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ketty 解決貧富差距的方法「全球財產稅」,不是紙上談兵?

前陣子掀起一股熱潮的法國經濟學家 Thomas Piketty 和他的著作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讓全球都在談「不平等」。

熱烈程度 連教宗都說讚 ,而書中內容最受矚目的無非是 Piketty 怎麼用六張圖講清楚、說明白了「貧富鴻溝」,揭露了資本主義面具下的不堪。

然而,即使現在《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賣到缺貨,有點殘酷的是,書中的解決方法「Global Wealth Tax」(全球財產稅),對現實而言,卻只是空談。

  • 為什麼 Piketty 提出的「全球財產稅」不可行?

為什麼不可行?批評者說:這其中有太多政治困難,和邏輯上的不可能。更不用說你是永遠不可能打垮那些跨國避稅天堂(維京群島、開曼群島、百慕達、巴拿馬)的。

當然,也有人是支持這項稅法的,Clive Crook 不放棄這個解決方法,他認為這是可行的,且不如大家所想的那麼困難。

其實從聽到這個點子以來,首先想到的就是現在美國的「FATCA」(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向過去沒有誠實申報海外資產的美國人要求納稅,音譯為「肥咖條款」),雖然只是單一國與其他國合作,追國內富人的稅額,但如果能夠建置出有效的各國合作網絡,要課全球富人的稅,倒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我們還是先來看看 Crook 贊成的理由吧:

財閥就是錢多,他們開心住哪、在哪裡工作都是很自由的,不論是住所、公民權還是其他千千百百種會影響他們的納稅額,只要花錢雇用律師團隊諮詢,就可以盡可能的降低應繳交的稅。

這聽起來真的非常不公平,但對他們來說最簡單的就是用錢來解決,因此稅捐機關要怎麼防範有錢人逃稅這回事?想辦法減少條例上與有錢人逃稅的漏洞是必要的。(摘錄至 BloombergView

無庸置疑,上述說的都是對的,著手查核空殼的避稅公司是迫在眉睫的任務,以及改善稅法產生的漏洞更是重要。

但是 Crook 忽略了很重要的證據來佐證他所說的事實,對小國家來說,身為一個避稅天堂不全是好的;從金融危機的後果來看,像是賽普勒斯、愛爾蘭還有瀕臨破產的冰島等(避稅天堂)國家,就都因為擁有太多的外資造成了龐大的危機,從而經歷了一番國家經濟危機。

所以相反的,身為避稅天堂的國家反倒會更願意接受全球財產稅。

  • 來仔細看一些例子吧:愛爾蘭、賽普勒斯 … …

愛爾蘭(在金融危機時引發債信危機)試著要將避稅策略變成國家發展策略之一,但結果卻完全地事與願違。大量的熱錢流入小國,卻沒有創造穩定而長期的投資,甚至還造成最糟糕的結果:泡沫化。

當熱錢收手,經濟就崩盤了。

另一個例子是賽普勒斯(地中海地避稅天堂),在金融風暴後面臨破產危機,求助於歐盟或是俄羅斯,而俄羅斯不明確的現金來源導致瘋狂的投機行為。

當然,愛爾蘭和賽普勒斯同樣都位於歐洲,同屬歐盟的成員之一,你可能會說是因為同屬歐元區的影響;但是即使在冰島(非歐盟成員),用其主權貨幣(克朗 ISK,並未加入歐元區),因為外國存款戶的炒作仍然造成了嚴重而巨大的金融崩盤。

這並不是不重視那些政治經濟局面過於困難的國家,要求他們非得安撫好自身的政經問題來配合實施全球稅,在一些國家如百慕達,他們的腐敗政府就允許逃稅,好掩蓋他們把自己貪污得來的龐大資金放在避稅天堂。

  • 我們都需要從過往的經驗中學到教訓,你支持全球財產稅嗎?

2008 年金融危機的教訓:未限制的資本流入,會造成每個身處其中的投資者極大的傷害。

目前,利用跨國協議來限制資本移動已經在部分地方實行了,對於實施全球財產水相信也是要付出相同的努力,說不定就能成功實行。

文中提到的 FATCA 法案將於今年 7 月 1 日正式實施,要求納稅人持有特定外國金融資產達 5 萬美元以上者就應報稅,其鎖定的潛在對象包括美國人、持有綠卡者、擁有美國房屋資產或居住過美國、在美國有交易帳戶等等。

那避稅天堂在經歷金融風暴的波折後,會願意配合這項政策嗎?答案是會的,目前大多都已簽訂跨政府協議,所以說,安排資產得要三思,財閥別再想要藉由避稅天堂逃稅了,然後擁有海外資產的人也要記得報稅!

對於金融圈來說,會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對於非金融界來說,也不可避免地要防範其上路後所造成的風險。

(資料來源:TheWeek;圖片來源:TheWeek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