廢食」。既然市場就是沒有能力進行合理的財富分配,政府就必須擔起責任來進行財富重分配。

更何況,很多關於「政府無能,市場有能」的論述都是片面反對政府劫富濟貧,卻沒有認真去思考斷絕官商勾結的機制,因此最後都落得說一套作一套,而實際上變成是「堅決反對政府貧富濟貧,但不出面反對政府劫貧濟富。」這樣的人和他們的論述,值得你接受嗎?

  • 結語

教宗在去年底公開譴責擁護雷根放任式的市場機制,他說:有人堅信向下低流的理論將會有助於自由市場的經濟成長,並進而為世界帶來更多的正義與包容。但是這樣的想法卻忽略事實面的考量,他們單純地相信市場權力沒有任何惡意,並過於神話市場經濟系統。

有人說凱因斯曾經對資本主義有過一個評語:「資本主義可以讓心懷不正的人付出個人努力並在世界上獲得最美麗的果實。」真的是一語中的!

(圖片來源:anjan58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